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坊市赌局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28.html
    高约十丈的石壁周围,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,内门、外门弟子都在其中,并且不乏宗门杂役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秦墨好奇的挤过去,一看之下,不禁啼笑皆非,石壁上印刻着十个人的名字,他的名字赫然在其中。

    石壁前方,有人不停上前,改写名字后的数字,竟是在开设一个赌局。

    “这是此次内门候补弟子的十人么……”

    石壁上,不仅有十人的名字,还有现在归属哪一峰,综合战力如何。

    排名第一的,正是那晚的光头少年,帝衍宗,现归属古虹峰。

    第二:傅易剑,归属翠雀峰。

    第三、第四:并列。祝香桐,归属碧落峰;祝静凝,归属千音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九:彭锐彬,归属千幻峰。

    第十:秦墨,归属冰焱峰。

    旁边,有两个外门弟子兴奋交谈,讨论两个月后,内门候补弟子的考核,谁会获得第一,谁又会被淘汰。

    “你押得是谁?押了几注?我赌帝衍宗获得第一,独占鳌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么?帝衍宗三年前,可是与雪行师姐并称的绝世天才,虽然沉寂了一段时间,也绝对比其他九人出色太多。谁都押帝衍宗第一,赚不了多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我之见,还是押谁能获得第二、第三,只要猜对一个,就赚翻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人的议论,看着热火朝天的下注场面,秦墨看了看自己的名字后面,赫然有很多人押他会被淘汰。当然,也有不少人押他会通过考核。

    站了一会,秦墨想了想,准备押自己一注,却得知石壁上的十人,不得参加此次赌局,不禁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位外门师兄给我打折,是希望我能通过内门候补弟子的考核么?”

    在石壁周围逗留片刻,银澄便嚷嚷着饿了,一个劲催促秦墨,找个酒楼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到了坊市深处的一家酒楼,禁不住这头妖狐的嚷嚷,秦墨要了一个包间,花费了50枚下阶真元石,点了满满一桌食物,让银澄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然而,这头狐狸吃了几口,便是不吃了,一个劲嚷嚷东西太难吃,连【焱盾沙蟹】的肉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“小子,以后弄点好食材,你做给本狐大人吃吧。”银澄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秦墨叹了口气,看着一桌的食物,这样不吃未免太浪费了,所以,他一口一口,细嚼慢咽的吃着,足足吃了半个时辰,将一桌食物吃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剩下的食物,能够带走的,也都包好,装进了灰色百宝囊。

    见状,银澄不由撇了撇嘴,这少年的行为举止着实奇怪,竟对食物如此珍惜。一般会这样做的人,只有常年饱受饥饿的人,才会有这样的举动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秦墨才走出包间,准备前往西翎城,购买【铜皮铁柳树】的幼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坊市酒楼的后街,乃是倾倒食物、废品的地方,各种垃圾堆放在一起,散发出阵阵霉臭味。
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一个魁梧的身影,在这些垃圾堆中翻找着,凡是找到可以吃的东西,便往嘴里使劲塞。

    若是无意中翻到一块完好的肉食,这身影便欣喜若狂,小心放到口袋里,再继续翻找其他能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再在一块肉就好了,那我一整天,除去有力气干活,还能练两遍宗门基础拳法。”这身影一边往嘴里塞东西,一边含糊的嘀咕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

    不远处,酒楼的后门传来声响,一个黑发少年推门而出,他肩膀上趴着一头黑白混杂的狐狸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,散发着莫名的气息,令人一阵心悸。

    垃圾堆中,那魁梧身影抬头,赫然是一张阔眉少年的脸庞,只是那面容长得粗犷了些,再加之满头污垢,使他整个人看起来苍老十岁不止,如同一个中年大汉。

    看到那黑发少年的身影,阔眉少年连忙缩头,他只是千元坊市一个苦工杂役,在宗门弟子面前,卑微的连一只蚂蚁都不如。如果撞见哪位宗门弟子,惹得对方不高兴,轻则卷铺盖滚蛋,重则可能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此时,对面秦墨、银澄已经发现这阔眉少年的存在,银澄舔了舔舌头,嘀咕道:“快走,快走,这里味道太难闻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微微颔首,从灰色百宝囊里,取出刚才包好的那些食物,随手放在地上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哎呦,看不出来,你小子还蛮有善心,将那些食物留给那个野狗般的家伙。不过,这年头,好人不长命哦。”银澄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秦墨不置可否,只是笑了笑,循着道路,朝宗门外而去。

    前世,焚镇毁灭后,他在大陆四处流浪,也曾有一段时间,在垃圾堆中,如同野狗一般,四处寻找食物。

    看到刚才的阔眉少年,秦墨仿佛看到前世那一段时间的自己,虽然如野狗般生存,但是,至少是活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楼后门。

    那个阔眉少年从垃圾堆中飞奔而出,扑了过去,在地面径直滑行一段距离,将地上的食物紧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肉,好多肉,还都是热的,哈哈哈……,刚才那位真是好心人啊!”

    将所有食物迅速塞进包裹里,阔眉少年嘴里衔着一根腿肉,迈着双腿狂奔,朝着坊市更深处而去。

    一个破烂腐朽的小木屋,只有半米高,坐落在坊市最深处,四周充满了潮湿的气息,腐败的气味到处弥漫。

    “狗爸,我回来了,瞧瞧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阔眉少年飞奔而来,魁梧的身形在木屋前站定,从包裹里将所有食物取出来,摆放到木屋前。

    呜呜……

    一只大黄狗爬出来,它实在太老迈了,身体瘦骨嶙峋,毛发几乎掉光了,便连爬行都有些吃力。它看了看地上的食物,低头艰难的啃食起来,一边吃着,一边发出微弱的叫声,似是让阔眉少年一起吃。

    “好咧!狗爸,咱们一起吃,好久没一次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阔眉少年坐下来,一边吃着食物,一边喂大黄狗进食,轻柔小心的动作,与他魁梧的身躯着实不相称。

    “狗爸,你身体不好,但一定要再坚持一段时间。等我成为宗门正式的杂役弟子,就能兑换到丹药,帮你调理身体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还是小不点的时候,是狗爸你把我捡回来,一直养着我,现在换我来养你了。狗爸你放心,凭我熊彪的这一把子力气,怎么都能成为一名武者的,咱俩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
    昏暗的角落里,一缕阳光照射进来,阔眉少年抬起头,任凭阳光肆意洒在脸上,他的目光无比坚定,他相信只要活着,就一定有希望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峰山脉边缘,秦墨从一条小径,悄然离开宗门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他身上,只剩下不到5000枚下阶真元石了。

    翻看着灰色百宝囊,秦墨摇头叹息,若是在焚镇,百宝囊里的东西,任何一件拿出去,都是相当值钱的。可是,在千元宗,在西翎战城,百宝囊里的东西却是没有几件值钱的。

    【铜皮铁柳树】的幼苗价格,秦墨已经咨询过了,一株是1000枚下阶真元石,十枚则是一万枚下阶真元石,他手头的真元石还少一些。

    翻到百宝囊底,秦墨翻到一个小瓶子,那里面还有少许的【火蚕玄沙】,只有拿这瓶宝物,到聚宝斋典当了。按照价格估算,这一小瓶大约能兑换5万枚下阶真元石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秦墨需要改头换面,不能让人认出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毕竟,【火蚕玄沙】无比珍贵,哪怕是这么一小瓶,也很可能引起一连串的麻烦。更何况,落月峰就在西翎战城,若是被落月峰的门人发现一丝端倪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一听到要乔装打扮,银澄立时来了精神,不待秦墨开口,这头狐狸便将他的灰色百宝囊夺过去,自顾自翻找易容伪装的物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