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九章 青焰遁术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32.html
    噗通!

    粗衣大汉笑声未绝,便是栽倒在地上,气息微弱,嘴角不断渗出惨绿之血,胸膛一道惨绿爪印浮现,透着说不出的诡异气息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酒肆的人都慌了,赶忙上前搀扶粗衣大汉,有人已是泪流满面,悲呼简帅莫走,属下立刻去陪您……

    望着一片混乱的场面,秦墨嘴唇蠕动,转头看向青衫中年文士,道:“这位老哥的伤势,确定难以治愈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连王都都派人过来救治,也是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青衫中年文士很平静,似是早已接受这个事实,却是眼角湿润,“可惜,他最后一个心愿,就是想找个人,好好喝一顿,也是难以如愿了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眼帘低垂,喃喃自语道:“既是喝了老哥的酒,又拿了他的东西,总是要尽一尽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一套秘法,或许能缓解老哥的病情,现在他半只脚离死不远了,就试一试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?”青衫中年文士瞪眼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别的选择。快做决定,否则我走了。”秦墨催促道。

    听着秦墨这样说,在场众人皆不相信,但是,此时此刻,粗衣大汉已是奄奄一息,也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。

    在秦墨的要求下,一群人围起四面布墙,作为暂时救治之所。

    同时,秦墨告知青衫中年文士,再取药效更胜十倍的这种美酒,准备在一旁,以备粗衣大汉苏醒时饮用。

    片刻,四面布墙之中,只有秦墨、粗衣大汉两人。

    “喂,臭小子。你又想擅自给其他人施针,你当本狐大人不存在么?”银澄不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头狐狸很是郁闷,这两天以来,秦墨又是给松鼠施针,又是给这酒鬼大汉施针,简直视灵魂交易契约如无物,明明优先治疗它才对。

    “这位老哥的美酒,银澄阁下你也喝了,铁柳树的种子,我也拿了。”秦墨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银澄冷哼一声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捻着一根【子午流注针】,秦墨深吸口气,暗道,这位酒鬼简老哥,希望【子午流注刺法】有用吧,也算还了你一笔酒资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手臂挥动,秦墨施针如飞,凭他现在武师四段巅峰的修为,已能勉强将这种刺法的第一层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四周,负责警戒的魁梧大汉们,听着布墙之内,不断传出粗衣大汉的痛苦呻吟,一群人神情焦虑,恨不得冲进去,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,却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不远处一群身影赶来,为首的正是绝美少女简月玑。

    听到布墙内的声音,简月玑容颜一变,修长双腿一动,百丈距离犹若咫尺,已是站在酒肆前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护卫连上前,恭声道:“月玑小姐,简帅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——,布墙中忽然传出粗衣大汉的一声惨叫,简月玑脸色冰冷,抬头望去,美眸中射出一道刀气,撕拉一声,将一面布墙割裂。

    只见布墙之中,一位戴着狐纹面具的男子站立,木桌上躺着粗衣大汉的身影,那雄伟的身躯呈现一片惨绿,身形蜷缩,不断发出凄厉的吼叫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    “该死!你这恶徒之前在林园转悠,原来是想暗害简帅!受死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之前那俊朗青年手持玉笛,身形翩翩,疾掠而至,玉笛发出阵阵音波,汇聚成一道无形音剑,袭向秦墨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一记音攻之技,快、狠、准,显露男子先天之境的深厚修为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秦墨心头狂震,只觉身形已被这道音剑牢牢锁定,先不说他刚施展完一套“子午流注针”,筋疲力尽。即便真气丝毫未损,凭他武师的修为,也不可能挡住一名先天武者的攻势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响起银澄的急呼:“抬掌,捏碎这道音剑!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,秦墨抬手探出,他的手掌顿时一变,一层焰气涌动,继而凝结为青色薄纱,宛如戴着一只青纱手套。

    咔嚓……,这只手掌握住那道音剑,有力一捏,竟是将音剑握成粉碎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身躯青色光华闪烁,嗖得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骇然失色,他们当中不乏先天级别的高手,愣是没有看清楚,这戴面具的家伙是怎么走的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!”

    另一边的小路上,青衫中年文士指挥数名大汉,正拖着一车美酒,马不停蹄的赶来。见到酒肆中的混乱情景,青衫中年文士脸色大变,“怎么回事?那位朋友呢?”

    “宁伯伯,您,那位朋友?……”简月玑美眸微睁,她感到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这时候,地上的粗衣大汉身上的惨绿雾气逐渐消散,胸膛的墨绿爪印也淡了不少,霍然睁眼,身躯笔直站了起来,大笑道:“想不到,想不到,这贼老天还不愿意收我。这鬼丸灵的爪劲,竟然压制下去了,我简万宸又能活上几年了……,咦,月玑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二爷爷,您怎么样?”简月玑快步上前,搀扶着粗衣大汉。

    望着粗衣大汉生龙活虎的模样,在场的年轻人们脸色连变,他们如何不明白,刚才很可能是误会了,那个戴面具的家伙是给简帅疗伤的。

    若情况真是如此,那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片刻,听完昏迷后的经过,简万宸目光一抬,射向那玉笛青年,咧嘴笑道:“这么说来,老·子我的这位酒友,是你这混蛋小子给得罪走的?”

    此时,玉笛青年脸色苍白,额头冷汗狂涌,简万宸的眼神犹如一把千钧巨刀,压迫着他的心神,令他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玉笛青年一口鲜血喷出,脸色苍白如纸,踉跄后退数步,方才站定身形。

    这时,简万宸才收回目光,微微点头:“龙舵阁培养出来的小辈,倒还有些门道,给老·子滚,以后不准踏入简家半步。”

    闻言,玉笛青年连抱拳,转身飞快离去,哪里还敢逗留片刻。

    “简帅,我这就全城搜查,将那位朋友请回来。”青衫中年文士连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简万宸摆手,道:“请什么,人都被你们得罪走了,现在还想回头去求人家?反正老·子又能活上几年,算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爷爷,你怎能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不由急了,他们都在想,若能将那戴面具的家伙带回来,简万宸的病情说不定就能治好,对于简府,乃至西翎战城来说,这都是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站起身,简万宸断然道:“行了,我请人喝酒,别人缓解我伤势,作为酒资。彼此就两清了,至于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,现在,都陪老·子我去喝酒,走!”

    望着简万宸雄伟的背影,在场众人相视苦笑,只能无奈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城中一条僻静的小河边,哗啦一声,一个身影窜上岸边,浑身湿漉漉的,正是秦墨,他已脱去了伪装,恢复了原来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好险!先天武者的一击,真是强横霸道,若没有银澄阁下你相助,今晚恐怕是走不了了。”秦墨躺在草坪上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旁边,一条黑白相间的狐狸跳出来,抖着身上水滴,一边心念传音,狂骂道:“和你这臭小子在一起,本狐大人算是倒霉透了,身上寒毒没缓解多少,还要耗费力量帮你脱身。以【青焰遁术】遁走数十里,我身上的青焰之力,已经耗尽了,再有危险发生,你小子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躺在地上,秦墨笑了笑,刚才面对那道音剑一击,乃是银澄聚集青焰琉璃火的力量,方才挡了下来,同时以神奇遁技带着他脱身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头妖狐本就重伤在身,至多只能提聚百分之一的青焰之力,刚才一番闹腾,让这头狐狸也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银澄阁下,幼苗没弄到,铁柳树的种子管用么?”秦墨忽然想起这事。

    “种子更好。”

    正在抖干身上的水渍,银澄忽然停下来,眯着眼睛,眼珠子转了转,继而兴奋道:“咱们快回去,将这些【铜皮铁柳树】的种子培育出来,快走!”

    见这头狐狸突然这么积极,秦墨微微皱眉,产生一丝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本狐大人是想快点得到【地焱玄冰玉】,要快点督促你练功而已。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一人一狐调息片刻,便趁着夜色,飞速赶回千元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