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55章 坊市奇事
    正午,千元宗坊市,人群熙来攘往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人潮中,三位绝美少女袅袅而行,穿梭于人群之中,巧笑兮颜,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,引来一双双炙热的目光注视。

    其中两名少女,赫然是祝氏双胞胎姐妹,另一位蓝衫少女则是碧落峰的一位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从三名少女的交谈中,祝氏姐妹隐约提及蓝衫少女的名字——黄雨秀。

    三女一边走着,一边不时在摊位上购买物品,皆受到摊主们的笑脸相迎,动辄就是八折、七折的买到物品。

    对于千元宗的男弟子来说,碧落峰的这些绝色弟子,乃是他们心目中的伴侣,能有机会攀谈一番,在美女们心中留下好印象,已是高兴都来不及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雨秀师姐,谢谢你,陪我们到坊市来。”趁着一个空隙,祝香桐脆生生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香桐师妹,你这么客气干什么。陪你们姐妹出来采购材料,是我份内的事情,又有宗门功勋可以领,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黄雨秀摆了摆手,轻声笑道:“你们是不知道,宗门那些男弟子们有多讨厌,对于新晋的女弟子,一个个像饿狼一样,如果没有师姐我陪同,他们早围过来了,到时你们能不能走出坊市,都是一个未知数呢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祝氏姐妹俏脸绯红,两张一模一样的脸蛋,同时浮现羞意,她们终是年龄尚幼,还是听不得这么露骨的玩笑话。

    “一个半月后,便是秘境-血骨沼泽开启之日,无论对于内门弟子,还是内门候补弟子,血骨沼泽都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试炼。如果你们表现突出,说不定能因此,直升为内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还有一个半月时间,你们要迅速提升实力。除去修炼之外,还可以接取一些一星难度宗门任务,对于磨练实力很有帮助,攒够宗门功勋1000点的话,就能兑换一本灵级上阶的武学。”

    黄雨秀这般告诉双胞胎姐妹。

    这时,双胞胎的妹妹祝静凝露出不忿之色,撇嘴道:“哼!雨秀师姐,你别提了。说起直升内门弟子,我就有气。这次的内门候补弟子考核,竟让秦墨那个乡巴佬,直升为内门弟子,宗门怎么做出这样的决定?”

    “静凝,你少说两句!”祝香桐开口喝斥。

    听到姐姐的斥责,祝静凝越发不忿,撅嘴道:“雨秀师姐,你劝劝姐姐吧。从内门候补弟子结束后,姐姐就一直闷闷不乐,她说不定是看上秦墨那混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黄雨秀俏脸一变,“香桐师妹,这不是真的吧?那你可要想清楚,秦墨那小子怎么成为内门弟子的,你应该很清楚。如果你真选了那小子当伴侣,以后肯定会后悔莫及的。”

    “雨秀师姐,妹妹,你们胡说什么呢,哪里有这样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祝香桐顿时急红了脸,连忙否认,她这三天之所以闷闷不乐,确实是因为秦墨,但是,并不是对那个少年有意。

    这三天来,祝香桐不时想到,在筛桥的关卡中,那少年助她过关的情景。诚然,她的香臀被踢了一脚,实是羞人之极的事情,但是,确实是秦墨帮了她大忙,否则,她现在已是返回外门,哪里还能待在碧落峰。

    再加之,那天考核结束后,面对柏峰主的刁难,她本该站出来,为那少年说两句话。可是,却是畏惧柏峰主的威严,始终不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至少,再怎么说,我也找到秦墨,当面说一声谢谢,再说一声对不起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,一直困扰着祝香桐,好几次想要付诸行动,却是最终没有找上秦墨。

    “雨秀师姐,妹妹,我真的没有!”祝香桐再次否认,肯定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祝香桐眼角的余光,忽然看到人群中一个身影,赫然是秦墨,那少年正向一个摊主买东西。

    “是他,秦墨!”祝香桐心中一喜。

    一时间,祝香桐心中涌出冲动,想要冲过去,当面向秦墨道谢,并告诉所有人,在筛桥的关卡中,并不是她救了秦墨,而是后者帮助了她。

    然而,她莲足轻动,刚迈出半步,却是驻足不前,她看到秦墨走向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坊市的道路边,跪着一个身形魁梧的少年,他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仿佛就是街边的乞丐。他唯一醒目的特征,则是有着一双阔眉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,会出现在千元宗的坊市,也是相当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在这少年面前,摆放着一头枯瘦黄狗的尸体,用凉席裹着,旁边则竖着一个牌子,上面写着歪歪扭扭的四个字:卖身葬狗。

    周围,稀稀落落站着一些宗门弟子,相互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“这年头,真是怪事年年有,连卖身葬狗的都有了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。据说这个小子,是这头黄狗捡回来,并养大的,等于是这小子的再生父母,卖身葬狗也不为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倒是不过分!但是,这小子想将这头狗葬在咱们宗门的十峰之一,说是想给黄狗死后找一块福地。这就过分了啊!你们想一想,十峰中的门人谁会答应呀?”

    人群中,秦墨看着这个阔眉少年,眼中有些讶然,他记得这个阔眉少年。就是那一天,他到坊市购买铁柳树幼苗,在酒楼后面看到的那个魁梧少年。

    听着周围人们的议论,秦墨神情淡淡,了解到这个阔眉少年的身世,让他心境莫名有了一丝波澜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少年是一头黄狗养大的,也难怪翻垃圾时,真的如同一条野狗。秦墨暗中有些自嘲,他前世落魄流浪时,可也是如同野狗一般呢……

    观望了一阵,秦墨迈步而出,来到这个阔眉少年面前,问道:“卖身葬狗?你会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随着这个清越的声音响起,阔眉少年浑身一振,霍然抬头,仿佛背书一样,瓮声道:“这位爷,小的叫熊彪,有着一把子的力气,什么事情都能干。只要管我一口吃食,什么吃的都可以。只求爷您行行好,给我狗爸在十峰之一,随便找一个疙瘩角落,埋了葬了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点了点头,道:“好。那你收拾一下,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——,四周先是一阵寂静,随即传来一阵哄笑,既有嘲笑阔眉毛少年,也有讥讽秦墨的。

    将一条狗埋到十峰之一,哪怕冰焱峰是一座废峰,好歹也是名列十峰之中,秦墨就不怕人笑话么?

    不远处,黄雨秀、祝静凝早已笑得花枝乱颤,她们看着秦墨的目光,仿佛是在看一个傻瓜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小子就是秦墨。”黄雨秀讥讽一笑,“一副小白脸的模样,却是一个白痴,今日之后,冰焱峰就要因为他,彻底成为一个笑柄了。不过,冰焱峰本来就是一个废峰,倒也没有什么。”

    旁边,祝香桐咬着红唇,神情复杂,也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人群忽然分开,走来一群宗门弟子,皆是穿着戒律堂的服饰,其中有两个身形高大的少年,赫然是彭锐彬、彭祥彬两兄弟。

    看清此地的情况,又看到秦墨的身影,彭氏兄弟眼睛顿时就充血了,彭翔彬率先吼道:“秦墨,你竟敢公然扰乱坊市的秩序,还想将一条狗葬到十峰之一,让宗门蒙羞。你好大的胆子!?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话音落——,彭氏兄弟已窜了出去,一左一右袭向秦墨,他们身躯迅速膨胀,体表生出兽毛,竟是一个照面,便开启了古兽族血脉天赋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