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八章 西翎武雄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31.html
    戴斗笠的家伙?

    听到这声呼喊,秦墨先是一怔,继而发觉四周的行人中,只有他一人戴着斗笠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只见这间酒肆里,有一桌坐着两个人,其中一人身躯极伟,披头散发,身着粗布麻衣,衣襟松开,裸露古铜色胸膛,正抱着一个酒坛,仰头畅饮,任凭酒水洒落,那姿态狂放之极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,则是青衫木冠,温文尔雅的中年文士,如同一个普通人,却是双鬓斑白,显得年龄并不似表面那般年轻。

    至于酒肆中其他客人,却是清一色的魁梧大汉,气机内敛,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。明眼人都看的出来,这些人极有可能,就是那两人的护卫。

    开口说话那人,正是仰头狂饮的那粗衣大汉。

    酒香传来,秦墨嗅了嗅,道:“戴斗笠的?是说我么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除了你还有谁。”那粗衣大汉大笑,指着青衫中年文士,不屑道:“这家伙没用的很,连一坛酒都喝不了。所以,我就说,从入夜开始算起,在酒肆前走过第一万个行人,就拉进来陪我一起喝酒。如果凌晨之前,没有一万个行人,那大哥我就不喝了。这不,你正好是一万个,快进来和我一起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是第一万个行人?

    秦墨看了看周围,街道上行人寥寥可数。西翎主城固然人口众多,但是,也并非每一条道路,都会有那么多行人,这一条道路便是如此,行人很少,从入夜到现在,真能有一万个行人?

    此时,那青衫中年文士连连摇头,苦笑道:“你这家伙,又在胡说八道,这位朋友明明是第一千个行人,哪里是第一万个,你别喝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是就是!”粗衣大汉目光一瞪,气势如山,震人心魄,“咱这一辈子,就喝酒这一个爱好,你还不让我喝了怎么滴?戴斗笠的家伙,你有没有种,敢过来陪我喝十坛酒么?”

    见状,秦墨微微一笑,走进酒肆,坐了下来:“有美酒喝,又是免费,我当然喝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取下头上斗笠,狐纹面具显露出来,遮住他大部分脸庞,只露出嘴唇、下巴,及肩黑发飘扬,发色呈现一丝丝青色,这是炼制后的兽骨面具的惑人效果,散发着一丝丝邪魅。

    粗衣大汉、青衫中年文士一怔,皆是眼前一亮,两人是没有想到,在路边随便喊得一个行人,竟是如此出色的人物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秦墨挥掌拍开一坛酒,举起来,仰头畅饮,片刻之间,便喝得干干净净,只觉美酒入腹,一股热力弥散开来,浑身暖洋洋的,说不出的舒服。

    随着酒力散开,之前还残留体内的一丝丝寒潭寒气,也随之消散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秦墨不禁赞叹,这酒可不仅是美酒那么简单,其中有多种珍贵的药材,相当珍贵。

    见秦墨转眼之间,便灌下了一坛酒,粗衣大汉一拍桌子,竖起拇指,连声说好。随即,两人也不说话,各自拍开一坛酒,仰头敞开喝,便喝了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咕噜噜……

    片刻,秦墨、粗衣大汉连碰三坛酒,皆是一口气喝完,两人对视一眼,不禁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自重生以来,为挽救秦家族长一系,为应付六年后的焚镇大劫,秦墨整个人如绷紧到极限的弦,以缜密的心思,布局未来,如同攀登悬崖的一头孤独幼狮,渴望变强,渴望攀上悬崖的顶端。即使满身伤痕,也绝不能后退,绝不能放松,因为在他下方,乃是深不见底的深渊,一旦跌落下去,便可能是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此刻,受到粗衣大汉豪迈狂放之气影响,接连四坛酒下肚,秦墨只觉胸膛滋生一股狂气,一改常态,连赞粗衣大汉酒量过人。

    旁边,那位青衫中年文士,还有在座的一群魁梧大汉,皆是露出惊容。他们可是知道这种酒的烈性,寻常人喝上一小碗,便可能醉倒,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粗衣大汉乃是天生海量,所以,才可以一坛一坛的喝,面不改色。却是想不到,从路边随便找的一个行人,竟也是如此海量,连续四坛酒下肚,竟似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唉,大酒鬼遇到小酒鬼……”

    青衫中年文士连连摇头,无奈挥了挥手,命人又抬上来十多坛酒,让这两个家伙喝个够。

    “来!这位兄弟,既然有此酒量,就先陪大哥我喝满十坛。”粗衣大汉碰到酒场对手,很是高兴,挥掌又拍开一坛酒。

    “来,既然喝了你的酒,自要陪老哥你喝一个尽兴。”秦墨也是拍开一坛酒,他此时才发觉,开启斗战圣体第二层后,他的酒量也有惊人的增长,离开焚镇之前,他可没有这么好的酒量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,两人一坛酒接着一坛酒,又干了七坛,随手将空坛砸碎在地,皆是大呼痛快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兄弟,你很不错。”粗衣大汉很是高兴,摆手道:“先歇一会儿,老哥我虽然酒量不减当年,身体却是有些弱了,稍等一会儿,咱们继续喝。”

    秦墨微笑点头,他已经看出来,这粗衣大汉是一个好酒之人。既是喝了人家的酒,自要陪这大汉喝个痛快。

    这时,秦墨袖口抖了抖,那头狐狸的心念传音,在耳边响起:“你这臭小子,运气真不错!连走在大街上,都有人请你喝酒。这酒很不错呀,掺了很多温养经脉的药物,对本狐大人的寒毒,大有裨益,给我喝上两口!”

    你想喝就直说!

    秦墨暗中摇头,盛了一碗酒,放在袖口处,银澄则探出脑袋,化为那只【钢尾松鼠】的模样,飞快将一碗美酒喝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在场众人都看直了眼睛,秦墨是海量也就算了,却是想不到,连他养的一头宠物,也是酒量惊人。

    “好啊!真好,养一头能喝酒的宠物,闲来无事,还能对酌一番,兄弟,你真是妙人啊!”粗衣大汉拍着大腿,连声赞叹。

    你才是怪人!连和宠物对酌这种事情,也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秦墨暗中翻着白眼,彻底将粗衣大汉划归为酒鬼一列。

    酒友最容易熟络,粗衣大汉问起秦墨还有何事,要不干脆彻夜狂饮,一醉方休。

    秦墨摇头拒绝,他已经看出来,这粗衣大汉修为固然难测深浅,但是,似是身体有恙,也难怪青衫中年文士阻止其狂饮。至于今夜的去向,秦墨趁着酒兴,也不觉得需要隐瞒,便告诉粗衣大汉,等一会儿要去聚宝斋典当一些东西,购买十株【铜皮铁柳树】的幼苗。

    “典当?铁柳树的幼苗?”

    粗衣大汉瞪着眼睛,继而大笑,从怀里随手取出一把东西,丢在桌上,“去聚宝斋买那些东西干什么,兄弟,你我酒逢知己,只要你再陪我喝十坛酒,这些种子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桌子上,散落着数十粒种子,种子外壳呈铜色,透着一丝灰黑的色泽,赫然是一把【铜皮铁柳树】的种子。

    秦墨一挑眉头,看了看粗衣大汉,略一沉吟,笑道:“十坛酒算什么,这些种子我先收了,陪老哥你喝上二十坛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墨将这些铁柳树的种子收起,随手拍开一坛酒,不由分说,仰天喝了一个干净。

    “痛快!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这才是男儿本色嘛!”粗衣大汉眼睛一亮,不甘示弱,也是拍开一坛酒,举坛狂饮。

    忽然,粗衣大汉身躯一颤,双手一抖,那坛酒跌碎在地,酒香四溢,却是惊得在座所有人霍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,咳……,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粗衣大汉挥手制止,却是不断咳嗽,口中渗出惨绿的血液,“看起来,老·子我的身体是真撑不住了!唉,在入土之前,难得碰上一个棋逢对手的酒友,却是想不到,这贼老天连最后一顿酒,也不让老·子好好喝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——,粗衣大汉仰天长笑,那豪烈之气,仿佛万丈巨山盖压于顶,也难以让其有丝毫畏惧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动,莫名一声叹息,前世便听闻,西翎战城多出豪烈武雄,却是想不到,今夜竟与一位武雄一桌痛饮。

    “西翎五将之一,简府简万宸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(上架时间已经确定,就是一月一号,还请能支持的朋友们,支持订阅一下,拱手拜谢!至于爆发,肯定会有,明天会和大家说一下,上架后的一些事情,还有更新、爆发的事情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