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01章 海岸码头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04.html
    妖鲨蜕变蛟鲨,则会诞生一股蛟龙之气,乃是成为妖鲨王者的象征。

    这一蜕变过程很神秘,牵涉到地脉之力的深层变化,无比玄奥。若能观看这样的过程,对于武道的裨益之大,无可估量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有很多天资横溢的武者,目睹妖兽蜕变为蛟兽的过程,而后顿悟,武道一飞冲天,或者因此而创出惊世武学,跻身绝世强者的行列。

    当然,妖兽化为蛟兽的过程,也极为凶险,不仅要遭受天地之力的疯狂侵袭,同时,也会引来诸多势力的窥探。

    毕竟,先不说这种妖兽全身上下的材料,都是稀世的宝物,其收藏的宝物也足以让人疯狂。

    “嘿嘿,知晓对手的实力,一切都好办。正面硬碰硬,咱们当然是不行的,但是,浑水摸鱼嘛,很可能捞到很大的好处的。”蓝开山嘿嘿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即使浑水摸鱼,也要有完全准备。”炼雪竹美眸晶亮,肯定说道。

    显然,她表明了决心,要前往暗礁海深处,想要夺取一份机缘。这样的机会极难得,稍纵即逝,她不想错过。

    武道一途,本就是荆棘满布,稍有不慎,就可能身死。唯有抛开一切,奋勇前行,才有可能迈上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聚宝斋的一个人,有隐匿之能的玄级机关船能出海,可确保一份安全。”元鑫阳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丑狂皇、秦墨纷纷点头,两人表示同往。

    旁边,珑轻烟、澜风极张了张嘴,两人却是没有言语,他们实力太弱,如果一同前往,根本就是累赘。

    众人快商议一番,便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蓝开山想及同门洛灵东的惨剧,终是气不过,放了一把火,将整片蛟藤园圃都烧掉了。

    在熊熊火光中,一群人飞快离去,他们没有注意到,一头狐狸从秦墨袖子里窜出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些伪蛟石虽然不稳定,但是,也是有诸多妙用,就这样丢弃,未免太可惜了。带去之后,也大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银澄喷出一口青焰,化为一道青色火焰漩涡,将这里的伪蛟石都吸走,装进一个青铜百宝囊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这头狐狸眼珠一转,又布置了环环相扣的三重阵法,才施施然离去。

    黎明。

    暗礁海上,巨浪滔天,千丈巨浪不断掀起,狂风呼啸,仿佛随时可能爆一场恐怖的海啸。

    这样恶劣的风浪,让周遭的各宗武者不敢出海,只能在暗礁海岸边逗留。

    一处海角,这里是一个小型码头,隶属聚宝斋管辖,码头上有一些武者栖息,看着巨浪滔天的情景,只能望海兴叹。

    此时,码头外不远处的海滩上,一群皂色劲装的强大武者,围住了一支六人队伍。

    这群皂色劲装的武者们,一个个气息沉凝,相当强大,皆是大武师七段以上的修为,服饰上显示的宗门,乃是五品宗门憾岳宗。书

    为的一个大汉,身躯极是雄伟,古铜色的皮肤亮,宛如一尊铜像,注视着六人队伍中的一位白色裙裳少女,眼中掠过浓浓的占有**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,正是之前在营地小镇,顶替秦墨的碧彩莲,天荷宗的那位美女天才。而这支队伍,正是之前的那五个人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能在此地遇到彩莲小姐。你这样的绝色佳丽,加入这样一支垃圾队伍,岂非太掉身份了。不如,加入咱们,彩莲小姐想去哪里,我们兄弟们都奉陪,即使现在深入暗礁海,也是没有问题。”这个铜像模样的大汉笑着,舌头舔了舔嘴唇,透着一股子淫邪。

    “哼!你们憾岳宗仗着自己是五品宗门,就这般欺辱其他宗的门人吗?彩莲小姐可不会加入你们。”一个魁梧褐袍青年怒声开口,声色俱厉,正是之前拒绝秦墨的那个队伍的队长。

    一旁,碧彩莲则是俏脸苍白,憾岳宗的弟子声名狼藉,她如果加入这群人,还不知会受到怎样的****。她平素虽然一贯以美色惑人,却依然是完璧之身,怎肯将清白的胴体送到狼口中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那铜像般的大汉迈前一步,身上气势爆,大武师九段的修为喷出来,宛如一道巨浪袭来,冲击的碧彩莲等人连连后退,宛如是怒涛中的小船,随时可能船毁人亡。

    褐袍青年等人脸色骤变,在这样惊人的气势压迫下,身躯不自禁颤抖起来,这就是实力上的差距。单凭铜像大汉一人,就能击溃他们一整支队伍。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们?”

    碧彩莲看向不远处的那处码头,那里有很多强大的武者,乃是来自各个宗门的天才,战力惊人。她眼波流转,露出恳求之色,宛如风中莲花,楚楚动人,让人不由生出一股爱怜。

    可是,码头上的武者们则是面无表情,对于碧彩莲的求救目光视而不见。这些武者当中,虽有不少人来自五品宗门,但是,他们也不会愿意为了救美,而开罪一群五品宗门的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毕竟,憾岳宗的这一群人,皆是大武师七段以上的高手,在暗礁海岸附近,已是极强的一股力量。除非有先天强者出现,否则,任何一支队伍碰到这群人,都会相当麻烦。

    见状,碧彩莲心中一凉,她没想到竟无人愿意搭救。

    “哈哈,碧莲小姐,乖乖和我们一起吧。哥哥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那铜像一样的大汉走来,身躯一震,大武师九段的气息涌动,便将褐袍青年等五人震得连连后退,只留碧彩莲一人,孤零零站在那里,犹如一头羔羊,即将被剥光衣服,任人蹂躏。

    这时,那铜像般的大汉忽然停驻脚步,目光越过碧彩莲,看向她的右侧后方,脸色先是震惊,而后又是苍白,随即浮现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碧彩莲尚未反应过来,便听见砰得一声,一道呼啸的劲气破空,这是一道拳形气劲,狠狠砸在铜像大汉的左边脸颊。

    从碧彩莲瞪大的美眸中,可以看到这大汉的面部肌肉抖动起来,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,继而左脸被拳劲轰出一个深深的拳印,一缕鲜血从嘴中溅出,有几滴洒在少女的俏脸上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这个大汉如同沙包一样,铜像般的身躯倒飞起来,贴着潮湿的沙滩,一路滑行,将沙地犁出一个深坑,整个人身陷其中,也不知生死如何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碧彩莲更是吓傻了,感受着脸上那几滴鲜血的温度,忆那道拳形气劲蕴含的可怕气息,她整个人颤抖起来,如果这一拳不小心擦中她一点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吴师兄!谁,谁敢对我们憾岳宗出手,不想活了吗?”一个憾岳宗内门弟子怒吼,看向来人。

    此时,不远处沙地的坑洞中,铜像般大汉忽然窜起,细沙飞溅,他脸部满布鲜血,极是狰狞,气势涌动,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吴师兄,你没事。”那个怒吼的憾岳宗弟子一脸惊喜。

    一群憾岳宗弟子们皆认为吴师兄准备出手,狠狠教训来人,胆敢冒犯他们宗门的颜面,必须让对方尝到血的教训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铜像大汉抡起硕大的拳头,一拳砸在那个怒吼弟子头上,将其整个人轰飞,身躯在半空中旋转了十数圈,砰得跌落在地,当场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,碧彩莲等人也是瞪大眼睛,猜测这个大汉脑子坏了么?竟对同宗师弟出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却见铜像般高大的吴师兄,整个身躯趴在地上,五体投地,颤声道:“不知是极羽宗的狂老大到了,请赎罪!请原谅我那不长眼的师弟出言不逊!”

    对面,站着一个白袍青年,正是极羽宗丑狂皇。那一拳是他所,他冷着脸,瞪视这边,淡淡道:“欺凌几个六品宗门的弟子,你们憾岳宗也是越来越掉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