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汉乡 >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匈奴王的爱情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34846.html
    第二十八章匈奴王的爱情

    刘陵早就想杀死军臣单于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出自她是一个大汉人的自觉,而是因为,跟着军臣单于她看不到任何出人头地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的大好年华不能完全耗在一个老者身上,所以,用银壶装食物给军臣单于吃,已经变成她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任何事情都贵在坚持,当她用银壶给军臣单于装了半年的饭食之后,她清楚地发现,军臣单于的身体在一天天的变坏。

    最开始的时候,军臣单于也就有点咳嗽,还只是在冬春日发作,自动开始使用银壶装过的食物之后,军臣单于的脸色就一天天的开始发青,咳嗽也从偶尔发作,变成了整日咳嗽。

    云琅说过,银壶能够让没病的人生病,生病的人变死人,如今,在军臣单于的身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近乎于完美的祸害一个人的法子,军臣单于病倒在床上之后,刘陵就对云琅的敬仰之情如同滔滔江水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军臣单于生病,匈奴人自然是要从各方面进行衡量的,首先就要看看是不是有人在下毒。

    结果,不论是汉地来的医生,还是匈奴人的巫医,都没有给出单于是因为中毒才病倒这样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他们给军臣单于开了很多的药,有时候,这些药就是最后装在银壶里给老单于服用的。

    因为汉家医生说了,银器可以试毒!

    看着银壶被单于一次次的使用,刘陵也从最初的担心,变成心静无波,最后还有一丝丝的窃喜。

    平静的生活对刘陵来说是有害的,只有风云激荡的时候,她才能一点点的显露出她的重要性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只有老家伙死掉了,匈奴王廷才会发生新的变化。

    老单于病变的不够迅速,于是,刘陵特意用很粗的刷子狠狠地擦洗过银壶内壁之后,才把美味的羊肉汤倒进去,加上一点麦饼,就是老单于今天的食物。

    刘陵端着木盘给单于送饭的时候,如意也端着一个同样的木盘去了左谷蠡王的营帐。

    这是刘陵经营的新的人脉关系,她对云琅有一种近乎于盲目的信任,几乎在看不到伊秩斜有任何成为匈奴王可能的状况下,迅速的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她记得云琅曾经给她说过的一句话——在等死的时候,哪怕是错误的决定也比没有决定要好。

    左贤王於单现在哪里都不去,整日里守在军臣单于的帐房外边,就等着大阏氏跑出来告诉他,军臣单于归天的消息。

    只要经过於单的身边,刘陵的屁股总是要遭灾的,这个粗鲁的男人下手又狠又重,眼中燃烧的欲火似乎能把她烧成灰烬,这种情感外露的模样,让刘陵对他的鄙视又加深了一些。

    军臣单于坚强的活着,虽然整个人已经枯瘦的没了人形,他依旧是威严的匈奴王。

    当刘陵用湿布给他擦拭身体的时候,总是很吃惊,她很惊讶军臣单于为什么还能活着,只要她一探手,就能触摸到军臣单于那具瘦骨嶙峋的身体,这样的身体跟死人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“让於单进来!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的语气依旧威严,大阏氏露出一丝喜色,就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刘陵安静的坐在床榻边上,仔细的用雪白的绸布擦拭老单于芦柴棒一样的腿。

    “你想活吗?”军臣单于突然道。

    刘陵撩一下垂下的头发安静的道:“你是我的丈夫,这事情该是你操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艰难的探出手抚摸了一下刘陵光洁的面庞遗憾的道:“你该早几年过来,就女人而言,还是汉家的好。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现在过来也不晚啊,你是我心中的英雄,只要见到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无声的笑了一下,指着床榻边上的一个木头盒子道:“看在你日夜伺候我的份上,给你一条活路。”

    刘陵叹口气道:“我终究是要成为於单的阏氏是么?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点点头道:“没有他,你没法活,汉人都说我匈奴人不知礼义廉耻,兄终弟及,子娶父妾,却不知没了男人的女子在这荒原上是一天都活不下去的。

    在活命与礼义廉耻之间,我们还是选择活命吧,大匈奴是昆仑神的子孙,他给了我们这片贫瘠的土地,我们就只能顺从,只能用我们的法子寻找活路。

    为了活下去,为了大匈奴人口蕃息,女人应该多多的生孩子,没有男人的女人,是没有用处的,不能生孩子的女人也是没有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给我一些羊羔,让我陪伴在你的陵寝边上吧,等你躺进冰冷的坟墓里,说不定能听见我在外面唱歌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被刘陵的话语刺激到了,军臣单于蜡黄的脸上浮起了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你长得好颜色,又做的一手好茶饭,等我死了,就没人保护你,也保护不了你。

    你汉家还有君王遗诏这回事,大匈奴没有,等我死了,我的权力也就随我一起死掉了。”

    刘陵笑着摇摇头,取过银壶,从里面倒出一碗温热的羊汤一小勺,一小勺的喂给单于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甘心啊……”单于喝了一碗羊汤,就不再继续,长叹一声,就死死的盯着帐幕的顶棚看。

    “不甘心那就好好的活下去!活一天算一天。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居然艰难的转过脑袋冲着刘陵笑了一下道:“你说的很对,传令,歌舞伺候!”

    刚刚进门的於单听到父亲的这个命令,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,来到父亲床榻前面道:“您这是应该躺着,不该有歌舞。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脸上的红晕更加的浓重了,讥诮的道:“你还不是匈奴的大单于。”

    於单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只是瞅了一眼站立在床榻四周的四个武士,才后退一步道:“您说的是!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看着离开的儿子,摇摇头对刘陵道:“我祖父在传位给我父亲的时候说我父亲不如他。

    我父亲传位给我的时候也感慨我不如他,没想到等我快要死的时候才发现,我的儿子连我都不如!“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汉家有一句话叫做,大丈夫难免妻不贤子不孝,天下英雄莫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单于想了一下艰难的笑道:“还真是如此啊……我们去看歌舞,等歌舞完毕,我就要去白登山,在那里选择我的陵墓。”

    刘陵笑着领命,帮单于穿好衣裳,最后将他包裹进一袭巨大的黑熊皮里,眼看着他被雄壮的武士抱着离开了床榻,这才取过单于给她的木头盒子,打开看了一眼,就笑了。

    匈奴王大宴……群雄毕至!

    刘陵甚至看到了汉使!

    军臣单于窝在熊皮中,指着汉使对刘陵道:“我准许你回去,以匈奴可汗阏氏之名回去,你愿意么?”

    跪坐在军臣单于脚下的刘陵抬头笑吟吟道:“我是一个匈奴女人,回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单于笑道:“如此看来,你还真的不讨你皇帝兄长的喜欢,既然如此,你以为该如何处置汉使?”

    刘陵笑道:“听说前些日子,您的使者被汉军给杀了,以牙还牙如何?”

    站立在一边的於单怒道:“军国大事,要你一介妇人多嘴?”

    单于张开嘴无声的笑了,指着於单对刘陵道:“他希望这些汉使活着,好去告诉你的皇帝兄长,大匈奴已经换了王,新的单于就要出现了,今后但凡有礼物,必须送到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於单连忙辩解道:“并非如此,儿子只想让汉国平静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军臣单于犹豫良久,缓缓地道:“开宴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