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89章 行尸苦工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792.html
    “墨师弟,怎么了?”珑轻烟心思细腻,注意到秦墨的异样,悄声询问。

    秦墨睁开眼,神情变幻,欲言又止,沉吟片刻,才道:“失踪的洛师兄,是否是驮刀门内门弟子排行第1367位?”

    闻言,蓝开山不禁色变,洛灵东失踪之前,在内门弟子排行,确是第1367位。秦墨是如何知晓?

    “我修炼的功法特殊,能够探查很远的位置。这里面有凌云殿、灵川阁弟子各四名,修为最低的大武师六段,最高的大武师九段。至于其他情况,开山师兄进去后,再看吧……”

    &n:3;众人很是吃惊,他们皆是各宗天才,见识不凡。这里的特殊环境,连先天强者的感知都难及远,秦墨却能清晰探知里面的情况,单是这一点,说明这少年修炼的功法,绝对很惊人。

    蓝开山则眉头连跳,他外表粗犷,却是心思细腻,从秦墨的反应中,他有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握拳头,蓝开山拳中有刀气迸射,瞬间袭入两个灵川楼弟子的体内,搅碎了他们的丹田,废去修为。

    刀气临体,这两人只觉腹部无比剧痛,顿时两眼一翻,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走!动手,迟则有变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各自施展身法,掠进小径中,几个起落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海崖小径的尽头,巨大的浪涛声起伏,这里竟是一个小型码头,停靠着几艘破浪机关船。

    码头上摆放着一箱箱货物,昏暗的光线中,只见一个个身影缓慢走动,搬运着一箱一箱货物,朝着海崖深处的一条通道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身影走路的姿势很奇怪,步履僵硬,一步一步,仿佛是一具行尸在走动。

    四周,站立着八名武者,穿着凌云殿、灵川楼的内门弟子服饰,他们手持皮鞭,不断挥动,鞭打这些搬运工,喝骂连连。

    “快一点!慢得像乌龟一样,就你们这幅模样,还是五品宗门的大天才?简直连一条狗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再不快一点,就将你们中最慢的拖出来,丢到血炉里,到时候别怪我们无情。”

    两个凌云殿弟子冷笑连连,一边挥鞭毒打,一边如同驱赶家畜一样,驱赶这些身影加快搬运速度。

    这群僵直的身影中,有一个身影,穿着破烂的驮刀门内门弟子服饰,其胸口依稀可见一行字:一三六七。

    此时,另一边的小径中,一群身影出现,正是蓝开山等人,看清这里的情景,一群人骇然色变,杀机毕现。

    这些僵直的身影中,不仅有洛灵东的身影,还有很多其他宗门弟子的身影,比如千音宗,澜极宗的弟子等等,这些人脸部瘦削,目光呆滞,全身瘦得只剩皮包骨头,衣衫破破烂烂,步履僵直,当真像是一具具行尸。

    “洛师兄……”珑轻烟美眸浮现水雾,用手捂着红唇,她不敢相信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亦是脸色铁青,浑身颤抖,这群僵直身影亦有他们宗门的失踪弟子,竟被如此对待,令他们怒不可抑。

    “凌云殿、灵川楼这帮混蛋,竟敢将我澜极宗的师兄当猪狗对待,我澜风极绝不饶恕!”澜极宗的那个长发天才面容青筋暴怒,他看到同宗的一位师兄,已经失踪两年,却想不到在这里见到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触目惊心的情景,一群失踪的五品宗门弟子,其中不乏顶尖天才,即使在西翎主城亦是数十年难得一见,却被人掳来,当成家畜一般,浑身瘦骨嶙峋,犹如行尸一样搬运货物。

    凌云殿、灵川楼这样的行为,简直令人发指!

    “洛师兄!?”

    蓝开山双目泛红,猛地咆哮一声,背上那把巨大弯刀弹起,飞旋着落在手中,他手臂陡得膨胀,一块块肌肉隆起,犹如精钢铸造,浮现奇异瑰丽的真焰。

    真焰,焰气聚之极,乃是武者沟通天地,步入先天的明证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巨大弯刀破空,蓝开山窜身而起,凌空挥刀,空间立时割裂,一道刀光垂落,宛如夜空银河倒挂,说不尽的璀璨。

    【狂刀星河斩】!

    这道刀光很璀璨,也很霸烈,映亮了这座码头,照耀出所有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谁!?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凌云殿、灵川楼的八名弟子刚刚惊呼,刀光已是拦腰而过,这些人维持着原先的姿势,一动不动,下一刻,上半身和下半身骤然断裂,鲜血飞溅而起。

    一刀八命,刀落人断!

    蓝开山的刀技、修为令人叹服,此人不愧是五品宗门的绝顶天才,即使他身处大武师之境,这八名高手也绝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一群少年天才们只觉刀芒灼眼,不自觉眯起眼睛,不敢直视,待反应过来,八人已经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“蓝师兄,给我留一个啊!”澜极宗的澜风极很不满,他此刻对凌云殿、灵川楼已是恨极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剑光忽然掠起,秦墨身形一动,踏着【剑步】窜出,【云木剑】抖动,划出三道剑花,刺在一处阴影中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,三股鲜血汩汩流出,从阴影处蔓延出来,竟是三条拳头大小的老鼠,却是色泽如墨,隐匿在暗处,极难察觉。

    这种老鼠是【影鼠】,一种低级妖兽,却是来去无踪,毫无气息可寻,即使先天强者也未必能察觉。却是想不到,被秦墨尽数击毙。

    抖动【云木剑】上的血迹,秦墨皱眉,这三只【影鼠】分明是受过训练,刚才想要离开报讯。却瞒不过他的“耳闻如视”,找出来击杀。

    不远处,蓝开山收刀而立,对秦墨点头示意,他对千元宗的这位少年,越发信赖其实力。

    “洛师兄!”珑轻烟飞扑过去,扶着那个枯瘦佝偻的洛灵东。

    其余众人纷纷上前,将各自宗门的师兄师姐们解救下来,他们将这些人抱至一旁,仔细检查伤势。赫然发觉,这些被俘的天才们已是半废,经脉萎缩,丹田干涸,身体衰老的不成样子,仿佛经受过非人的折磨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是澜风极,你还认得我吗?”

    澜极宗的长发青年天才抱着一个死气沉沉的躯体,这是他的一位师兄,在数年前曾一起修炼,后来消失无踪,却不曾想竟是被掳至此。

    忽然,澜风极察觉有异,捋开这位师兄的头发,他眼睛骤然圆睁,眼眶血丝充斥,这位师兄的头顶,竟是钉着一根钉子,深入头颅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得惨无人道!?

    澜风极发出一声低吼,他听闻过这种手法,以锁魂之器贯入头颅,封锁神智,使人如同一具行尸,这是一种酷刑。

    运转真气,小心将这个钉子拔起,头颅上的伤口渗出黑血,这位师兄呻吟一声,目光渐渐清明,待看到澜风极的模样,顿时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其余众人也发现了钉子的存在,皆是小心将之取出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些行尸般的天才们纷纷醒来,皆是神情悲戚,或是嚎啕大哭,或是哀痛无声。

    “洛师兄,你终于醒了么?你放心,已经安全了。”蓝开山抱着洛灵东的身躯,连声安慰。

    驮刀门内门弟子中,洛灵东仗义热肠,人缘极好。蓝开山刚入内门时,也曾受到其照顾,他对洛灵东很尊重。现在见到洛师兄的惨状,蓝开山心中悲愤,胸膛充斥一股杀气,恨不得将凌云殿、灵川楼的所有人杀尽。

    “开山师弟,轻烟师妹,是你们……”洛灵东神智渐渐清醒,看清面前两人的模样,眼角不禁渗出泪水,“你们终于来了,宗门终于有人来了,太好了,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洛师兄,我们来救你了。你放心,很快就安全了。”蓝开山沉声道。

    闻言,洛灵东连连摇头,枯瘦的脸上流淌泪水,却是告诉蓝开山等人,他并不是等宗门来营救,而是要将这里的秘密,告诉宗门知晓。

    “打开那个箱子,不要用手去碰触。”

    抬起手,洛灵东手指颤抖,指着那些箱子。旁边,秦墨挥动长剑,剑光掠起,将一个箱子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