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九章 真正的碎星刀技
    当初,秦墨化身“羽先生”,为简月玑补全刀骨,他体内的剑魂之力,与其刀骨奥义产生共鸣,也由此彻底激发了刀骨的力量,使之瑕疵尽去。

    若非是这样,仅依靠,凭那时秦墨的实力,以及狐狸那时的妖族王火,并不足以将刀骨完全补全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也使得秦墨与简月玑之间,有着若有若无的一丝共鸣。确切的说,这是剑魂之力,与简月玑体内的刀骨的联系,这是两种武道奥义的相互吸引。

    从过某种意义上来说,简月玑的刀骨并未彻底补全,尚差最后一步的淬炼,即是与秦墨的剑魂之力碰撞,在刀与剑的交锋中,使刀骨经历最后的淬炼,彻底的凝成。

    简月玑的这种感受,秦墨能够感受,也很清楚,只是他的感受并没有那么强烈。

    而对于简月玑则不同,她是天生刀骨,她的武道就是刀道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两人没有多言,缓缓后退,站至数百丈之外,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擂台的一端,秦墨整理了一下衣襟,取下了佩剑,握在手中。经过的伪装,显得有些狭长,其剑鞘布满古朴花纹,勾勒着瑰丽的纹路。

    这种花纹,是剑武皇朝昔日的铸器风格,在那座古皇朝的遗址中,银澄对于这些纹路很喜欢,就以这种花纹对进行伪装。

    对面,简月玑一袭黑色劲装,上身是裸露前臂的短衫,手臂的肌肤如雪般白皙。她伫立在那里,提着黑刃佩刀,刀鞘上雕刻着点点星痕,这种花纹是以前没有的,想必是拜入碎星刀宗后,又雕刻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了,我这一战,会动用最强的刀技。碎星刀技,最强的刀技是杀伐之技。”

    纤手握在刀柄上,简月玑这般提醒,绝美容颜古井不波,跻入一种莫名的状态,气息若有若无,仿佛彻底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气势,与前一战和骨罗截然不同,并没有锋芒毕露,却让人莫名心悸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要用最强之技,若是你我一战,连刀剑合鸣都无法出现。那就徒惹人笑了。”

    秦墨握着剑鞘,并未拔剑,举着带鞘的长剑,遥遥三点,这是剑客与刀客之间的礼节。

    “好!碎!”

    一声轻喝,简月玑的身形一闪,已然不见,只是瞬息之间,她与秦墨的距离就只有三丈,其速之快,令无数观战者骇然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下一刻,黑刃长刀出鞘,刀锋斜撩,从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,似刺似劈,直入秦墨的一处要害,其出刀的角度,时机,都是防不胜防,刁钻狠辣到极点。

    偏生,这一刀挥出之时,漫天刀气迸射,虚空如水般荡漾,却是没有破碎,无尽星辉从刀锋溢出,充斥着一种炫目的美丽。

    这一刀的光辉,如梦如幻,却又谁能想到,其光辉之下蕴含的,则是无与伦比的杀机。

    外城的山峰看台上,众多年轻天才眼睛眯起,身形一阵发凉,即使相隔这么远,他们也能感到那种充满杀机的炫目刀势。若是换成他们,根本来不及反应,也在心中滋生出一种不愿抵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刀的刀意,竟能惑人心智,实是极度可怕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刀势,秦墨眼皮微动,却是眼帘低垂,右手握着剑柄,挥剑而出,其速度看似极其缓慢,却是不偏不倚,恰好命中了黑刃长刀的来势。

    叮……

    星辉四溢中,连着剑鞘的长剑顶端,点在了刀尖上,一圈圈剑意、刀意顿时扩散,朝着四面八方涌去。

    一瞬间,擂台地面上,出现了无数的笔直裂痕,其深度直透进去,几乎要将整座擂台切成粉碎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剑锋,刀尖并未后退,而是不断碰撞,如针尖对麦芒一样,疯狂的点刺在一起,无尽气劲碎裂奔流,一片片火星飞溅而起,形成无比绚烂的情景。

    此时的擂台上,只见剑影、刀光如虹般掠起,不仅剑气、刀芒的余波破坏力惊人,就连刀剑碰撞的音波,也是无比可怕,轻易就将擂台护罩洞穿了一个个孔洞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声音不要听!?”

    “这是蕴含高深剑意、刀意的音波,快闭锁六识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的山峰看台上,许多年轻强者武者耳朵,耳中不断渗血,也有的是鼻孔、嘴角渗血,还有的受到刀剑之光的刺激,眼角浮现血丝……

    山峰看台四处,撑开一个个真焰护罩,老一辈强者们及时出手,护持晚辈们的安全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十强战的第二场,这对年轻的剑客、刀客的对决,会爆发这样的锋芒,其剑意、刀芒之盛,让许多老一辈剑客、刀客都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,好快的刀!在这样的高速碰撞中,精准碰撞到兵刃的尖端,双方至少碰撞了上万次,竟然速度还在增加。这两人的眼力,反应力,还有基础剑技、刀技,都已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西域一位王者境刀豪这般评价,说话之时,神情中尽是震撼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叮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剑影四溢,刀势张扬,交战的双方丝毫没有慢下来,速度还在加快,剑和刀已是彻底失去了踪影,只有激越的碰撞声迭起……

    秦墨、简月玑的神情,皆是很平静,似乎都没有动用全力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终于不在掩饰,动用剑道实力了。”源刀尊笑了起来,颔首点头。

    在无名之城中,秦墨相助源刀尊吞噬刀灵,后者自是清楚秦墨的剑道造诣。

    不过,清楚归清楚,真正看秦墨施展剑技,又是另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王小友的剑道造诣,让老夫惊叹。不过,单凭他现在展露的剑技,想要单凭剑道战胜简月玑,恐怕有些困难……”

    莫老抚须,神情中有着惊叹,既是震惊于秦墨的剑道造诣,也是吃惊于简月玑的刀技能够达到这样的程度,与昨日一战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也很不错,碎星刀宗找了一个好传人。”源刀尊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突然,秦墨手腕一震,握剑的手陡得一抖,刹那间,漫天剑影碎裂,化为一道剑气漩涡,将铺天盖地的刀芒吞噬。

    而后,他运剑一化,的剑势催动,却并不是斩向简月玑,而是凌空一划,将整座擂台一分为二,出现一道深深的剑痕。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……

    这座擂台从中裂开,似是要从半空中坠落,与此同时,内城中一股股地气飞速窜起,注入擂台之内,迅速修复崩塌之势。

    而正在交锋的双方,则是身形一展,双双后退腾跃,落在擂台的边缘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,擂台迅速恢复,边缘的护罩也是不断加厚,强度比之前提升了数倍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观战的诸多强者才松了口气,这一轮的交锋,让他们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怕!本以为简月玑昨日的表现,想要胜过王笑一,根本不可能。却想不到,她与昨日,简直判若两人。”

    “刀客的刀势,大多讲究大开大合,许多刀客的刀技强弱,与心境,对手有关。而能让刀客发挥巅峰实力的对手,往往就是同样的刀客,或是剑客,刚才的表现,才是简月玑的真正实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昨天,她能发挥这样的实力,与骨罗的那一战,未必没有机会。”

    在无数观战者惊叹议论的时候,擂台上的交战双方,则已是蓄势待发,准备下一轮的交锋。

    “你,不拔剑吗?这样托大,并不是好事。”简月玑美眸流转,看向秦墨提剑的手。

    从之战以来,这少年的剑就未出鞘过,以其修炼祖阵之技的实力,确实有资格这样做。但是,仅凭剑技对战,若是还不拔剑,未免有些太轻视对手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还未动用真正的碎星刀势吗?”秦墨笑着反问。

    “好!你小心!”

    简月玑颔首,神情越发平静,闭上双眸,而后睁开,一团星辉从双瞳中射出,手中黑刃长刀一动,刀势顿敛,只有漫天星辉溢出,遍及四方。

    这一刀,只有星辉,却再也察觉不到刀势的存在。

    碎星——!

    一霎那,整个擂台上,似乎有着漫天星光四溢,将交战双方的身影全部湮没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碎星刀的真正杀招么?无声无息,将所有杀机全部收敛,是真正的杀敌之刀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眼角一跳,凭自身的,竟然捕捉不到这一刀的轨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