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69章 乱翻天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72.html
    “骑黑马的?”

    几个落月峰门人面面相觑,看到彼此坐着的乌云神驹,神情皆是一变,脸色有些泛白,难道是在说他们?

    “谁!?敢在西翎主城中,污蔑落月峰的门人?难道不知道落月峰和龙舵阁是坚实的盟友关系?”

    一个落月峰门人脸色冰冷,沉声喝斥,他身周气息升腾,散发着可怕的气息,警告周围人群不要妄动。他皱着眉头,目光如电,扫视人群,寻找那个说话之人的踪影,竟有人敢躲在暗处,肆意挑拨,想置他们师兄弟于险境?

    这样!的挑拨之人,其心可诛!?

    这时,这位落月峰门人身躯一动,从他的衣襟中,落下一粒微小的木屑。这人修为高深,已至先天,任何微小的动静,皆是能察觉,可谓是纤尘可察,哪怕是一粒微小木屑,也瞒不过他的六识。

    于是,这位落月峰门人手掌一翻,无比潇洒,又极是灵动的,将这粒微小的木屑,接在了手掌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?”

    这位落月峰门人看了看,眼睛霍然瞪大,在他手掌之中,一粒小如尘埃的木屑,却是升腾着缕缕清气,散发着浓烈的香气,正是一粒神木的木屑。

    一瞬间,这位落月峰门人的脸色就变了,刷得一声,再无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在他身旁,其余几位落月峰门人的脸色,也是瞬间变了,脸色齐刷刷的苍白,皆是惊恐看着这粒神木木屑。

    【彩虹地龙木】的一粒木屑,怎么会在这里?难道是刚才,巨车爆炸时,有一粒木屑飞溅过来?

    下一刻,周围无数人的目光,一齐聚集过来,宛如是万箭穿心,盯在这粒神木的木屑上。

    没办法,这粒木屑虽然微小如尘埃,但是,那气息、那香味实在太显眼了,就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,无论如何都那么瞩目。

    夜狮乌云驹,这种神驹极是神骏,通体毛发乌黑,宛如黑墨一般,透着一种淡淡的玉质光泽,并且,成年的乌云驹,高约三米,比一般的骏马要高出一截。

    任何场合,骑着一匹夜狮乌云驹,皆会显得鹤立鸡群,哪怕是人山人海中,亦是能一眼找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个落月峰的门人,他们特别趁着龙车巡城的盛会,骑着夜狮乌云驹到场,一来是为宗门撑场面,二来,也是彰显自身与众不同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几个落月峰的弟子们面色苍白,恨不得自己骑得是一头黑毛驴,而不是一匹神骏黑马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是有人栽赃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落月峰门人疾呼,却是话未说完,便有成千上万道身影窜起,朝着他蜂拥过去。这些身影中,有一半以上,皆是大武师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所谓蚁多咬死象,一位先天强者面对十名大武师,还能够轻松应付,但是,面对二十名,三十名以上的大武师高手,就已是双拳难敌四手,何况是超过百名大武师高手……

    一霎那,那个落月峰门人的身形,就被狂野的人群湮没,传来阵阵骨骼碎裂的“噼啪”声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!就是那些骑黑马的,神木就在他们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尖锐的声音适时响起,若远若近,分不清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人群中,秦墨很无奈,他没想到这头狐狸一手栽赃,竟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

    抬手劈翻两个疯狂的武师,秦墨以心念传音,道:“银澄阁下,别再闹了,咱们快离开这里。太乱了,若是不小心,遇到先天级别的强者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怕什么,本狐大人要看着这些落月峰的杂碎,被撕得四分五裂,才能消除一点心头之恨。再说,真遇到先天强者又如何,本狐大人以青焰琉璃火助你,与剑魂之力融合,即便是刚刚步入先天之上的绝顶强者,也有一拼之力。”

    显然,这头狐狸看到落月峰门人遭难,整个都兴奋了,又如何愿意这般离去。如果换成平时,让这头狐狸出手相助,那是比登天还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秦墨摇了摇头,裹紧身上的影枫斗篷,踏着【卷地步】,身形忽左忽右,犹如水中游鱼,灵动之极,躲避四周蜂拥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足够的宗门功勋,返回宗门后,一定要修炼一门灵级上阶的身法。”秦墨暗中思忖,在这样的混乱场面中,【卷地步】必须施展到极致,才能确保安全。

    归根到底,还是这门身法的品阶太低,面对武师以上的武者时,渐渐应付不来局面了。

    “谁!?谁发现了神木木屑,在哪里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另一条街道的拐弯处,符涵林带着一队人飞掠而出,朝着这边直奔过来。

    符涵林与之前相比,实是判若两人,头发散乱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脖子上还有好几处渗血伤口,衣服破破烂烂。若非腰间还挂着一根玉笛,实在无法想到,这是龙舵阁的绝顶天才,玉笛音剑-符涵林。

    此时,符涵林脸色阴沉,盛怒的脸庞微微抽搐,正处于暴怒之中,他被爆炸的龙车余波扫中,受了不轻的内伤,却是不敢休息,带着一队人马,便是四处搜寻【彩虹地龙木】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如果【彩虹地龙木】最后没了踪影,此次龙车出巡的所有看护者,都会受到宗门的严厉惩罚。

    四周,又响起那个尖锐的声音:“神木大盗就在那里!那个腰间挂着玉笛的!”

    玉笛?!

    符涵林不禁一愣,停了下来,下意识的看向腰间的玉笛,这说的是他?胡说八道,他身为龙舵阁天才弟子之一,又怎么可能监守自盗,也没有那等手段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一粒微小的物体飞掠而至,符涵林乃是先天强者,六识何等惊人,立时便察觉到,伸手一接,摊开一瞧,脸色和之前的那几个落月峰门人一样,顿时变得刷白。

    在他手掌心中,正是一粒木屑,散发浓烈香气,不是神木木屑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——,四周无数人已是狂射而至,将符涵林的身影湮没,很多人狂喊着,“神木大盗在这里,还挂着玉笛?乔装程这样,装他·妈·的高雅,揍死他,将多余的神木搜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秦墨目瞪口呆,注视着这一切,从人群的夹缝中,他还看到一名身形魁梧的大汉,正拿着那根玉笛,狠狠插下,噗哧一声,插在了符涵林身后,也不知插在了什么位置,反正符涵林两眼翻白,眼珠凸起,脸庞抽搐,看起来无比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瞧着符涵林那副凄惨的样子,秦墨浑身打了一个冷战,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“哇哈哈……,痛快,痛快!龙舵阁的这个臭小子,上次在简府外偷袭我们,害得本狐大人耗尽青焰之力,现在遭报应了吧。”这头狐狸狂笑着,快意非常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半空中风起云涌,数股近乎恐怖的气息来临,形成一道道漩涡,在上空盘旋,宛如暴风雨即将来临一样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一凝,知晓绝世强者来了,再待下去,很可能要露出马脚,转身掠走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!”银澄也是催促,它也担心被绝世强者瞧出端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翎主城一角,一处偏僻的树林。

    秦墨身形连闪,在树林中穿梭,他想找一个地方,换下身上伪装,再与左熙天等人汇合。

    忽然,半空中一道光芒掠至,犹如一道黑色闪电劈下。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一柄黑刀,插在前方,刀身没入地下,只留一截刀柄在外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曼妙身影掠至,轻若无物。落在刀柄之上,剑眉星眸,琼鼻樱唇,一束长发随风摆动,说不出的绝艳风姿。

    “西翎刀姬-简月玑!?”秦墨骤然止步,眉头连皱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难道说,偷盗神木之事,暴露了?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