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九百九十章 六星刀离
    漫天星辉,充斥着一种凄绝美丽,这并不像是星辰所发的光辉,反而像是星辰碎裂时的凄绝之光。

    这样的刀辉,让秦墨想起了落月峰的蚀月刀技,这两种刀技的来源相似,皆是由夜空的星、月为启发,由此创出的绝世刀技。

    不过,与碎星刀技相比,蚀月刀技无疑就逊色太多,这两种刀技的品阶也相差极大,前者是天级上阶的绝世刀法,而蚀月刀技只能勉强算是天级刀技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刀辉如星中,秦墨的也失去作用,这还是头一遭。越是如此,越证明这一式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凝!?”

    一瞬间,秦墨的精气神凝练到极致,脑海中一幕情景浮现,让他身躯一震,感到莫名悚然。

    毫不迟疑,手中佩剑斩出,在一霎那剑化千影,以难以想象的极速斩出,近乎虚无的剑影化为一层剑幕,有种孤寂于世,唯有此剑的卓然。

    !

    这是剑道有成后,秦墨重新梳理,由此蜕变出的新的剑式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……

    无比密集的碰撞炸开,比之刚才双方的快剑快刀对决,竟是又迅猛了一倍。并且,星光四溢中,根本看不到简月玑的刀芒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!”

    秦墨心中暗惊,他并且轻视简月玑,早在她说真正的碎星刀技,乃是杀敌之技,他就有了警惕。

    只是没有想到,如此可怕,在漫天星辉之中,竟是刀化千影,每一刀皆是无比刁钻,直取对手的致命要害。

    并且,这幻化为千的刀芒,皆是蕴含着正反两种刀劲,与之碰撞之后,会形成一种螺旋的刀劲贯入对手体内,若是换成其他武者,刚才的一番碰撞,直接就是兵刃脱手,直接败北了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连串的碰撞之后,简月玑娇躯一颤,倒飞出去,却是在落地之时,莲足蹬地,以更快的速度斩出第二式。

    !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整个擂台沸腾了,一片星辉冲起,遮蔽了所有观战者的视线,即使是王者境的绝世强者,也无法看穿这片星辉刀幕。

    观战的年轻强者们无比悚然,这样的刀势实是可怕,完全超出了年轻一辈的范畴,单以刀意而论,恐怕许多老一辈名宿也是不如。

    而在汹涌的星辉中,秦墨依然伫立在那里,巍然不动,他单手握剑,其剑式不断变幻,时而剑风无声,时而剑气如风起云涌,时而横劈一剑,如雷霆炸开,迸发无匹威力……

    一层层剑幕铺开,笼罩着秦墨的身躯,将一片片刀芒尽数化解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偌大的擂台再次炸开,出现一个又一个孔洞,片刻就已是千疮百孔,随时可能崩塌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祖脉意志早有准备,一股股地气已是涌入,迅速修复擂台的破损。

    而交战的双方,则是陷入胶着的比拼,剑影迭起,变幻莫测,与鬼魅般的刀锋陷入白热化的碰撞。

    擂台上的星辉,则是不断涌现,一片高过一片,整个擂台如同湮没在星辉之海中。

    “这小丫头,已经尽得碎星刀宗的真传,青出于蓝啊!”源刀尊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莫老瞧得眼皮连跳,年轻一辈的交锋如此惊心动魄,在他生平还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“这刀技无比瑰丽,实则蕴含无穷杀机,这是碎星刀宗的什么杀招?”莫老看向源刀尊,这般询问。

    身为北域之人,莫老对于西域的碎星刀宗并不了解,只是知晓在千年之前,这个宗门是西域的三大刀宗之一,却是后来没落,门人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而源刀尊身为西域刀道的盖世强者,博采众家之长,自是会对碎星刀宗有所了解,甚至可能通晓碎星刀宗的许多秘传刀技。

    “这是的最强杀招-星辉刀离!说是只有一招,实则有九招之多,这小丫头现在施展的,则是星辉刀离的第四招-四星刀离!了不得啊……,就算是碎星刀宗全盛时期,也最多修炼到第八离吧,现在看来,第四离不是她的极限……”源刀尊叹息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擂台上又是一片星辉冲起,如巨浪滔天,与之前的星辉迭起,形成星海狂涛之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擂台的中央,双方交战碰撞之处,产生了一种狂暴的吸力,仿佛连虚空都要吸扯进去,被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“星辉五离!碎星刀漩!”简月玑轻喝,无边刀芒炸开,而后又彻底无形。

    此时,一个刀域形成,漫天杀机袭至,却又无从捕捉,这种杀机会在何处爆发。

    “!!!三式合一!”

    秦墨忽得双足一蹬,整个身影飞窜而出,这是交锋以来,他第一次移动,却如一颗星丸跳掷,充满了无比的灵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,而他握剑的手臂则是不见,在其前窜的过程中,身周的空间一片平静,与漫天星辉的璀璨,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这情景,有种任世间璀璨繁华,我自孤寂前行的意境,其所过之处,天地皆寂,万物无声!

    “这是——杀剑!”源刀尊微微色变,一声叹息,既有惊愕,也有赞赏。

    的刀式,以星辉之璀璨,将无尽杀机融入其中,让人为之迷失,直至死亡的那一刻,也不知死亡的来临。

    而秦墨的这一剑,则是截然相反,天地无声,万物俱寂,如秋之萧瑟,一片寂杀!

    这样的刀式,这样的剑式,一个极尽璀璨,一个极尽无声……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漫天星辉一分为二,一道无形的剑影划过,所过之处,没有一丝痕迹,甚至捕捉不到一丝剑光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,这一剑已是逼近,斩至简月玑三丈之内。

    一缕秀发翻飞,切面平整,剑未至,剑意已是吹毛断发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剑!”简月玑娇躯冰凉,感到全身都被锁定,连动弹一下也不能,在这样的剑势面前,她竟有种无力抵御的脆弱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核心,三式合一的剑势可怕。

    这种无力的感觉,简月玑只在面对师尊时,才有类似的压迫感,想不到在一个少年剑手身上出现。

    “要认输吗?!不行,这一战绝不能输,我的刀道不能止步于此!”

    银牙一咬,简月玑一声娇咤,手中黑刃长刀连震,将真焰运转到极致,猛地将的刀式催向前所未有的程度。

    一霎那,擂台上星辉再起,如一重星涛翻腾,与之前的五重星辉融合,而简月玑的刀势,则是再增一倍。

    !

    碎星刀离,一离一重天,六离碎星,星耀天下!

    冲天刀势顿起,一举击溃秦墨的这一剑,并且,刀势汹涌澎湃,根本不受简月玑的控制,直接冲碎了擂台的护罩,朝着四面八方暴溢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整个擂台都震动了,被漫天的刀势搅动,四周的祖脉之气受到牵引,也是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一股股地气凝聚成蛟,凌空翻腾,这样的情景实是震撼!

    无论是外城,还是内城,无数观战者皆是色变,这样的刀势竟是出自一个年轻的绝色女刀手,实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刀剑合鸣!祖脉地气都受到牵引,这种程度的刀剑合鸣……”

    内城一处,骨族骨罗抬头仰望,语气中有着忌惮。若是在昨天的对决中,简月玑发挥这样的实力,胜负确不好说。

    擂台上,秦墨却是站定,漫天星辉中,他伫立不定,将佩剑至于腰际,右手搭在剑柄上,右脚迈出一步,做出拔剑的姿势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沛然莫御的剑势冲起,与滔天刀势相互碰撞,竟是丝毫不弱,并且越来越高涨,仿佛一处深渊中,有一头巨龙将冲出,降临世界。

    !?

    秦墨双眸变幻,浮现一个若隐若现的“卐”字,他受到这样的刀势影响,身形不由自主,要动用这一式剑术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修炼的剑技中,最难以掌握的一种,自修为有成以来,秦墨从未动用过,也不知这一剑斩出,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小子,冷静一点!?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传来,透过擂台护罩,在秦墨耳边炸开,让他立时清醒过来,即将出鞘的一剑顿止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擂台上漫天的星辉减弱,如退潮一般,消失无踪。简月玑一声闷哼,手中的佩刀坠地,发出清脆的响声,她脸色苍白,刚才的,抽走了她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我输了。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简月玑低头,看着地上斜插的佩刀,随后抬起头,容颜露出一抹的绝美笑容,如星辉一般绽放,令人为之窒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