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一章 以圆碎石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34.html
    接下来的日子,秦墨过的很充实,无比痛苦的充实。

    也可以说,这是一段炼狱般的修炼日子。

    上午,秦墨都是在寒潭底度过,手持那枚剑胚,刺斩周天不动石,领悟【大易周天剑】的奥义,一旦身周的护体青焰消失,便立刻窜回水面,如此周而复始。

    下午,秦墨则是施展“子午流注刺法”,一边化解那头松鼠的热毒,一边引出自身的寒气。一旦真气耗尽,便静坐调息,恢复之后继续,如此循环往复。

    傍晚,秦墨则会陪峰主阮意歌下棋,算是一天中唯一的放松时间。这位冰焱峰的峰主,竟是擅长锦绣山河棋的高手,这一点令秦墨相当意外。

    夜晚,他则是在【铜皮铁柳树】构成的阵法中,被铁柳枝条捆绑吊起,一边承受黑鞭般枝条的疯狂吊打,一边修炼【紫玉凝真功】。

    这样的修炼日子,哪怕是别人站在一旁,从早到晚,看上一遍,都会浑身发寒,牙关打颤,不寒而栗,更遑论是亲身经历。

    至于妖狐银澄则是叫苦连天,开始的几天,它对于每晚能吊打秦墨,是相当有兴趣的。可是,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周,银澄便失去兴趣了,尤其,这种吊打方式,并不会对人族少年的心灵,造成任何损伤,反而使他不断变强,这是妖狐最郁闷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却是痛并快乐的,乐在其中着,因为每一天醒来,他都会感到身体各个方面,与前一天有了些许的不同,有了一丝丝细微的改变。

    这样的变化很细微,但是,一天天积累下来,则是相当明显的变化。

    正如一次下棋中,阮意歌无意中所说的一句话:“修炼的乐趣,有时其实很纯粹,就是每一天睁开双眼,发觉自身与昨天相比,又有了一些改变,便会有一种简单的快乐,从心底滋生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个半月的时间,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这一天的清晨,距离那处寒潭不远的一块岩石上,银澄百无聊赖的趴在那里,眯着眼睛,注视着前方的潭水。这一个半月来,它从清晨开始,便会维持这个姿势,一直到正午时分,直到秦墨在潭底的修炼结束为止。

    咯吱、咯吱……

    旁边,那头【钢尾松鼠】正捧着一根硬硬的玉米,一个劲的啃食着,吃得津津有味。它用那条大而柔软的尾巴,紧裹着身体,抵御四周的寒气侵袭。

    这一个半月来,若说最幸运的,就是这头【钢尾松鼠】了。

    秦墨每次结束潭底的修炼后,体内都无可避免,会渗入寒潭的寒气,便借由“子午流注刺法”,将寒气引出体外的同时,顺便治疗这头松鼠身上的热毒。

    对此,银澄即便有一肚子的不爽,也只能无奈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因此,一个半月以来,这头【钢尾松鼠】体内的热毒,已经治愈的七七八八。并且,每天接受“子午流注刺法”的治疗,它身体各方面的能力,也有了显著的提升,便连智慧都提升了不少,相当的聪明。

    也因此,秦墨决定将这头松鼠留在身边,并给它取名——小钢。

    正在欢乐的啃玉米时,小钢忽然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,抬起头,只见那头妖狐正眯着眼睛,瞪视着它,一股若有若无的青色妖气笼罩过来。

    啪嗒……,小钢张着嘴巴,露着大大的门牙,两只前爪一松,啃了一半的玉米跌落在地,它浑身飞快颤抖,仿佛打摆子一样,剧烈的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随即,小钢匍匐在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作为一只略有灵性的动物,小钢对于妖狐的妖气尤为敏感,那是无比恐怖,只能仰望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哼!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瞧着小钢瑟瑟发抖的模样,银澄顿时失去兴趣,收敛那一丝妖气,爪子一拨,抛出一根玉米,“替本狐大人,把这根玉米也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小钢立时爬起来,捧着这根玉米,飞快的啃食着,吃得又快又欢乐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寒潭中,秦墨又一次潜入潭底,身周两缕青焰环绕,缓缓分开寒潭之水,保护他不受森冷冻气的侵袭。

    在青色火焰的映照之下,秦墨的肌肤呈现晶莹的光泽,犹如玉石雕砌而成,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。

    肌肤如玉,这正是【紫玉凝真功】大成,形诸于外的征兆,全身经脉宛如紫玉制成,一旦真气流转,身躯便会泛起如玉的光泽。

    此时,秦墨丹田之中,六旋气丸不断旋转,将一股股真气压入经脉中,令他整个人犹如静默的火山,随时可能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个半月的时间,秦墨修为的进境速度,便是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。硬生生从武师四段巅峰,一跃两段,达到武师六段巅峰的修为。

    当然,考虑到他在这一个半月里,经受的地狱般修炼强度,连续提升两段的修为,倒算是理所应当的结果。

    现在,即使没有青焰琉璃火的保护,凭借六旋银丸的力量,以及大成的【紫玉凝真功】,秦墨也能在寒潭底部,坚持一刻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今天,一定要将这块周天不动石击碎。”

    手持剑胚,秦墨摆开架势,这一个半月来,每日在潭底斩击这块奇石,他对于【大易周天剑】的门径,已是隐隐触摸到一点边际。

    再加之,每天傍晚和阮峰主对弈,这位昔日的绝世天才,偶然无意识中说出的只言片语,皆是武道至理,令人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“……关于【大易周天剑】的奥义,我并不知情,不过,越是高深的武技,其奥义往往越简单,总归只有一个字——悟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所谓周天大易,不动如山,听起来很玄乎,其实,既然是周天,归根到底,还不是周而复始,回归原点的么?那不就是一个圆么……”

    圆!

    秦墨深吸口气,前些天和阮峰主对弈,后者无意中提及的这番话,让他忽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一个圆,或者,无数个圆!大易周天,周而复始,终是回归原点,这块周天不动石的秘密,就是其中蕴含大易周天之理,形成一个又一个圆,任何攻击加诸其上,皆会被卸掉。”

    “【大易周天剑】的入门,并不是什么‘卸字诀’,也并不是其他,实则就是一个圆……”

    想及此,秦墨目光一凝,眼中洒落淡淡光华,手中剑胚一振,剑尖转动,划出一个小小的圆圈轨迹,朝着前方的那块怪石袭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这一个半月来,秦墨即便将【风闪绝影剑】施展到极致,配合武师六段巅峰的修为,【紫玉凝真功】大成的身躯,也是不能碰触这块怪石分毫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这一剑,划着一道完美的圆圈而至,竟是在距离怪石三尺之处,被一股圆形的气劲挡住。

    时隔一个半月,这块周天不动石,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反应!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眉头一挑,继而手腕振动,运转剑尖,不断划出一道又一道圆形的轨迹。

    刹那间,在怪石周围三尺之处,一股又一股圆形气劲也是不断滋生,与秦墨的剑势不断碰撞,震荡的四周潭水翻滚起来,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扩散,并且,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    “再加把劲!”

    手中剑胚不断颤抖,隐隐不受控制,秦墨目光一凝,猛一咬牙,全身真气流转速度,陡得提升五成,赫然是开启了“血气沸腾”,要一举击碎这块怪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寒潭外的那块岩石上,银澄忽有感应,霍然起身,紧盯着寒潭的水面。

    “这动静有些不对,好奇特的力量波动,难道说,那臭小子成功了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寒潭水面发生变化,一圈圈的涟漪出现,紧跟着,便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,继而漩涡不断扩大,将整个寒潭的水面都卷了进去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剧烈的水声响起,在那个漩涡的中心,一道绵绵的剑光乍起,伴随着阵阵石头碎裂声,传入银澄耳中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这臭小子,真的成功了!”

    银澄先是一喜,继而脸色一变,它看到在漩涡中央,一连串的东西若隐若现,其中有一道氤氲光泽的事物,让它身体产生强烈的悸动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(紧急通知:下午和编辑商量了一下,将上架时间推迟到2号,也即是说,爆发的时间定为2号。新年将至,在此祝诸位身体健康,心想事成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