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87章 铁血少年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90.html
    这时候,山坡上战局再变,秦墨数息之间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凌云殿高手的战阵破去,尽毙敌手。

    随即,他长剑一震,剑身颤动,流转一抹秋泓光芒,身后焰翼扇动,脚下剑光浮动,身形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只见剑光一闪,已是洞穿那个凌云殿为首弟子的喉咙,【云木剑】一刺即收,拔除时劲气一封,将那弟子的伤口封住,竟是一滴鲜血也未流出,只有喉咙上一道浅浅血痕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,这个大武师七段的高手倒地身亡,从头到尾,他甚至都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剑毙命。

    事实上,乃是秦墨这一剑太快了,【剑步】极速,再有焰翼加成,其速之快,几乎与先天强者媲美。

    这就是地级身法战技的强大之处!

    “不可能!许师兄被一击必杀!”

    “许师兄是凌云殿内门的精英弟子,乃是资质甲等的天才,怎会如此!?”

    一群灵川楼内门弟子吓呆了,他们刚攻破一道防御阵法,正准备招呼凌云殿的盟友,解决秦墨之后,便来将剩下的两道阵法一起攻破,却是一转头,便看到令他们骇然的一幕。

    仅是几个呼吸时间,凌云殿一群高手就全部毙命了,千元宗这个弟子使了什么手段?

    正在这群人惊骇莫名之时,秦墨从新换的百宝囊中,取出两架凌云巨雕弩,手速如电,喀喀喀……,便在每一架巨弩上搭上五根巨型弩箭。

    一手握着一把巨弩,却是举重若轻,仿佛是提着两把没有重量的玩具,顿时,他身后焰翼扇动,闪烁光辉,澎湃真气流转,注入巨弩之中。

    一群灵川楼高手脸色巨变,刷刷刷……都是没了血色,苍白如纸,他们自是知晓凌云巨雕弩的可怕威力,在这样近的距离,除非是先天强者,否则,根本难以安然挡下这些弩箭。

    并且,更令他们惊骇的是,这个少年竟然一手握着一把巨弩,这是在做梦吗?大武师级别的高手,如果是单手持弩发箭,手臂很可能会废掉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十道巨型弩箭咆哮射出,空气直接被射爆,宛如十头凶兽在怒吼,电射而去。

    噗噗噗噗噗……,一群灵川楼弟子纷纷中箭,有几人修为不俗,及时做出反应,飞身跃起,躲过了十箭连发的绝杀之局,正在心中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陡得,秦墨已是又换上十根巨型弩箭,每一架五根,紧跟着又是十箭连发,将逃脱的那几人,从半空中射下。

    鲜血飙射,染红山岩,一群灵川楼弟子如同山鸡一样,被一根根巨大弩箭洞穿,横尸当场。

    周围,除去秦墨,左熙天等四人,再无一个站着的人,狂风席卷,涛声呼啸,此地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左熙天、东圣海,以及恒不凡你看看我,我望望你,三人也是惊呆了,没想到片刻时间,这群耀武扬威的两宗高手,就全部葬身此地。

    更令三人吃惊的,还是秦墨展现的实力,明明是一名新晋内门弟子,拥有的战力却远超宗门中的资深内门弟子,当初宗门长辈的测试,难道是有人徇私隐瞒?

    并且,秦墨展现的老练狠辣,也是震撼到了三人。诚然与凌云、灵川两宗是生死之敌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但是,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,却有着这样铁血手段,实在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墨兄弟,棒,真棒!以后你就是我兄弟!”左熙天最先反应过来,大笑不已,想要从阵法中迈出。

    “别,等一下。”秦墨制止了左熙天的举动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秦墨看着地上两个灵川楼弟子的尸体,举起巨弩,漠然道:“既然你们想装死,就死在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从昨天到现在,连续遭遇凌云殿、灵川楼的弟子,秦墨依然明白,千元宗与这两宗之间,已是势同水火,他并不是仁慈之人,相反很果决,自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。

    “别,别动手!这位大哥,你高抬贵手,放过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您英明神武,何必与我过不去,杀了我,也是污了您的手啊!”

    地上两个灵川楼弟子立时翻身跪倒,泪流满面,苦苦哀求,只求秦墨放他们一条狗命。

    秦墨神情淡淡,正待有所动作,忽然,远处传来一个声音:“千元宗这位朋友,等一下!”

    远处海崖拐角处,一行人走了出来,为首的正是蓝开山,背着一把巨大弯刀,极是瞩目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蓝衫青年,秦墨心中一震,他在西翎战城见过此人,与龙舵阁的符涵林曾有争执,此人乃是先天强者,为何会来暗礁海岸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看到人群中,珑轻烟的婀娜倩影,继而释然,蓝衫青年来此,想必是为了保护这些少年男女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,好实力!以一人之力,将一群高手摧枯拉朽般击毙,实是少年英杰!”蓝开山大踏步走来,大笑道:“千元宗的这位师弟,我是驮刀门的蓝开山,你别慌动手,留这两个家伙的狗命!我有要紧事审问他们。”

    山坡上,一群少年男女纷纷赶到,近距离看着这片战场,看着如此血腥场面,有几位少女当场没忍住,喷射状的呕吐起来,喷出的污物淋了那两个灵川楼弟子满身。

    这群五品宗门天才弟子之中,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外出游历,从未经历过这般血腥的杀戮。现在就站在这里,他们如何忍受得住,这种血腥的冲击实在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而那些第一次外出历练的少年们,则是面色苍白,强忍着胃部翻腾,不愿吐出来,否则就真丢脸了。他们的师门长辈一直告诫他们,在外游历遇到敌人,下手一定要狠,绝不可有任何仁慈,否则,往往因为一时的心软,最后死的反而是自己。

    类似的这样告诫很多,但是,对于这些少年们来说,唯有真正经历这样的场面,才明白下手该有多狠。他们看着秦墨的目光很复杂,这个千元宗少年似乎比他们还年幼,却是战力惊人,铁血手段,难道说他之前就经历过无数的生死之战吗?

    珑轻烟亦是俏脸发白,远距离观战倒不觉得什么,近距离站在这里,她被这样的血腥冲击的有些发晕,她也是第一次外出游历,首次经历这般场面。想到昨夜,这个少年从蛇口中救下她,又温柔教她伪装之技,珑轻烟一直觉得,这少年是一个温柔内敛的人,他坐在篝火旁的背影,让人觉得莫名孤独,却是想不到,他对于敌人之狠辣,令人战栗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,曾经经历过什么,才会如此?

    一群人中,那些经历过历练的少年男女,则是在观察这些尸体的伤口,他们亦是更加震撼了。

    灵川楼的弟子倒也算了,全部死在巨型弩箭之下,而凌云殿的一干高手,则全部是被一击毙命,毫无还手之力,而这样震撼的场面,竟是出自一个大武师三段的少年之手。

    此时,澜极宗的那个长发少年天才,已是再不敢说十息的豪言了,如果换成他来应付这些高手,恐怕能击毙三分之一,就会重伤至死了。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注视着秦墨,这群少年天才们的神情很复杂,这个仗剑少年真是千元宗的新晋弟子吗?

    “墨师弟,早上分别的匆忙,还未好好谢谢你!昨夜,赖你相救,返回西翎主城后,轻烟必有重谢。”珑轻烟恢复正常,上前浅笑道谢。虽然经过伪装,但是那笑颜也是如幽昙一般,美得令人炫目,让其他少年天才们都看直了眼。

    而在场的少女们则是神情酸溜溜,珑轻烟的资质、容貌,本就胜她们一筹,现在连搭救她的少年,也是如此出类拔萃,着实令人心中不忿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而已,何必放在心上。”秦墨微微点头,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这样平淡的态度,让一群少年们又是庆幸,又是不忿,庆幸得是秦墨似乎对珑轻烟并无好感,不忿的则是他们心目中的女神受到了轻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