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五章 掷岳手
    “破!”

    天蛇公主纤手扬起,掌中如握星辰,凝练的星辉妖力撞击在雄浑如山的真焰上,立时暴起狂飙的冲击波。天籁小说.2

    这样的碰撞威势,过之前任何一场战斗,偏偏天蛇公主的身姿无比曼妙,充斥着一种轻描淡写的意味,仿佛是踏着星河在独舞,并不是与强敌在战斗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苦极一声低喝,其声绵绵不绝,如群山中的暮鼓晨钟,产生绵绵音波,抵御星辉之力。同时,他双袖一展,也是一掌拍出,那掌势无比奇异,仿佛是托着一座山岳,将之投掷出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低沉的轰鸣传出,远处的无数观战者仿佛看到,一颗星辰坠落,将一座巨岳砸成粉碎,而星辰本身也随之碎裂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本应无比震撼,但是,擂台上生的碰撞,似是放缓了百倍,并没有轰然的巨响传出,却有毁灭般的余波逸散。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……

    擂台周围的护罩出现一条条裂痕,呈现龟裂之势,已是摇摇欲坠,根本经受不住这种程度的战斗余波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,纤手三扬,三重星辉迭起,摧毁了三重山岳,而后,天蛇公主、苦极双双后撤,退至擂台两端,双方都有着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千云寺秘传,千年未有人练成的?”天蛇公主美眸连闪,很是吃惊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天蛇公主你的,竟已练到‘星辉如煌’的程度。”苦极也是神情震动,露出一丝古怪的苦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天蛇公主不再言语,娇躯一晃,幻化一连窜残影掠前,这一次,她是双掌迭出,掌心、指尖闪烁星辉,掌势一起,如一条星河蜿蜒,朝着前方涌去。

    “双重!”

    苦极神情极是凝重,催动无比雄浑的真焰,身躯的气势暴涨,直飙千丈,仿佛成了一尊巨人,手托两座山岳,抬手掷山,要阻断这条星河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这一轮的碰撞,双方的攻势骤然加快,漫天的气劲蔓延开来,哗啦一声,擂台周围的护罩终是支撑不住,彻底粉碎。

    内城四处,一股股地气之柱冲起,直贯擂台的底部,注入磅礴的能量,重新凝聚擂台护罩。

    “最高境界-星辉如煌!”

    “千云寺秘传绝学,千年未有人练成的!”

    无数强者一片哗然,天蛇族的,并不算是该族的最强绝学,但是,传闻中,这种掌法若是修炼到最高境界,则星辉由至阴化为至阳,阴阳汇聚,威力无匹。

    不过,这只是一个传闻,无法验证,并且想要练至最高境界,实是太过困难。

    因此,天蛇族固然天才辈出,却是无一天才愿意耗费太大的精力,将这门掌法修至大成。

    至于千云寺的,则亦是一个传奇,传闻数千年前的那一次千年之战中,千云寺人才凋零,高手稀缺,有外族趁机来犯。

    大敌袭来,距离千云寺百里之外时,一位头陀在寺外,拔起一座千丈山岳,抬手掷出,横插在百里外的大道上,将外族强者立时惊走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世人方知之名,但是,历时千年,千云寺再无第二头陀练成这种绝世武学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两种惊世掌法同时再现,让各大族的强者们深深震动,这两种掌法与传闻一般无二,皆是威力绝伦,由这两位年轻魁使出,其威力堪比天境中期的强者全力施为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后辈!已是将这两种掌法,修至炉火纯青的地步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年轻魁级天才,相比之下,仰霖、北澜一都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,仰、北的修为固然越同辈,但是,真正的战力相差太远,只能勉强算上年轻魁级,成色不够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诸强惊叹不已,这两个年轻强者的交锋,已快赶上老一辈强者了,实是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!原来苦极这光头如此厉害,幸亏我及早放弃,否则,就当场出糗了。”巫元咋舌不已。

    左熙天等人早已是目瞪口呆,交战的双方不愧是年轻魁的代表,这样的战斗可谓是年轻一代的巅峰之战。

    “笑一兄弟,你觉得他们谁会胜出?”单烈杰问道。

    “苦极,不愧是千云寺最年轻的长老。”秦墨目光微动,回应道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擂台上,狂暴妖力与如山的真焰再次碰撞,一片片布片纷飞,如蝴蝶般狂舞,苦极连退数步,却是双袖尽碎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”苦极微笑,坦然认输。

    天蛇公主微怔,点头道:“不愧是千云寺最年轻的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胜者,天蛇公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结果宣布的时候,西域人族许多强者很不赞同,交战双方明明是胶着之势,怎么苦极就认输了?

    一座山峰看台上。

    源刀尊失笑摇头,转头看向千元寺的老头陀:“你们让苦极来参加之战,就没让他修炼过其他武学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老头陀也有些尴尬,无奈摇头,“苦极师侄只专注于禅学,会修炼,也是想参悟坐地祖师爷的禅意。”

    坐地,正是数千年前,抬手掷山,惊退外族强敌的千云寺头陀。其对禅学的参悟,堪称是千云寺万年来第一,所以,苦极才修炼,想从中参悟其中的奥义。

    至于排位战,千云寺一行,本就抱着打入内城战即可的目的,却是想不到,苦极凭着无比深厚的真焰修为,生生打到了二十强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苦极确实千云寺最年轻的长老。”源刀尊点头,说出了与秦墨、天蛇公主几乎一样的话语。

    内城中,天蛇公主、苦极出现,与秦墨等汇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就修炼了一门,也想与我交锋?”秦墨反问,语气中不无嘲弄。

    这年轻头陀的真焰修为,足以称得上冠绝同辈,已是达到天境中期,其也是威力巨大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一手禅宗的盖世绝学,讲究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,缺少杀伐变化,秦墨根本无惧。

    “只是切磋,何来交锋。”苦极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群同伴皆是无言,暗道这家伙不愧是千云寺最年轻的长老,专注禅道,至于其武技高深,对于千云寺上下来说,确是不重要的。

    二十强的第九战结束,接下来的一战,双方已是确定,炼雪竹对骆无泉。

    各方强者对这一战的期望,是想看看炼雪竹对于本命神器的掌握,到底达到什么程度,也想看看这件本命神器,到底是何种圣者境的神器。

    若是炼雪竹对于这件神器的掌握,达到三成,甚至更多,就是成色十足的魁级天才。若是不足三成,那战力就稍逊一筹,就算跻身十强,也是最末流。

    至于独行武者骆无泉,其实力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展露,比真正的魁级天才,还是要差了一线。

    这一战的变数,就在于炼雪竹对于本命神器的掌握程度,有强者甚至戏言,若是掌握到五成,那本届排位战,又有莫大的变数出现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一战的结果,却是波澜不惊,炼雪竹施展那条锻绸,以至柔之技,完克了骆无泉的至刚拳技,胜得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至此,本届十强席位,则是有九个名额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秦墨,骨族骨罗,天蛇公主,丘漠山,火妖赤疯贤,竹影,杀破海,炼雪竹,封曦落。

    这九个选手跻身十强,毫无争议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一个名额,因为二十强战的战败者,不是重伤难以再战,就是被击杀,只有从苦极、简月玑中决出。

    “我弃权。简小姐跻身十强,比我合适。”苦极直接放弃了争夺最后一个名额。

    至此,十强名单彻底落定,虽然有许多强者,许多势力,对十强名单很不满,认为蓝焰妖狮、角天等也有跻身十强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的不满,并不能改变这个结果,蓝焰妖狮、角天受伤太重,就算在内城中疗伤,也要半年之久才能痊愈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,也正应了一句话——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