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救美过关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42.html
    筛桥的一侧,这里的桥面和其他地方不同,数十个直径一尺的孔洞,呈现一个整齐的形状排列,恰好形成一个圆形地带。

    这个圆形地带中间,双胞胎姐妹花之一的祝香桐就在那里,娇躯横挪,正在竭力躲避水箭的攻击。

    她使用的武器很奇特,乃是两条三丈长绫,各系着一枚一尺短剑,挥动之间,将她娇躯笼罩进去,密不透风,以此来抵挡水箭的攻势。

    桥面上,雾气一阵涌动,当秦墨飞掠而过的时候,瞅见了祝香桐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她有麻烦了!”

    若是换成其他武师级别的武者,或许会以为,这少女应对水箭的攻势,是游刃有余。因为她使用的奇特武器,长绫可刚可柔,可远可近,一旦两条长绫展开守势,将身体笼罩进去,可谓是滴水不漏,宛如铁桶一般牢固。

    可是,秦墨则是清楚,凭武师境界的修为,想要将这种武器的特性发挥出来,实是力有未逮。并且,这少女展开这样的守势,极是耗费真气,根本难以长久支撑。

    “呵呵,臭小子,是不是是要英雄救美?啧啧,这小妞是美女不错,不过嘛,你小子可够不上英雄的边。”银澄哼唧说道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此时,正应了秦墨的猜测,祝香桐的真气已经损耗的七七八八,一个不留神,两道长绫构成的铁桶守势,出现了一丝空隙,数道水箭擦身而过,划破了她肩头的衣物,裸露出白皙滑腻的香肩,以及,一截莲藕般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

    祝香桐俏脸失色,身法凌乱起来,很明显,这少女虽是武道天才,但是很缺乏实战经验,应变力不足。慌乱之间,她莲足一崴,脚步一滑,娇躯立时失去了平衡,朝着桥面一个孔洞中倒去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、银澄几乎同时叹息,这少女恐怕根本没有经历过实战,这样倒下去,岂不是成了活靶子,被数百道水箭命中,即使不死,也很可能会受极严重的伤势。

    秦墨不禁皱眉,他在千元宗的时间尚短,对于同门并不熟悉。不过,看着一个同门受重伤,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忧,他还是做不到袖手旁观的。

    脚步一动,踩着【离箭步】,秦墨速度陡增,几个呼吸之间,便窜至这少女身边,抓住一条长绫的一端,用力回扯,将祝香桐直挺挺的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走!到终点只有数百米了。”秦墨迅速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祝香桐依然笔直站在那里,对秦墨的话置若罔闻,后者不禁一怔,立时反应过来,这小妮子是被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快给我走!”

    此时的情况,秦墨根本没有废话的时间,手中一抖长绫,一股柔劲传递过去,同时,他飞起一脚,不偏不倚,恰好踹在少女的香臀上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秦墨手中黑色剑胚挥动,【大易周天剑】施展出来,将密集的水箭悉数弹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令人心颤的娇呼,随着秦墨的那一脚,祝香桐只觉****一疼,继而酸疼酥麻的感觉,从她的臀部蔓延开来,紧跟着,她便清醒过来,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随即,她才发现,身体被人踹飞,手中的一条长绫中,传递来一股柔劲,推动她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祝香桐美眸睁大,她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,那个秦墨,内门候补弟子人选中垫底的少年,正挥动那把可笑的剑胚,随意的几剑,就将成百上千枚水箭,纷纷弹飞出去。

    那样的剑势极为奇特,不过以少女的家传渊博,自是能推测出来,这是一种极上乘的剑技,恐怕超出了灵级上阶武技的范畴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祝香桐以为自己眼花了,但是下一刻,秦墨则是扯着长绫的另一端,借势飞掠而起,速度如箭,眨眼之间,便超过了祝香桐,将那根长绫拉得笔直。

    “快走!别愣神,真想成靶子么?”

    少年淡淡的声音传来,让祝香桐彻底清醒,终于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也不迟疑,莲步一跺,随着长绫的拉扯,加快了脚步,朝着筛桥的终点掠去。

    一霎那,祝香桐还反应过来一件事,这少年刚才,在她的****上踢了一脚。这个认知,让祝香桐俏脸绯红,便连脖子都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片刻,破开桥上迷雾,祝香桐落在筛桥另一端,那根巨香矗立在桥头,仿佛是一盏引路的灯火。

    此时的筛桥终点,已经有五人抵达,分别是帝衍宗、简枫,傅易剑,暴影,还有双胞胎姐妹花之一,胸部略小的祝静凝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没事,太好了!”祝静凝一声欢呼,飞身扑来,却被其姐制止。

    此时,祝香桐手中的一条长绫,陡得拉直,她银牙微咬,玉臂用力一扯,一个身影从桥上迷雾窜出,正是秦墨。

    落在桥头,秦墨拱手行礼,道:“多谢师姐出手相助,否则我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,傅易剑、暴影,皆是眼睛微微睁大,有一些吃惊。他们没想到,祝香桐竟然还帮助一个同门,两人一起抵达筛桥终点。

    至于祝静凝则是俏目含怒,她和姐姐祝香桐之间,有着微妙的感应,一旦彼此遇到危险,相互皆会感到异样。所以,她刚才才会失声惊呼,猜测到祝香桐有危险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竟是秦墨致使姐姐陷入危险,否则,以祝香桐的实力,又怎会出现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,一定是你纠缠姐姐,想让她出手相助……”祝静凝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静凝,你少说两句。”

    祝香桐俏脸一板,拿出作为姐姐的威严,训斥道:“既然是同门,计较那么多干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眼角的余光,瞅了瞅秦墨,她心中很是复杂,颇有些心虚,也很羞恼,也有些感激,知晓秦墨是照顾她的窘状,才这般说的。

    旁边,简枫则是连眨眼睛,他可是刚见过秦墨的实力,这少年需要别人帮助?这不对吧?

    正在这时,宗门八骏之一的严世混,一脸笑容,迈着大步伐走来,抬起双臂,一把抱住秦墨,狂笑道:“墨师弟,好样的,真是好样的!竟然能通过雾潮中的筛桥,身为师兄的我,实在是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千元宗,就是需要墨师弟这样的人才啊……”

    喂,喂,是不是哪里搞错了!?

    秦墨费尽力气,挣脱了严世混的热情拥抱,顿时对这位宗门师兄敬而远之,深觉这个家伙癖好有问题。

    旁边,其余六名选手亦是一脸黑线,尤其是傅易剑更是尴尬,也有些不忿,他身为翠雀峰的门人,与严世混同属一峰,也不曾受到师兄如此夸奖,为何要夸奖一个垫底的小子。

    此时,简枫一挑眉头,似有所悟,恍然道:“严师兄,难道是在坊市赌局中,在墨师兄身上,狠狠下了一笔重注?”

    话音落——

    在场众人的脸色古怪起来,确实坊市赌局中,关于秦墨能否通过考核的赔率极高,现在秦墨顺利通过两个关卡,已是坐实了内门候补弟子的资格,这可是爆了一个大冷门。

    “哼!各位师弟师妹们,这就是身为师兄多年的经验,懂不懂?”

    严世混叉着腰,得意狂笑,“想要在赌局中发横财,就是要胆大,心狠,敢于一搏,拼出一记冷门,就像师兄我一样,直接就发啦!”

    不远处,井晋中三人相继赶至,恰好听到严世混高谈阔论赌局的心得,三位宗门长辈皆是黑着一张脸,想要一脚将这家伙踢到山崖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七人通过第二关,这次的通过率好高!”林长老有些惊叹。

    陶长老揉了揉额头,颇觉有些头疼,这个秦墨竟是借着祝香桐的相助,又通过了第二关的关卡,这运气也太好了点吧?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千元坊市的赌局现场,在接到一只机关鸟的通信后,知晓了筛桥关卡的通过名单,顿时整个千元宗坊市都炸开了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