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六章 独属十强的内城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400340.html
    这一夜,庞大的巨城很宁静,内城之中,更是寂静无声。天籁小说.』2

    十强名单出炉,其余选手都被传离内城,到外城的山峰看台观看十强战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年轻天才们来说,这一届之战已然结束,虽然有遗憾,但是,对于这些绝世天才来说,这样的失利并不算什么。他们还有长远的路途要走,未来的武途上,很可能就会后来居上。

    而对于观战者来说,这一届的重头戏,才是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之前的外城战,排位战,这些年轻魁们根本没有动用真正实力,或者说,面对其他对手,根本不需要使出真正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十强战则不同,皆是两大域屈一指的绝世奇才,这种级别的对决,这些年轻魁们必定会爆真正战力。

    无数强者都很期待,这些年轻魁们的极限战力,到底在哪里?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内城一角,这里森白骨焰漫天,布成一座白骨牢笼,骨罗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,在他身周,一股股真焰缭绕如龙,疯狂汲取内城的地气,增加他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明天,就是冠决出之时,夺得这一届的第一,我也就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我们都解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声音回荡,蕴含着莫名的希翼,以及深沉的痛楚。

    内城另一角。

    赤红火焰化为岩浆,占据着方圆千丈的区域,将这里的建筑化为灰烬,转换成精纯的地气,不断汇入一个赤红石座中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,祖脉的意志,既是你举行之战,自是要让我达到巅峰状态。吸收你一点祖脉地气,不过分吧?你也不愿看到,本应是最强的选手,只能挥不足七成的力量吧?”

    赤红石座上,火妖赤疯贤端坐,一股股岩浆涌动,附着在他身躯表面,而后又融入其体内,使得他的身躯不断膨胀,竟是膨胀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在其额头,隐隐有三个角出现,至阳如日的妖气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处庭院中,则篝火翻腾,如春日般温暖,秦墨、杀破海,天蛇公主,简月玑,还有竹影都在,这样的情景若是传出去,一定会引起外界的波澜。

    本届十强的一半,竟齐聚一堂,对于许多势力来说,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止是十强中的五个,在庭院的墙壁上,炼雪竹端坐,注视夜空,默默出神,她面罩黑纱,看不到容颜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却有种冷艳的孤独。

    “她不要过来,烤烤火吗?”竹影皱着琼鼻,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其实,修为到了她这种境界,早已不惧寒热,只是竹影很喜欢这种温暖的篝火,她觉得其他人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雪竹生性如此,冷漠的很,并不太合群。”简月玑这般解释。

    她与炼雪竹在西城中,彼此也算熟悉,在这样的陌生之地,算是他乡故知了,自是为雪竹说话。

    在场的皆是十强,很可能三甲都在其中诞生,简月玑不希望这些天才们误会。

    “是么……”天蛇公主浅笑,有意无意看了秦墨一眼,意味难明。

    “被她知道真实身份,实在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秦墨暗自摇头,以天蛇公主手中掌握的势力,自是将他的过往查得一清二楚。与炼雪竹之间的事情,肯定是瞒不过她,被这样聪明的女子知晓底细,实在是一件头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明日之战,彼此相逢,恕我不会留情!”杀破海端着一杯神酿,举杯相敬,而后一饮而尽,随即大笑,“好酒!咱们再饮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喂!破海兄,你这样骗我的酒,也太不厚道了吧?”秦墨翻着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关于创下最高纪录的事情,秦墨并没有瞒这些同伴,却也惹来麻烦,被杀破海缠着要酒喝。

    若说神酿的存货,自是无人比得过秦墨,他也不是小气的人,愿意与好友分享。但是,被杀破海这样海饮,任谁也会心疼的。

    其余三女皆笑,也不客气,直接举杯一干二净。即使是炼雪竹,也被吸引过来,跟在简月玑旁边讨酒喝。

    “好香啊!王笑一,我也来讨一杯水酒,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,八极宗丘漠山走了进来,也是毫不客气,一屁股坐在石椅上,就没准备动弹了。

    “我很介意。”秦墨很是无奈,还是倒了一杯神酿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剑武皇朝遗址中,两人并没有多少交集,却在秦墨遇袭时,丘漠山有援手之谊,秦墨一直记得。

    “好酒!最高年份的神酿,果然是惊世佳酿。”丘漠山喝了一口,顿时竖着拇指大赞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跻身十强的天才皆拥有变态的体魄,这种数千年份的神酿喝了一杯,也是面不改色,若是换成其他选手,早就栽倒在地,一醉不起,至少也要睡上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内城的一栋钟楼顶端,封曦落伫立,一袭青袍迎风纷飞,她戴着半截面具,遮住额部、眼部。

    即使额头的神魂伤痕痊愈,这半年来,她也未曾拿下。

    漆黑夜色中,她的眸光流转,注视着那座庭院中的篝火,以及坐在篝火旁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明日,十强战,若是再遇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晚风中,少女的轻语渐渐低微,飘散在风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,天色刚亮,一声巨响从内城中传出。

    一道焰柱冲天而起,直径足有千丈,一下子贯穿了半空中的擂台,传出轰雷般的巨响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擂台坍陷,将无数强者从入定中惊醒,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的擂台,就这么被摧毁了?是谁这么大胆子,敢在这里放肆,别说这里强者如云,绝世强者随处可见,就是祖脉意志也不允许,会受到恐怖的反噬。

    然而,内城中却是从起一股股地气,重新构筑,形成一座新的擂台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可怕焰柱,难道是火妖赤疯贤?好可怕的火焰妖力,已经达到天境中后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必定是赤疯贤,若是老一辈强者,早就被祖脉的意志之力轰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强之中,赤疯贤是一个级怪物啊!也不知道其他九大年轻魁,是否能与之抗衡。”

    外城的山峰看台上,无数强者纷纷议论,昨天的排位战固然精彩绝伦,但是,直到十强战的时刻,才真正感受到那种窒息的气氛。

    对于这份十强名单,人群意见不一,都有各自的支持者。

    毕竟,排位战中,这十名年轻天才的战力太惊艳了,皆有冠绝群伦之姿。

    即使是简月玑,败给了骨罗,跻身十强的名额,又是苦极弃权。但是,没有人认为这绝色刀姬实力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以战力而论,骨罗展现的强横实力,足以跻身五甲之列。而简月玑的碎星刀技,威力无匹,跻身十强是没有异议的。

    况且,刀、剑之道,唯有在真正的对决中,才能迸最强的威力。十强战非同小可,会极大激选手的斗志。

    若是在十强战中,简月玑再与骨罗对上,胜负如何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正在无数强者议论时,东边的天际闪耀一缕炫目的阳光,朝阳初升,最后一轮的对决,即将展开。

    半空中,裁判席上,天藤宗莫老出现,而在他身边,则是多了一个人,样貌清癯,衣袍飘飘,卓尔不群,正是西域刀谷的源刀尊。

    最后一轮的对决,由这两人主持,这样的安排是祖脉意志的决定。

    每一届最后一轮,除去祖脉意志决定的裁判外,另一名裁判,则由选手中种族最多的那一族强者担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十强战,人族可谓是占了半壁江山,考虑到西域、北域之别,就由西域势力推举,由源刀尊担任另一名裁判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决定,其他外族皆是不忿,有的大妖更是暗中嘀咕,十强中人族占了一半又如何?别到时候,三甲之列,一个人族都没有,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腹诽之言,其他外族强者也是一样的心思,清晨时分,火妖赤疯贤焚毁擂台,这情景太惊人,让无数强者相信,这位妖族奇才很可能会一飞冲天,坐上的巅峰宝座。

    而骨罗、天蛇公主、杀破海展现的实力,同样是霸绝无匹,都跻身五甲的大热门。

    相形之下,人族方面,简月玑、炼雪竹则要逊色一筹,竹影虽然自称是人族,但是,很多强者猜测,这是纯血的古兽王族,算不得真正的人族。

    至于封曦落、丘漠山、王笑一展现的实力,是有竞争五甲之势,不过,后者也太年轻了点,固然惊才绝艳,但是,修为终是未突破天境,年龄上的劣势有时是无法弥补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两个裁判莫老、源刀尊对视一眼,前者宣布道:“十强战,开始!”

    半空中,光辉闪烁,鎏金般的字体浮现,第一战:竹影对丘漠山。

    顿时,无数外族强者拍手称庆,就算竹影是人族又如何,这一战之后,差不多就有一个人族选手止步于十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