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191章 码头惊变
    良久,一群人将各自宗门的同门尸骨收妥,不认识的其他宗门弟子,则另外封藏起来,准备带回去,通知其他宗门的人来认领。╞┠┢.﹝壹kans{h<u.﹝

    众人又将码头周围检查了一遍,确认再无遗漏。

    这其中,收捡的尸骸过两千多具,皆是各个宗门的弟子,有些已是无法确认身份,着实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这样的尸骸数量很惊人,但是,若是范围扩大到主城内外三千一百个宗门,却又不算什么。每一个宗门,每年都会有弟子死亡、失踪,这样的事情并不稀奇,毕竟,武道之途就是如此艰险,随时可能殒命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凌云殿、灵川楼掳人的行动很秘密,也很周密,绝不动其他宗门的出色天才,前后历时数年,也未被现一丝一毫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深夜,那条小径外,蓝开山将众人召集在一起,慎重告诉一群人,接下来的事情,他们不能参与,立刻返回宗门,将这里的事情上报。

    毕竟,这件事情牵涉太多,凌云殿、灵川楼的行为,固然是惨绝人寰。但是,想要将这两个宗门连根拔起,却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西翎主城外的三千宗门,与主城内百宗之间,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平时之间的小规模冲突,并不会引起其他五品宗门势力干预,可是,如果牵涉到一个宗门的生死存亡,那就是截然不同的情况。

    即使是西翎战城大统帅,也不能任意抹去一个六品候补宗门,这里牵涉到很多复杂关系,牵一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“将这些宗门弟子的尸骨带回去,还有将这两个灵川楼的混蛋一并带回去,行动一定要小心。接下来的事情,以你们的实力,不够资格参与,回去!”

    蓝开山沉着脸,语气斩钉截铁,他所说的确实是事实。┢╪╪┠要╡看┠书╞.〔1《这群少年男女固然是天才,在五品宗门依然出类拔萃,但是,终究是太年轻了,各方面都很稚嫩,不能因此涉险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很激愤,生了这样的惨事,他们怎能容忍,恨不得立刻冲到据点深处,手刃凌云、灵川两宗的仇敌。

    可是,众人却无法反驳蓝开山的决定,他们的实力确实不过,年龄太轻,远没有成熟,一旦遭遇先天强者,连一丝抵抗的实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据点既是凌云、灵川两宗费尽心机建立的,必定有很多先天强者坐镇,一旦爆战斗,即使一丝战斗余波,也会秒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。”秦墨忽然开口,引得众人侧目。

    诚然,秦墨显露的实力,已经得到一群少年天才们的认可,但是,他们并不认为自己逊色秦墨太多。

    众人心中有一样的评价:千元宗的这个少年天生神力,但是,真气修为依然是大武师三段,也只能算大武师境界中的强者,与那些可以跨级挑战的绝顶天才,还是有明显差距的。

    秦墨忽然提出要留下来,未免有些不自量力了。

    然而,让众人感到惊愕的是,蓝开山竟是点头:“好!墨师弟,算你一份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,蓝师兄竟同意了!?

    一群人瞪大眼睛,他们神情不忿,很是不服。蓝开山的同意,无疑是认为,秦墨的实力凌驾在众人之上,能够参与先天级别的强者之战。

    “蓝师兄,我也要留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留下。”

    珑轻烟、澜风极同时开口,两人各自取出一把青羽扇,一对金刚锥,让众人的目光一愣,皆是认得这两件武器,乃是千音宗、澜极宗的重宝。┞╞╡╞要┝看╪═書.

    【罗音青羽扇】、【崩山金刚锥】,乃是先天强者才能催动的地级武器,大武师级别的武者根本难以挥威力。

    可是,珑轻烟、澜风极却被赐予这样的重宝,分明是能够挥其中的威力,单凭这一点,就有资格参与接下来的战斗。

    蓝开山沉着脸,沉吟片刻,缓缓点头:“好!你们也留下来,一切听墨师弟的调遣。”

    旁边,东圣海三个活宝交换眼神,继而摇了摇头,异口同声道:“我们也想留下来,与凌云、灵川这帮畜牲决一死战,不过,还是与诸位一起回去吧,顺便保护你们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片刻,蓝开山三人又回到了码头,这里静悄悄的,刚才的一番动静,竟是没有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现在就剩我们四人,说说这些怪石的来历吧。”蓝开山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珑轻烟、澜风极不由一惊,一群人都不认识这些怪石的来历,连蓝开山都一无所知,秦墨怎么会知晓?

    “开山师兄好敏锐!”秦墨也有些诧异,他没想到蓝开山如此敏锐,捕捉到他当时的一丝异样。

    秦墨无奈摇头,正准备开口,忽觉有异,目光一转,投向码头上的一艘破浪机关船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蓝开山也是警觉,看向另一艘破浪机关船。

    “谁!?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蓝开山双臂一震,一股霸烈气息冲起,犹如火山喷,直接将背后的巨型弯刀冲起,飞旋于空,砰砰砰……,爆射三道刀芒,撕裂空间,转瞬掠出百米,劈向那些机关破浪船。

    一瞬间,水面沸腾,三道刀芒横空,那些机关破浪船随波起伏,犹如三艘渔船般渺小。

    “哼!蓝开山,有一段时间未见,刀法又有精进嘛,竟能凌空激刀气。”

    那些机关破浪船中,忽然响起一个声音,继而一道身影窜空,刀光一闪,宛如烈日当空,无比夺目,迎向其中一道刀芒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其中一艘机关破浪船中,一杆银枪刺出,枪身长达五丈,疯狂旋转,如银龙出海,飞旋刺出。

    另外一艘机关破浪船中,两道暗红剑芒交错闪烁,如暗夜妖蛇吐信,说不出的妖艳森寒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三道刀光碎裂,劲气飞溅,朝着四周蔓延。

    秦墨三人受到波及,珑轻烟手持青羽扇,连连扇动,柔和之风鼓荡,将这些劲气散去,却是难以完全抵挡。

    “哼!”澜风极手持金刚锥,运转全身真气刺了上去,却是只能抵挡数波劲气余波,便已脸色白。

    刹那间,两人便陷入窘境,面色苍白,神情惊骇,他们没有想到,凭借宗门重宝,竟是抵挡不住这些强者碰撞的劲气余波。

    “退开一点。”

    一道如泓剑光乍起,挡在两人面前,而后剑光引动,划出一道圆圈,将这些劲气余波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那一道剑之圆,挥洒写意,充斥着一种圆满意境,仿佛蕴含一丝天地至理。

    珑轻烟、澜风极看呆了,他们能感受到这一剑的可怕,剑气运转之间,他们似乎感到天地的脉动,产生一种莫名的渺小感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剑之圆引动,那些细碎的劲气余波皆被荡开,秦墨收剑而立,微微皱眉,他一瞬间判断出三个神秘人的实力,竟是与蓝开山不相伯仲,皆是先天七段以上的强者。

    并且,战力都很凶悍,乃是先天境界的绝顶天才。

    “麻烦了。”秦墨暗中思忖。

    “哼!怕什么,真的陷入险境,就让本狐大人助你一臂之力,这里所有的宝物都是咱们的。由蛟石培育的东西,必定是异宝,不同凡响。”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。

    此时,蓝开山一击无功,却是沉着脸,收刀而立。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

    三个身影掠至,站在蓝开山面前,中间一个青年,白袍红,手持五丈银枪,气息如潮,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左边的一人,戴着金色面具,黑如墨,手持丈二金刀,刀身光华流转,宛如烈日般耀眼。

    右边则是站着一个妖娆女子,戴着黑色皮革面罩,遮住她的唇鼻,一双眸子宛如琉璃,神秘而冷艳。

    她的娇躯无比妖娆,双腿修长而浑圆,充斥着一种触之弹手的感觉,蜂腰不禁一握,上身穿着紧束皮衣,却是依然被一对凶器高高挺起。

    她的背后腰际,交叉插着两把细长短剑,剑身连鞘,仅有一指宽,长约半尺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黑衣女子,全身上下充满了神秘,也充满了一种爆炸性的视觉冲击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