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四章 入骨恨意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261597.html
    “胜者,王笑一!”

    莫老宣布这个结果时,微微颔首致意,有着明显的善意。

    虽然以他的立场,一向是保持中立,也很少偏帮任何人,但是,一个绝世阵道奇才的价值,却是值得他示好的。

    秦墨颔首回应,身形一闪,已是消失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一股股地气化风,清扫着擂台上的痕迹,并没有立刻开始下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由地气凝聚的擂台,虽有自洁的能力,但是,秦墨施展的气息,却并不是轻易能消除的,需要耗费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这种瑞力很特殊,若是残留在擂台,会对之后交战的选手带来影响。

    “王笑一,他竟没有葬身在剑武皇朝遗址中!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少年的实力,原来不仅是祖阵之技那么简单,他的剑技同样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关键一点,王笑一太年轻了,刚过弱冠之龄,未来成长空间太大了,如今他展现的锋芒,已是可以确定,将来能够跻身武尊之境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许多强者议论纷纷,他们经历过北寒圣城的惊世拍卖会,见识过秦墨的锋芒。那个时候,这少年就被认定,能在排位战上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人们的看法,并不是这一届排位战,而是下一届的之战。

    因为,这少年终是太年轻了,若在二十四岁时,参加之战,极有可能力压群英,独占鳌头。

    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在这一届排位战上,这少年以“诡剑”的身份,已是一路连胜,被视为超级黑马,跻身年轻魁首之列。

    这样的年轻,就创下如此战绩,足以称得上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“王笑一,原来这才是这人族小子的真正身份!”

    “此子修炼祖阵之技,又拥有惊世剑技,将来是一个巨大祸患!”

    “不好办啊!传闻,这小子的师尊,乃是绝代阵道大师奕铭风,若是惹出这个怪物,我们仰氏也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仰氏的一干强者传音秘议,秦墨展现的战力太惊艳,让这群大妖们杀机炽盛,却是对奕铭风心有忌惮。

    另一边,青曦宗一群强者们更是杀意沸腾,北寒圣城拍卖会后,青曦宗上下早视这少年为眼中钉,欲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短短半年的时间,这少年的战力更是暴涨,让青曦宗一群高层大佬感到莫大威胁。

    “此子,必除之!”

    “这半年来,曦落实力进步神速,或有希望除去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能够胜之,想要除去也难,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,在本届之战结束后……”

    青曦宗一群强者悄然谋划,要暗中采用绝杀之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处山峰看台上,冲天刀气迭起,将山峰直接斩断,山岭塌陷,其断面如刀削,如镜子一样光滑。

    看台上,一个身影如山岳般巍峨,身上喷发的刀势直插天际,令周遭强者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即使是武尊级的盖世强者,对这股刀气也无比忌惮,露出无比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源刀尊!?

    当今两大域,能够催发如此刀气的,唯有刀谷源刀尊。

    这股刀势冲起,仅是一瞬,就一闪而没,除去那被斩断的山峰,一切似乎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无数强者心惊肉跳,源刀尊也太霸道了点,敢在这座巨城释放刀气,破坏看台山峰,就不怕引起祖脉地气的反噬吗?

    许多强者也知晓,源刀尊这是在表态,谁若敢对这绝世少年不利,就先要过他这一关。

    关于无名之城的事情,各大势力都有耳闻,也知晓源刀尊与王笑一关系匪浅,却是没有想到,竟会如此顾护。

    “笑一小友,恭喜!此番排位战后,有空到千云寺一叙。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,正是千云寺的年迈头陀,他这番话语,也是直接表态,千云寺站在秦墨这一边。

    另一座山峰看台上,赤阳门,阵城数大阵道家族,也皆是表态支持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让各方势力心惊不已,也让一些心怀杀意的势力心存忌惮。

    内城中。

    “天蛇公主,诡剑兄弟……,哦,不,笑一兄弟,今年多大?”巫元突然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十七岁半,你这样问是什么意思?”天蛇公主浅笑回应,却是语意不善。

    巫元连连摇头,而左熙天等则是震撼不已,如此年轻就拥有这样恐怖的战力,并且,还是阵道、剑道都达到惊人的程度,这也太变态了。

    简月玑愣愣出神,这少年也是十七岁多,与秦墨竟是差不多的年岁。

    不远处,光芒一闪,秦墨身影出现,走了过来,看到一群同伴面色古怪,不禁笑道:“怎么了?不会因为我伪装了真面目,你们就不把我当朋友吧?”

    一群同伴顿时笑了起来,他们自不会在意这些,只是秦墨太年轻了点,让他们都有些受打击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兄弟,我之前还觉得,咱们若是一战,我会有比较大的胜算。现在,没什么可说的了,就算胜了,也算不得我厉害。”杀破海大笑,有些服气。

    之前,暗金妖虎觉得,若是与秦墨一战,胜负大概是六四开。现在,知晓秦墨如此年轻,而自己则年长了数岁,这六四开就有些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破海兄,你太自信了。我一直觉得咱们是五五开。”秦墨半开玩笑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个年轻头陀出现,正是千云寺绝世天才苦极,带来了千云寺的善意。

    “排位战后,若是有所不便,可与我寺师长们同行,源刀尊前辈也想一同前往我寺。”苦极颔首行礼。

    对于千云寺的善意,秦墨很感激,并做出承诺,不久之后,一定前去千云寺,拜访三眼头陀大师。

    “三眼师叔对你,可是推崇备至,我很希望,在十强战中与你切磋一番。”苦极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苦极的话,单烈杰等人丝毫不觉托大,苦极虽然年轻,但在千云寺中辈分极高,对于禅道的领悟,已是无比精深,不逊色千元寺的长老。

    因此,苦极在十二岁时,就已是千元寺的长老,深受寺中上下的尊重。而其武道修为,反而是次要的。

    “前十强么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脑海中,掠过九个身影,这是他心目中的十强。而后却是摇头,这九个对手中,至少有一半他是不愿对决的。

    关于秦墨的神情,苦极看在眼中,他笑了笑,闭目不言,如雕塑一样伫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擂台才清理完毕,这种情况让年轻魁首们忌惮不已,在这样的擂台与秦墨交锋,其精擅的祖阵之技太占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第九场,天蛇公主对苦极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所有的焦点都聚焦在天蛇公主和苦极身上,二十强战到现在,只剩下四名选手。

    除去西域的独行武者骆无泉之外,其余三个选手,天蛇公主、苦极,还有炼雪竹,都是备受瞩目的魁首级天才。

    尤其是天蛇公主,苦极,双方在各自的大族,都享有盛名,这样的强强对决,实是有太多的看点。

    “从外城战到现在,这两个天才战胜对手,都是轻描淡写,根本没有动用全力。这一战,双方必定要拿出真正的实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胜负不好说,天蛇族最强的绝学,乃是,却不是独自能够施展的。”

    “千元寺的绝学,也不是以杀伐为主,就算精妙绝伦,在攻击力方面,还是稍稍逊色的。”

    诸多强者议论不已,这两个选手名头太响了,在各自大族有着极多的支持者,谁也不希望他们支持的选手战败。

    嗖!嗖!

    内城中,天蛇公主、苦极对视一眼,身影已是消失,出现在擂台两端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觉得,跻身十强并不难,现在却突然有预感,似乎很难了。”苦极睁眼,目光清澈,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对你们禅宗的预知并不了解,还是以实力见真章吧。”天蛇公主开口道。

    话音落,她衣袖微动,汹涌妖力骤然爆发,娇躯一闪,如一颗流星般飞射出去,其前进的轨迹,却如天蛇蜿蜒,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如此迅快的身法,竟还如此诡秘,竟是将两种矛盾的武意融合,单是看上一眼,就让人胸口发闷,难受得要吐血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擂台上,一道蜿蜒的轨迹出现,所过之处,星光四溢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“我的预感,真要应验了么?”

    苦极低语,伸出左手,动作极其缓慢,如同是蜗牛般移动,却是快到了极致,将手臂伸直的时候,堪堪与对手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并没有爆裂的巨响传出,而是一声轻响,几乎细不可闻,但是,在双方的碰撞处,却是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,那是虚空直接被撕裂,且无法立时合拢。

    狂暴的妖力,雄浑的真焰同时冲起,如两座山岳般,将一座擂台一分为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