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三章 苍归钢傀阵
    夜色深沉,寂静的瓷傀村中,秦墨在一片废墟中穿行,他行进的路线很奇怪,忽左,忽右,有时甚至绕一个大弯,再继续前进,举止相当怪异。

    然而,在秦墨眼中,这片废墟是截然不同的光景,一座座阵法笼罩了一片片区域,只有几条很狭窄的道路,可供通行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谨慎小心,不能踏错一步,以免被卷入其中一座阵法中。

    良久,秦墨站在村尾,暗中舒了口气,短短近千米的距离,足足耗费了半个时辰,也是蛮累人的。

    “终于出来了,快到终点了吧。”秦墨抬头,能够清晰看到,远处那根巨香燃起的火光。

    咝……

    突地,身后不远处的虚空,一圈水纹般的涟漪出现,一只幽黄的钢爪射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扣住秦墨的肩膀。

    同时,一股沛然莫御的吸力,从涟漪中传来,将秦墨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瓷傀村的村尾高坡上,严世混躺在一块岩石上,正在那里打盹。那根巨香矗立在一旁,才燃烧了三分之一的样子,距离第三关的结束,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井晋中、林长老和陶长老出现,看着严世混的睡姿,三人皆是摇头,林长老更是低声骂了一句:“这个懒惰的刺头!”

    不过,三人并没有叫醒严世混,宗门弟子,强者为尊。严世混身为宗门八骏之一,无论他再懒惰,再搅事,再刺头,也深得宗门长辈们的赏识。

    望着瓷傀村的一片废墟,井大掌院闭眼探查一番,摇头道:“完了,七个小家伙都卷入【苍归钢傀阵】中,看来第三关全部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【苍归钢傀阵】中的钢瓷战傀,堪比大武师五段的高手,防御力更是惊人。如果不能避开那些阵法笼罩的区域,不慎卷入其中,这些小家伙们确实应付不过来。”林长老无奈摇头,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此次内门候补弟子考核,颇受宗门上下关注,乃是因为有帝衍宗参加,宗门高层都想看看,沉寂三年之后,昔日这位绝世天才到底有何成长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考核连续三关,一关比一关难,第三关更是抽到了瓷傀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难度排名前100的关卡,在历次内门候补弟子考核中,能够闯过的选手少之又少,即使偶尔有成功者,也是运气大于实力。

    对于难度排名44的瓷傀村,即便很多大武师修为的内门弟子,也不敢保证能够通过,何况是一群武师境界的少年们。

    “第三关全军覆没也好。这样一来,我老人家返回碧落峰,至少不会受到太多的责难。”陶长老露出一丝微笑,点了点头,他的心情是三人中最好的。

    井晋中、林长老无奈摇头,他们则是相当惋惜,如此一来,便不能测出帝衍宗的真正实力了。

    林长老一声叹息:“唉,【至音玉璧】的三三预言,不知何时能够实现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话勾起了三人心思,皆是沉默下来,突然,井晋中神情一动,取出七块木牌,其中有两块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祝氏姐妹求救了,她们在那个阵里。”

    随着井晋中所指的方位,林长老身形一阵模糊,已是消失在原地,不一会儿,便带回了祝香桐、祝静凝这对姐妹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又是两块木牌亮起,傅易剑、暴影相继求救,闯关失败。这次则由陶长老出手,将两个昏迷的少年带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咦!帝衍宗、简枫和秦墨,竟然没有求救,他们坚持到现在?”林长老有些惊疑。

    井晋中则是神情平静,不置可否,他相信过不了多久,剩下的三个木牌也会亮起。

    【苍归钢傀阵】中的钢瓷战傀,井晋中在还是一名内门弟子时,可是吃过一次苦头,有过惨痛的回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那只钢爪扣上秦墨的肩膀时,他已经做出反应,运转真气,将那只钢爪震开。

    可是,那圈水波般的涟漪中,传出的那股强烈吸力,却是无法挣脱的。秦墨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,被吸入那个阵法笼罩的区域之中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视野一暗,继而明亮起来,秦墨看清了周围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荒废的院落,面前站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,赫然是阵武峰的简枫。

    此刻,简枫手中拿着一个东西,正是那只幽黄的钢爪,他正一脸歉意的注视着秦墨。

    不远处,光头少年帝衍宗双拳挥动,拳劲纵横,正与一具雕像激战。那具雕像通体暗红,有四条手臂,持着刀、枪、剑、鞭,整个雕像犹如精钢浇铸而成,散发着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环视一圈,秦墨面沉如水,看着简枫手中的钢爪,他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。分明是简枫以钢爪扣住他,从而触动了阵法,令秦墨被吸了进来。

    显然,在这种阵法笼罩的区域,是能看清外面的情形的。而外面的人,则是难以察觉这种阵法的存在,一个不留神,便会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简师弟,你这样的所为,过分了!”秦墨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与帝衍宗激战的那具战傀,实则由一种瓷制成,犹如精钢般坚固,防御力极是惊人。以秦墨的眼力来推测,这具钢瓷战傀的实力,恐怕堪比大武师五段以上的高手。

    身陷阵法之中,又有这样一具钢瓷战傀存在,想要从这里出去,可能性微乎其微,除非捏碎木牌,放弃第三关,等着宗门长辈来救。

    “墨师兄,真对不住!”简枫哭丧着脸,神情愧疚:“我和衍宗师兄身陷此阵,被这具钢瓷战傀纠缠了一个时辰,正好看到墨师兄你经过,我一时情不自禁,就想将墨师兄你拉进来。”

    情不自禁!

    这种时候情不自禁,是要坑死人么?

    秦墨嘴角抽搐,旋即平静下来,此时即便恼火,也是于事无补,还不如思虑一下,如何破阵脱身。

    瞅了瞅帝衍宗,在那具钢瓷战傀的猛烈攻势下,光头少年被迫防守,却是气息悠长,尚能支撑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见状,秦墨暗暗吃惊,帝衍宗的实力果然强大,以武师九段巅峰的修为,竟能与钢瓷战傀周旋一个时辰,实是出类拔萃。

    除去修为之外,帝衍宗此时的真正实力,应该能稳稳跻身内门弟子的行列。

    飞快环视一圈,秦墨皱眉,问道:“你们在里面待了一个时辰,找到阵枢的所在么?”

    闻言,简枫一脸苦涩,指着前方,道:“当然找到阵枢了,别忘了我是阵武峰的门人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转头望去,秦墨看到那具钢瓷战傀的后方,有一块岩石,其上刻有阵纹,乃是这座阵法的中枢所在。

    只要破坏了那块岩石,这座阵法就会破去,不过,需要绕过那具钢瓷战傀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巨响,尘土飞扬中,帝衍宗疾退而出,光头少年依然闭着双眼,微微喘息,显然超过一个时辰的激战,耗费了他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帝衍宗刚开口,那具钢瓷战傀已是挥动长鞭,啪啪啪的扫了过来,丝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,令光头少年只能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而那具战傀则站在阵枢岩石附近,没有突进过来的意思,但是那根钢鞭却是极长,约有六丈的长度,挥动之间,覆盖了整个院落的区域,让人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脸色变了变,深深感到这具战傀的棘手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制造这种战傀的材质,乃是一种金刚软瓷,可刚可柔,又无比坚硬。武师境界的修为,想要彻底打碎它,太过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找到战傀核心的所在,凭我的实力,蓄力一击,应该能够洞开那个部位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力量坚持不了太久,要快点解决这战傀……”

    帝衍宗一边战斗,一边说出他的战术,就是找到这具战傀的核心,由他全力一击,破坏那个部位的瓷壳,再由秦墨打碎那个核心。

    “这具战傀的核心,不是在胸部么?”

    秦墨皱了皱眉头,他注意到钢瓷战傀的胸口,有一个小孔。显然,帝衍宗之前就尝试过,这具战傀的核心在其他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