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48章 箱中之物
    深夜,相对于宗门坊市的混乱喧嚣,山脉中的雾湖岸边,则是静悄悄的,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一片茂密的树林中,秦墨三人聚在一起,正在尝试打开那个锈迹斑斑的小箱子,准确的说,是秦墨拿着那枚钥匙,尝试打开小箱子。

    由谁来打开箱子,这是三人抓阄的结果。

    事实上,打开这种未知的箱子,实是一种凶险的活计。因为这种箱子里,往往会有机关,毒雾等布置,稍有不慎,便可能陷入危险。

    “抓阄都能轮到我开箱,我的运气还真是好呢!?”

    秦墨暗中自嘲,将那枚钥匙小心插入箱孔,恰好吻合,轻轻扭动了两下,随着一道“咔嚓”声,这个锈迹斑斑的箱子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砰得一声,箱盖弹开,从中腾起一团灰色烟雾。

    秦墨飞速后退,避开这团烟雾,以防有毒。展开“耳闻如视”,继而探查了一下,发觉是因为箱子密封太久,才会腾起这一团烟尘,并无危险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这烟雾没毒。”

    秦墨转头,告知两个同伴,却是一愣,只见简枫正躲在帝衍宗身后,脸色苍白,身形微微有些颤抖,似是被那团烟雾吓到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太胆小了点吧。

    联想到筛桥、瓷傀村关卡中,简枫的种种表现,秦墨暗自摇头,开口道:“谁来摸箱子,试一下自己的手气?”

    摸箱试手,这是大陆狩猎团的一种传统,每次遇到待开启的宝物,狩猎团中都会派出运气一直不错的成员,来首先开启宝物。

    前世,秦墨参加狩猎团时,也曾开启过几次宝物,至于那结果……,实是一黑到底,不堪回首!

    闻言,简枫有些意动,但看到黑漆漆的箱子,却又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宗门上下都认同墨师弟的运气好,还是由你先来吧。”帝衍宗露出微笑,难得调侃说道。

    秦墨不禁撇嘴,也不迟疑,径直上前,摸索箱子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传来银澄的心念传音,一个劲喊道:“战傀的制作图,战傀的制作图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战傀制作图,也是给简枫的,轮不到银澄阁下你来拿。”

    秦墨也以心念传音反驳,若是关于阵法、战傀制作的东西,肯定是被简枫拿去,难道会交给一头狐狸?

    “呵呵,见识浅薄的臭小子,这种程度的战傀制作,本狐大人只要扫一眼制作图,就能通晓所有的制作环节。”银澄极是鄙夷的喝斥道。

    此时,秦墨手臂一动,从箱子里取出一叠纸张,借着一缕月光,看清赫然是钢瓷战傀的核心制作图。

    “真是战傀核心制作图……”秦墨脸色一黑。

    不远处,简枫则是一阵欢呼,他在制作阵器方面,有着独到的天赋,这些制作图正是他需要的。

    忽然,四周的树叶响动,一股冰冷的晚风吹来,拂动那叠纸张,一页页的翻动着。片刻,风声消失,周围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“好了,本狐大人看完了。这种战傀核心的制作手法,还真是简单。”银澄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将这叠制作图交给简枫,秦墨站到一旁,让帝衍宗来接替开箱的事情,他对于自己一黑到底的手气,已经毫无自信了。

    帝衍宗蹲在箱子旁,伸手摸索了一阵,拿出一本薄薄的书籍,在月光下显示出——。

    一本灵级上阶的身法秘籍!

    这是好东西呀……

    秦墨脸色一黑,尚未等他反应过来,帝衍宗已是将这本秘籍揣进怀里,动作飞快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最欠缺的,便是身法方面的武技,这本就给我吧。墨师弟,你没有意见吧。”光头少年笑了起来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    你这家伙都揣进兜里了,我还能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秦墨很是无语,诚然帝衍宗现在最大的弱项,便是身法武技。但是,他拥有的、也是远及不上呀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别急,说不定箱子里还有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帝衍宗这般安慰着,又伸手探入箱子,稍一摸索,很快拿了出来,手中多了一个竹卷,上面有着四个赤色的字体——万裂杀剑!

    灵级上阶的剑技!

    月光下,竹卷上的字猩红如血,一股凌厉杀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!墨师弟,这个竹卷非你莫属。”

    等秦墨接过这个竹卷剑技,一旁简枫来了兴趣,凑过来也想摸箱试手。一摸之下,却是发觉箱子已然空了,不禁扼腕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不过,三个少年都很满意,这一次的内门候补弟子考核,收获之大,已是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我简枫就是阵武峰的正式门人啦!”

    简枫一阵欢呼,随即又向秦墨、帝衍宗连连道谢,他深知此次考核,若没有这两位师兄的帮忙,他早已被淘汰出局了,哪里还有直升内门弟子这样的好事。

    同时,他拍着胸膛保证,以后两位师兄若要制造阵器,尽管来找他。

    随即,分完箱子里的宝物后,三个少年相互道别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那天在雾湖首次遇到你,我便感到你的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年末的三千惊云擂上,能和墨师弟全力一战。”

    帝衍宗这般说着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三千惊云擂?

    秦墨有些怔神,旋即摇了摇头,他进入宗门时日尚短,对于千元宗的一切知之甚少。成为内门弟子之后,看来要多多了解一下宗门的事情。

    转身,循着通过冰焱峰的道路,秦墨飞掠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时分,冰焱峰半山腰的木屋中,依然亮着灯光,秦墨、阮意歌在屋中交谈。

    返回冰焱峰后,秦墨并未立刻休息,而是去见阮峰主。既然正式成为内门弟子,成为冰焱峰的门人,这样的礼数是应该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!?阮峰主和柏峰主打赌,在坊市赌局中,在我身上赌了50万的上阶真元石?”

    听到阮峰主这样说,秦墨不禁目瞪口呆,难怪柏峰主会找他麻烦,原来是赌输了50万上阶真元石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转念一想,又觉得有些不对,为何这两位峰主要在自己身上打赌?

    看了看阮意歌俊逸脱俗的样貌,又想到柏峰主绝美的风姿,秦墨心中似有所悟,看起来这两位峰主之间,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正思忖着,便听阮峰主说道:“秦墨,你既已成为冰焱峰正式的门人,也该有自己的住所。冰焱峰简陋,你就在那处温泉边上,自己建筑一栋小楼吧。”

    秦墨点头应是,他也是这样打算的,却听阮峰主又道:“顺便也帮我建造一栋小楼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秦墨收到一笔惊人的财富-10万枚上阶真元石,这是替阮意歌建楼的辛苦费。

    拿人手短,秦墨当即保证,一定在三天之内,将两栋小楼盖好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又交谈了片刻,阮峰主吩咐秦墨好好休息,等天亮后,从内门大殿归来后,再处理冰焱峰的事务。

    “我们千元宗的内门弟子,享受的资源可是有些不同的。”阮峰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木屋中出来,赶往后山的那处温泉,凌晨时分,山风呼啸,吹入那片铜皮铁柳树林,长鞭一样的枝条舞动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穿过铁柳树林,来到温暖的水潭边,秦墨不禁一呆,只见水潭边的地面一片洁净,纤尘不染。

    不远处,松鼠小钢正甩动它的尾巴,不断扫着地面,窜来窜去,哪怕地上有一点灰尘,也立时被它扫去。

    瞧它的样子,似是从早上开始,一直打扫到现在。

    见到秦墨的身影,这头立时停下来,取来两根煮熟的玉米,用两只爪子举着,直立起身体,飞快奔过来,送到秦墨面前,吱吱叫唤着,让他和银澄品尝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(本以为是明天上架,没想到是今天。一章存稿都没有,我努力赶稿,争取爆发吧。还有就是,大家订阅章节时,请看好章节数,不要订错。抱拳!)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