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70章 战天骄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73.html
    黑色刀柄上,简月玑飘然而立,仿佛没有一丝重量,她穿着一双紫藤的木屐,玉趾裸露在外,晶莹无暇,让人忍不住想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,四周气息弥漫,无比凌厉的刀气环绕,形成一圈壁障,笼罩了整片树林。

    先天刀气,意动成阵!?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眉头大皱,单是这一手,已是显露简月玑先天级别的修为。

    关于这位倾城少女的传闻,秦墨初来西翎战城不久,知晓的并不多。但是,前世的记忆中,对于西翎刀姬这个名字,当真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月刀耀十城!?

    前世,三族起干戈,将整个大陆卷入战乱之中,也致使天才辈出,豪雄涌现。

    据前世传闻,青莲山崩塌之后,西翎战城陷入大乱,千万鬼族大军来袭,兵临主城之下。

    那一夜,有一抹身影踏月而至,凭一柄【涅凤吞月刀】,斩杀鬼族近千名绝世强者……

    那一夜,刀光漫天,比明月更灿烂,即使远在镇天国的其余战城,依然能看到刀光冲霄,月刀耀十城,惊天泣鬼神……

    那一战,西翎刀姬之名,震惊大陆,也标志着又一位刀道宗师的诞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面对这位前世的刀道宗师,秦墨有一点敬仰之情,也有一点惊艳,但是,更多的是头疼。

    他此刻身携重宝,却突然碰到一位深不可测的刀手,任谁也会头疼。

    “有点麻烦啊!上次本狐大人没有细看,简府的这个小妮子,相当不凡啊!”银澄的心念传音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这头狐狸这样说,秦墨更加头疼了,与银澄相识到现在,这头狐狸评价年轻一辈,只说出过两次“麻烦”二字,一次是黎枫雪行,一次就是现在。

    能让这头狐狸认为麻烦的人物,那是真正的麻烦,以秦墨现在的实力,绝对是难以应付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上次爷爷毒伤发作,多亏你施以援手。上次多有得罪,请接受月玑的道歉。”简月玑深深鞠躬,娇躯勾勒出一抹动人的弧度,说不出的美丽。

    “爷爷常年受毒伤困扰,月玑此次冒昧前来,是希望先生施以妙手,拔除爷爷的毒伤。简府上下,必有重谢。”

    顿时,秦墨松了口气,原来是找他疗毒的,并非发现他是盗木贼,那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有要事在身,过一段时间再说。”

    运转真气,变化嗓音,秦墨这般回应,他其实很想现在前往简府,但是,又担心体内的神木碎屑,被简府的绝世强者发现,那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所以,最稳妥的办法,自是等他将体内的【彩虹地龙木】全部炼化吸收,在去简府救人。毕竟,对于简万宸的为人,秦墨还是相当有好感的。

    前方,简月玑剑眉微皱,眼前这位神秘人所言,分明是推托之辞。

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正常,上一次此人救治简万宸,分明在紧要关头,被她以刀气惊扰,又受到符涵林的袭击。换成任何人都会心存怨气,又岂会再回去救人。

    悠悠一叹,简月玑轻叹道:“我知先生心存怨念,但是,爷爷毒伤日益加重,我只有得罪了。事后,月玑必定向先生请罪!”

    嗡隆一声,她娇躯一动,飞掠而出,莲藕般白皙的手臂一招,插地的黑刀随之破土,飞旋着落入她手中,黑刀一展,宛如秋雨般的刀势,已是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    刀势如潮,惊涛骇浪!

    “靠!她才多大年纪,刀法造诣已经这么可怕了!”秦墨心中大骇,黑刀挥舞,随意成势,与天地相合,令人生出避无可避的恐惧感,这已是刀法大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按照前世的时间来算,距离西翎战城大乱,至少还有十多年,简月玑如今的刀法已是如此惊人,再过十多年还得了。

    双臂一动,秦墨想要取出【云木剑】迎击,但是思绪电转,以他现在伪装的样子,若是又显露千元宗门人的身份,才是真正的可疑。

    何况,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太大,就算以剑技迎战,他连一丝获胜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秦墨不禁后悔,刚才从客栈里出来,何必那么谨慎小心,做贼心虚,非要乔装一番,现在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,绵绵秋雨的刀势袭至,却是没有多少凌厉,而是封锁向秦墨的四肢。显然,简月玑是想强行请走秦墨,并不想伤他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快取针!迎战!”银澄以心念传音疾呼。

    秦墨不假思索,手指一弹,两根【子午流注针】夹在双手,一股青焰之力瞬间涌入体内,继而沿着双臂贯入针中,针身立时变化,呈现繁复纹路,散发着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砰得一声,斗笠下的面具闪烁妖异光辉,面具上的狐纹仿佛游动起来,一道道奇异的涟漪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秦墨只觉自身的力量不断攀升,气势成倍成倍的暴涨,瞬间便突破先天境界,与简月玑分庭抗礼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根长针刺出,迎向漫天刀势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两根长针刺中刀身,漫天的刀势顿时消失,使得简月玑惊疑一声,她没想到秦墨能截住刀势。

    此时,秦墨双目跳动光芒,双臂一动,右手持针,施展【风闪绝影剑】的剑势,迅疾刺出。

    而他则在银澄的心念传音中,放弃了对左臂的控制,交由这头狐狸暂时控制,只见左臂一震,宛如毒蛇般弯曲,捻着长针,从一个无比刁钻的角度,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撕拉、撕拉……,两道刺耳响声传出,两根长针摩擦刀身,生生荡开黑刀,朝着握刀的皓腕刺去,一针迅疾如电,一针轨迹难以预测,仿佛是由两个高手展开的攻势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简月玑是真正的惊讶了,她没想到这位神秘人先生,明明气息只有大武师境界。但是,真正动手,他的实力竟是如此高强,武技更是诡异难测。

    不过,简月玑对于刀技的理解,确实接近大师的境界,握刀的皓腕一收一移,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躲避方式,躲开了两针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秦墨冷哼一声,眼中精芒爆射,受到青焰琉璃火的力量相助,他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,仿佛能将整个天地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这就是从前世开始,就一直渴望的境界——先天境界!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多体会一刻这种力量吧!

    秦墨心中思忖着,再无保留,右臂疯狂振动,化出无数道手臂残影,【子午流注针】划出无数道繁复的轨迹,刺向简月玑全身。

    这是他有史以来,第一次拼尽全力,将对剑技的感悟,对风之轨迹的领悟,以及对武道的领悟,融入长针的攻势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树林中,似有漫天繁星呈现,那种光辉有些纷乱,但是,却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力量气息。就好像是一个渴望奔跑的瘸子,突然有一天获得了完好的双腿,肆意的,狂放的在大地上奔跑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,充斥着一种长久愤懑的爆发,即便凌乱,即便无序,却是——动人心魄!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狂野攻势,简月玑露出惊容,黑刀一横,修长浑圆的双腿弹动,轻盈的后退数步,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长针攻势顿止,秦墨停了下来,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迅速恢复古井不波的心境。

    “喂,你小子也太损了,肆意消耗本狐大人的力量,果然是白拿的钱财,花起来不心疼么?”银澄连声咒骂,刚才秦墨一轮暴风骤雨般的攻势,可是让它的青焰之力消耗了不少。

    其实,这正是一人一狐感到担忧的地方,乃是与简月玑战斗,很可能会消耗太多青焰之力,到那时,【彩虹地龙木】的气息就遮盖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快溜!”秦墨第一时间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没错,快走。等吸收完神木,以后再找这小妮子慢慢算账,分分钟把她打趴下。”银澄也同意快撤的主意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