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998章 以拳来磨砺
    轰!

    擂台上,交缠碰撞的拳劲彻底爆开,交战的双方弹飞出去,秦墨身形疾退,不断后退,每退一步,就将地面踏出一个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反观丘漠山,则是直接倒飞出去,一直飞向擂台边缘。他身在半空,猛地提气,丹田中真焰一沉,生生在半途直落在地。

    滋……

    丘漠山的胸膛处,有着一个拳印,飘着一缕焰气,竟是被击中一拳。不过,有拳罡护壁的防御,这一拳根本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却是看起来很醒目。

    “好拳!?笑一兄弟,你这拳技的品阶,在之上!”丘漠山眼珠一瞪,露出无比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西域拳技最为闻名的,就是八极宗的,这是天级上阶的拳法,乃是绝世武学。

    这世间,能够比得上的拳技,已是寥寥可数。

    可是,秦墨施展的这门拳技,却仅凭拳势,没有灌注拳罡,就生生击破了丘漠山的拳劲。显然,这门拳法的品阶,绝对在之上。

    “这拳法何名?”丘漠山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秦墨则是摇头,表示并不知晓,他只是在剑武皇朝遗址中,得到了这门拳技的运转之法,连具体的招式也不全,又哪里知晓拳法是什么名字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!这种拳技若是完全,就彻底越了。笑一兄弟,干脆,咱们都别用其他绝招了,我不用,你也别用祖阵之技,剑技,就以拳技定胜负吧……。再来斗过!”

    一时间,丘漠山双目闪动,似有真焰在眸中流转,他一声大吼,将全身力量再次提升,双拳交替轰出。

    蓦然间,拳势横空,化为两头巨象,以踏破天地的姿态,朝着秦墨直击而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拳势,才是的精髓所在,比之丘漠山刚才的拳劲,足足强了近四成,拳罡如海,彻底爆出来。

    远处,观战的诸强们皆是目不转睛,知晓这一战到了白热化的阶段。

    以丘漠山的豪迈性子,既是说不动用,那就一定不会动用这种机关圣器,必定会以拳技来决胜负。

    而对无数观众来说,这也正是他们希望看到的,诚然,不动用,丘漠山的实力必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但是,王笑一不动用祖阵之技,剑技,实力也无法全面挥。

    可对于观战的诸强来说,交锋的双方实力极限在那里,固然是他们关心的,然则,若能目睹两门绝世拳技的碰撞,则是更加重要一些。

    这样的绝世拳法对决,别说是百年,近千年也未必能够得见一次,能在上亲眼目睹,谁也不肯错过。

    裁判席上,源刀尊、莫老亦是凝神,极是专注的观看这一战,这样的两种绝世拳法交锋,不趁着现在观摩,以后就难有这样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擂台对面,秦墨脸庞无波,撕开碎裂的衣袖,裸露胳膊,双臂一震,拳势大开大合,如江河滔滔,一往无前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丘漠山期望通过两种绝世拳技的碰撞,来领悟的更深层境界,而秦墨又何尝不希望通过这场对决,彻底参透这种上古拳法的奥义。

    虽然说,秦墨专注于剑道,但是,的每一代传人,很可能就是斗战圣体,而这种上古拳法很可能就是为斗战圣体量身定做的。

    或者说,就是由某一代的斗战圣体所创,若能参透,对于之后开启斗战圣体的更高层次,必定有着极大的裨益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碰撞的两人陷入忘我之境,将各自的拳技施展到极致。

    丘漠山不断咆哮,每一拳轰出,皆有一头八极神象的光影冲出,罡劲四溢中,将一半的擂台纳入其拳势的场域中。

    秦墨则是神情沉凝,脑海中浮现那光影施展的每一拳招,不断轰击而出,轰碎了虚空,卷起无边劲浪。

    渐渐的,秦墨的拳势越来越浩荡,如无穷天际的飓风,轰击之处,将擂台不断轰出一个个坑洞。

    远处,外城。

    一座山峰看台上,仰氏一群大妖们无比愤怒,低吼连连,他们认得这种拳技。

    不久前在,仰氏的数位妖王都被这种拳法击毙,现在看来,必定是这小孽畜得了惊世拳法,又传给了那个神秘青年。归根到底,这小孽畜才是祸害的根源,他一定要死。

    另一处山峰看台。

    砰得一声,北寒门主手掌一握,将一对寒玉球捏成粉碎,这是他钟爱之物,时常拿着把玩。现在,心绪激荡之时,再也无法抑制,直接将之捏成齑粉。

    “此子实是大患,他现在的修为,尚是半步天境,处于逆命境的巅峰。若是任其成长,跻身武道王者,即使没有本命王兵,也堪比绝大王者。若是任其铸成一件本命王兵,哼……”

    北寒门主怒哼,双目迸射杀机,将前方直径十丈的范围,皆冻上一层冰霜。

    “门主放心,这小子树敌无数,想要他命的势力,至少有三个霸主级宗门。经此一战,那些势力必定不会坐视,一起联手诛此小辈。相信就算奕铭风亲至,也无法造成威胁……”北寒门一个太上长老沉声道。

    这一场交锋,带给无数观战者太大的震撼,无论是秦墨,还是丘漠山,都已展现堪比赤疯贤、杀破海那两个怪物的实力。

    最令人不安的,自是要数王笑一,这少年太年轻了。又加之身后有一个武主级的师尊,还极可能来自一个神秘的势力,让与之敌对的宗门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……

    擂台的地面崩裂,呈现无数扭曲的裂缝,偌大的擂台四处布满坑洞,已是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在这样狂暴的拳劲轰击下,即使是强度提升十倍的擂台,也是承受不住,面临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气劲弥漫中,两个身影飞退,在擂台两端站立,秦墨、丘漠山皆是毫无伤。

    这样狂暴的拳劲对撞,若是换成其他逆命境后期强者,根本连前三波都承受不住,即使是天境强者这样久战,也难以支撑的住。

    可是,对于交战的两人来说,这些算不了什么,丘漠山有拳罡护壁,可谓是攻防一体,根本无惧这样的劲气余波。

    而秦墨的斗战圣体第七层,也是锤炼至极致,达到了这一境界的巅峰,亦是没有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都有些喘息,这样的拳对拳,硬碰硬,最是消耗体力,也极损耗真焰。

    “笑一兄弟,想不到你的修为境界比我低,真焰损耗的程度,竟与我一样。若是同一修为,我可打不过你。再这样继续下去,我恐怕要输了。”丘漠山坦然道。

    在交锋中,丘漠山也是察觉出来,秦墨的真焰无比凝练,并且,恢复度惊人,若是消耗下去,他落败的可能性至少有六成以上。

    秦墨开口道:“修为只是实力的一部分,漠山兄你若动用,才是实力尽显的那一刻。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一半,就被丘漠山挥手打断,“说了以拳技对决,哪里有改变的道理,冠固然诱人,我丘漠山还没那么看重。来,一拳定胜负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咆哮,丘漠山全身肌肉膨胀,每一块肌肉都流转拳罡,朝着右臂灌注而去。

    他的右拳迸一阵轰鸣,犹如动时的威势,却从其肉身中透射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刻,秦墨明白了丘漠山的想法,后者想通过这一战,汲取上古拳法中的拳意,融入中,这样一来,才能更完善,而一旦启动,则威力暴增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机关圣器,就是以的拳力来催动的,拳劲增强一分,则圣器的杀伤力很可能提升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冠之名,对于丘漠山就没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身体陡得绷紧,秦墨在这一瞬间,精气神不断攀升,似乎回到了剑武皇朝遗址,在那座大殿中磨砺激战的情景。

    与那光影对决的情景,再一次浮现在脑海,手臂一动,顿时,右拳周围的空间迅扭曲,呈现崩塌之势,有一种四方云动的拳劲迸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秦墨一拳轰了出去,这一拳终于再现了这门不知名拳法的真正威势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擂台上空,拳劲碎裂如龙,丘漠山连连后退,身上毫无伤,嘴角却是渗出一缕鲜血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微微颤动,其中有几块骨头碎裂,已是无法挥出下一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