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995章 延续千年的战局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那条天蛇之形忽然停滞身形,而后剑光暴起,直斩而出,将这一记掌劲斩成粉碎。し

    剑意青朦,其中蕴含着无匹的意志,那是剑魂之力外放的征兆,将滔天掌势直接绞碎,有着无可抵御的锋锐。

    远处,无数强者齐齐惊呼,剑魂之力外放?封曦落竟已达到了这一步,这是王者境界的剑客追求的剑道,这少女竟在这么早就达到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剑魂方面,封曦落的真焰修为也达到了天境初期,配合这样的剑气,实是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要知道,掌握剑魂之力外放的天境剑客,其攻击力之强,堪比天境后期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何况,封曦落在剑技上的造诣,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
    排位战到现在,青曦宗这位绝世剑才方才发挥真正实力,震撼了所有的观战者。

    “天蛇追星返!”

    天蛇公主双臂挥动,似拍似斩,其心随掌动,掌势拍击之间,产生正反两重的天蛇追星掌劲,如一个可怕的漩涡,将青朦剑光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擂台的虚空碎裂,一片气劲余波碎裂开来,两女身周各自撑开一层护罩,将这些余波尽皆卸开,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剑朦天宇-返!”

    封曦落娇躯一闪,已是欺身至十丈之内,娇躯贴着那碎裂的虚空,在无数劲气乱流中,连续斩出两剑,竟也是一正一反的剑气力量,形成一个更加可怕的漩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顿时,这片虚空彻底爆开,一圈圈肆虐的力场波动扩散,冲向交战的双方。

    “碎!”

    “卸!”

    封曦落皓腕高速振动,射出无数剑影,将这些力场波动绞成粉碎。

    天蛇公主玉掌连拍,或粘,或震……,将播散来的力量余波卸去。

    两女一边化解力量余波,一边迅速靠近,在一瞬间,碰撞在一起,玉掌翻飞如幕,玉剑舞动若纱,以极高速碰撞,每一招都是妙至巅毫,将各自的绝学运转到极致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武学!好惊人的战斗本能,这绝色双姝在各方面,都达到了一个极致。”

    “、前四式,这两种武学品阶相同,若是修炼到极致,其威力也是相差仿佛。想要分出胜负,要看使用武技的武者。”

    “难!这两女在各自绝学上的浸淫,堪比修炼绝学百年的老家伙,这是两个绝世奇才,真想分出胜负,除非是分出生死!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,当初的那一战,也是不胜不败,所以未有胜负之说传出?”

    观战诸强议论纷纷,皆被这一战吸引,也惊叹于这两女交手的赏心悦目,如同两朵名花争艳,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此时,观战的诸强们实是难以判断,交战的双方孰强孰弱,无论是天蛇公主,还是封曦落,都达到了两域年轻一代的巅峰。

    相比火妖赤疯贤,杀破海的表现,两女也不逊色多少,皆有一代绝世奇才的风采,单凭实力而论,足以跻身五甲之列。

    “剑域无涯!?”

    高速的碰撞中,封曦落皓腕一振,将佩剑掷出,而后玉剑悬空斩击,剑身震动,绽放夺目光芒。

    一瞬间,这片战场陷入一片无形力场中,迸发出一股宏大无边的威势。

    第五式-剑域无涯!

    此时,无论是人族强者,还是外族强者,皆是纷纷惊呼,许多强者虽是知晓,封曦落领悟了第五式。

    可是,在这样激烈的碰撞中,封曦落连起手式都不施展,就将第五式使出,由此可见,这少女在短短一年内,剑技精进了多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擂台上一片剑光炸开,摄人心魄,一股股地气汇聚,被强制吸纳入剑光之中,不断催升这一式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情景,瞧得源刀尊眼皮一跳,他对青曦宗的,有着相当的了解。能够在王者境之前,将第五式领悟,就已是青曦宗不世出的绝世剑手。

    而在天境初期,就将这一式修炼到这种纯熟的地步,只能说封曦落的剑道天赋,实是可怕的过分。

    “天蛇这丫头,可要小心点……”源刀尊微微皱眉,暗中思忖。

    置身于恐怖的剑域之中,天蛇公主伫立不动,她双臂微抬,动作忽然缓慢下来,而后拍出一掌。

    “天蛇追星——锁!”

    全身衣裳舞动飘扬,这一掌如托星辰,顺势拍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四周的剑光顿止,而后一层层暗淡下去,仿佛其中的光辉被吞噬了一样,不断的暗淡,不断的碎裂,而后,剑域外层的剑光碎裂,倒卷而回,一时间光辉如雨,铺洒在擂台上空。

    肆虐漫天的气劲中,封曦落身形连闪,在极狭小的空间中,不断进行规避,竟是将每一道光点,都差之毫厘的避开。

    当漫天光雨散落,两女相对而立,彼此相距十丈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封曦落的右袖,出现一个细小的孔洞,她低头看了看,眼眸流转,抬头道:“我输了。当初那一战,宗门前辈也是败在这一招之下,想不到,我也没能破解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娇躯一闪,封曦落已然消失,留下天蛇公主站在那里,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认输?她分明没有尽全力,按照情报,她的,应该已是悟通才对。”天蛇公主很疑惑。

    “胜者,天蛇公主。”源刀尊已是宣布这一结果,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天蛇公主躬身,遥遥致敬,旋即身形一闪,消失在擂台上。

    此刻,外城中观战的无数强者非常不忿,怎么又这样结束了?上一场炼雪竹与骨罗一战也是,后者分明没有动用全力,就坦言认输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加赛的那一轮也太残酷了,赤疯贤、杀破海,还有骨罗,封曦落皆要进行加赛,竹影、简月玑想要冲进五甲,希望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赢得这么轻松。”

    内城中,天蛇公主与秦墨等相聚,说起交锋时的感受,封曦落根本没有动用真正的力量。或者说,她只动用了外界传闻中的力量,但是,依照天蛇公主的直觉,封曦落的真正力量绝不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若是全力相搏,胜负真不好说。好奇怪!”天蛇公主摇头,有意无意看了秦墨一眼。

    “笑一兄弟,我听说在北寒圣城拍卖会上,你与封曦落也有一战,你觉得此女的剑道如今到达什么程度?”丘漠山询问。

    对于封曦落的剑技,封曦落很忌惮,想要多了解一些,若在后面的交锋中遇到,也好有一个准备。

    秦墨略一沉吟,道:“我觉得,封曦落并不是不想全力相搏,而是不能动用全力。她十年来销声匿迹,是为了领悟,虽然成功了,但是,身体恐怕有暗伤,我上次与她交手时,就隐隐有这样的感觉。我觉得,短短一年,她的暗伤未必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我刚才也有类似的感觉,或许,这一年来,封曦落的剑道固然精进如斯,但是,她的暗伤却是一直未痊愈,甚至可能加重了。”天蛇公主恍然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众人皆是恍然,也确信不疑,天蛇公主、秦墨都这般说,那事实应是**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丘漠山欣然点头,放下心来,若是如此,就不用太担心了。至少在本届上,封曦落不会构成太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秦墨看了天蛇公主一眼,暗道这女子实是冰雪聪明,立刻就知道进行掩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墨弟弟,我帮你掩护你的小情人,你该怎么感谢我?”天蛇公主的传音响起,其声音柔媚如丝,令人心中一荡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?我与封曦落可不是那样的关系。”秦墨没好气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一般男人这么说时,都是那种关系。”天蛇公主调侃道。

    秦墨翻着白眼,将在北寒圣城发生的事情,稍稍说了一遍,封曦落在刚才一战中的表现,则是证明了他之前的猜测。

    十年多前,封曦落忽然销声匿迹,恐怕不是修炼剑技走火入魔那么简单。这其中,很可能涉及青曦宗内部的争斗,不过,对于这些,秦墨是懒得管的,只是前世的那一段缘分,出手治愈了封曦落的神魂之伤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前世这些,秦墨自是不会说出来,只是告诉天蛇公主,能给青曦宗内部增加变数,他自是乐意出手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封曦落也有所察觉,在这样的战斗中,也表现出神魂之伤难愈的迹象,以此来保全己身。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一座山峰看台上,青曦宗一群长老伫立,脸色皆很难看,这一战的结果他们并不意外,却是不太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曦落师侄的伤势,真的没办法痊愈吗?”一个青袍老者低沉喝问。

    旁边,青曦宗数位太上长老交换眼神,皆是摇头表示无计可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