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79章 沸腾战意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82.html
    “我和那六个师弟截然不同,乃是凌云殿排名一千以内的天才,修为是大武师七段巅峰,绝不是你能够抗衡的。如果你现在跪地求饶,将身上的异宝献上。我可以考虑,留你一个全尸!”

    站在岩石上,大汉手持两丈蓝枪,气势如虹,居高临下俯视着秦墨。

    对面,秦墨静默不语,这个大汉说的没错,他此刻的真气,确实只剩四成多一点,凭这样的力量,与一名大武师七段顶峰的天才交战,胜算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“喂,小子,真的不要本狐大人帮忙?你难道想再吞噬一粒神木木屑?即便你是斗战圣体,小心身体被撑爆。”银澄的声音贱贱的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用帮忙。银澄阁下,你忘了么,斗战圣体第二层,有一项能力,我还一直没有在实战中施展过呢。”秦墨微微喘息,淡淡回应。

    这头狐狸不禁一惊,它没想到秦墨准备使用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岩石上,那个大汉陈师兄摆开架势,双腿一前一后,双手握枪,呈刺枪之势,散发一夫当关的威武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个枪势摆出,大汉的气势再次攀升,宛如即将出闸的猛虎,身上焰气升腾,直达近四百丈,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此人所言非虚,他在凌云殿确实是排名一千以内的天才,跻身大武师一段时,焰气升腾近六十丈,并不比秦墨一段大武师时的焰气高度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所以,这大汉很自信,相差五段多的修为差距,乃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何况这少年经过刚才的激战,只剩四成左右的力量。

    即便秦墨身怀异宝,也难以弥补这样的实力差距,除非是身携地级以上的至宝。

    只是,即使拥有地级至宝,一名大武师境界的高手,能发挥三成的威力么?同样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因此,在大汉眼中,秦墨已是一具尸体,那两块青色光芒的异宝,也很快就是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来吧,小子。在我击杀的天才名单上,也会有你的身影。不过,你还不够资格,让我记住你的名字。”大汉目光冷厉,整个身躯如一张弓,弓开满月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大汉的眼珠霍然瞪圆,瞳孔中倒映一副惊人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,那少年缓缓拔除长剑,剑身如泓,寒气逼人。紧跟着,轰得一声,少年身上的焰气暴涨起来,竟是直窜至二百丈的高度。

    继而,焰气又缓缓收敛,聚炼为两道丈许长的焰翼,在他身后展开,焰翼之上泛着玄奥的纹路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一股霸烈凶暴的气势,从少年身上涌现,这一刻,仿佛是一头凶兽露出獠牙,浮现冰冷杀意的笑容,锁定了大汉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股气势的可怕,竟是和大汉分庭抗礼,甚至有隐隐压制的趋势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头狐狸的身影出现,银澄并没有呆在秦墨身上,而是选择远观,这样才能观察清楚,这少年的真正战力。

    眯着眼睛,这头妖狐的狐眼中,浮现深邃光芒,喃喃自语:“远古时的斗战圣体,据传以凰翅为翼,脚踏风雷,周身萦绕金龙,一声大吼,可吼破九天……,看起来传说是有几分可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那个大汉色变,他乃是凌云殿资深内门弟子,也见过很多惊艳天才,却是从未听闻,有谁在大武师境界,能出现这样的异象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沙滩爆起一道气柱,炸出一个深坑,潮湿的沙石翻涌,四溅飞射,秦墨却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是的,彻底的无影无踪!即使大汉双眼瞪大如小灯笼,六识展开到极致,依然捕捉不到秦墨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的行进轨迹,却是很好判断,因为沙滩上出现一道笔直的痕迹,如狂风一样飙射而至。

    下一刻,这个大汉感到一股恐惧袭来,毛骨悚然,本能飞快举枪,凌空招架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一柄如泓长剑砍在蓝枪上,不偏不倚,恰在枪身中央,无比狂暴的气劲顿时爆炸开来,一股风柱腾起,将两人的身形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大汉只觉一股巨力从枪身传来,震得他双臂大筋、肌肉狂跳,差点长枪脱手,他差点骇然大叫,这少年的剑上力道,何止重逾千钧,简直如小山一样沉重。

    这样的肉身力量,真的是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吗?即使是妖兽中以巨力著称的钢躯巨熊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叮叮叮叮叮叮……,长剑疯狂劈砍,并没有施展武技,而是以一种极其蛮横,极其简单的劈斩,不断与蓝枪碰撞着,仅是一瞬间,便劈砍出了数百剑。

    秦墨身后一双焰翼振动,全身喷发着一股狂霸的血气,全身的血液仿佛被点燃了,一股股力量如怒浪,如熔岩,从体内汹涌的喷薄着,转化为最直接,最暴力的肉身力量,通过这柄【云木剑】,肆无忌惮的展现出来。

    “血气沸腾”,将全身血液沸腾,极度透支肉身,使自身的力量暴涨。

    这是秦墨第一次全力开启“血气沸腾”,却是没有想到,这项能力如此霸道,开启之后,他的神智虽然清醒,但是,胸膛却有一团火被点燃,疯狂的燃烧着,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这团火,是战火,蕴含在身躯中,传承了无数个岁月,曾经斗战圣体澎湃过的滔天战意。

    这一刻,秦墨耳边好像听到,遥远的远古时代,斗战圣体与强敌交战时,所发出的咆哮呐喊,以及,心中燃起的滔天战火。

    这股浩大的战意,随着“血气沸腾”的开启,也随之苏醒了。

    战,即是争!

    与天争,与地斗,与无数绝强对手之争……

    那些受过的伤痕,那些流淌的鲜血,那些逝去的战友,永远都存在心中,浸彻在骨髓!

    战,即是荣耀!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秦墨一声低吼,双眸跳动透明焰气,仿佛是点燃的神火,尊贵而浩荡!

    一剑劈出,狂暴霸烈的力量喷薄,一剑将两丈长的蓝枪压弯。

    只听咔嚓一声,那大汉脚下的岩石崩碎,他承受不住这一剑的力量,半跪在地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大汉确实是一个高手,顺着半跪之势,猛地抽身,退后数米,两丈蓝枪疯狂抖动,数十朵枪花乍现,蓝枪如蛇般吞吐,隐于枪花之后,随时爆发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这种枪技,乃是凌云殿所传的一种灵级顶峰武技,施展开来,宛如妖花背后的剧毒妖蛇,一旦锁定猎物,便是一击必中,很辣诡异。

    “死!”这大汉狂吼,神情狰狞可怖。

    他心中极是憋怒,在措不及防之下,被这少年以蛮力,胡搅蛮缠的剑斩,压制得这么狼狈,根本难以发挥他枪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现在,让他抓住机会,自是拼尽十成功力,将这门枪技催动至极限,要将秦墨全身洞穿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似是轻笑一声,振动【云木剑】,【万裂杀剑】使出,如行云流水一般,层叠剑光乍起,铺成一道道扇形,朝着前方迎去。

    叮叮叮……,密集的碰撞声激烈传出,蓝枪和长剑疯狂碰撞,也不知撞击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片刻,那大汉已是承受不住这样的碰撞,双臂不断撕裂,鲜血飞溅,他的七窍也开始流血。

    嗡……,大汉双手指骨碎裂,虎口崩裂,蓝枪被震飞,斜插在不远处的沙滩中。

    一缕鲜血,从大汉额头渗出,流淌而下,他双目无神,体内已被剑气撕裂成粉碎,砰得跪倒在地,生机迅速流逝。

    “千元宗的小子,你的名字是……”临死前,这个大汉希望知道对手的名字。

    秦墨淡淡道:“斗志不错,我可以留你全尸。至于我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锵……,如泓长剑归鞘,秦墨转身离去,身后那大汉不甘的闭上眼睛,死前的脸上有着屈辱,这少年分明是觉得,他没有资格知晓对手的名字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远处的半空,忽然出现数道漩涡,数道可怕的气息迅速逼近。

    “糟糕!至少三名先天强者。小子,快走!”

    银澄飞奔过来,扑到那大汉的尸体上,摘走青铜百宝囊,至于其他六具尸体,这头狐狸早已清扫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谁敢杀我凌云殿弟子!”远处传来狂怒的咆哮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毫不停留,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