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13章 轰破重围
    咯吱吱……

    【赤日金焱弓】的弓弦不断震动,满布金纹的弓身剧烈颤抖,出凶兽般的哀鸣,似是想要抗拒,不愿被陌生人拉开。一?看书?·1?kanshuc

    可是,在秦墨惊人的臂力下,这把金弓终是拉开半圆,四周一众强者,包括那两个雾族强者在内,眼珠子都差点凸出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地级神兵与玄级宝器截然不同,两者固然都通灵,并且,一旦被烙印主人的印记,旁人便难挥威力。

    可是,地级神兵使用的条件则更加苛刻,若非神兵主人使用,想要挥地级神兵的威力,也是难以办到。

    何况,这片地域禁绝真气,在无法注入真气的情况下,即使是死去的印城,也难以催动金弓中的印记,将之拉开。

    然而,秦墨却是纯粹凭借臂力,将这把金弓拉开半圆,这种事情太骇人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一众青年强者身冒冷汗,他们很怀疑,这少年并不是人,而是披着人皮的一头恐怖妖兽,否则,人族怎能在如此稚龄,便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秦墨松开弓弦,金弓颤抖,出一道裂云的巨响,一股气浪冲天而起,以秦墨为中心,朝着四周迅扩散,吹得众人衣襟翻飞,头倒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惜,想要单凭肉身拉开金弓,有些异想天开了。否则……”秦墨看了看两个雾族强者,还有清风明月楼的三个女子。

    此时,两个雾族强者,粉色宫装女子身躯皆是一寒,这少年的目光很平静,却如暴风雨前的宁静,充满了一种必杀的决心。

    不能让其离去,否则,后患无穷!

    这一瞬,三人心中不约而同,掠过这样的念头。一看书?·1k?a?nshuc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却是轻风掠起,众人面前失去了秦墨的踪迹,下一刻,两个雾族强者脸色一变,双双抬手朝前拍去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秦墨双腿踢至,与两只手掌碰撞,如炸雷的轰鸣回荡,两个雾族强者身躯剧颤,只觉一股横推山岳的巨力袭来,硬生生将两人震退数步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?”

    “其力堪比宗师绝顶!?”

    两个雾族强者色变,他们终于明白,印城为何会落败,这个人族少年的肉身力量太强了,竟是隐隐压制了他们,几乎和宗师绝顶的强者相媲美。

    印城的雾灵之体固然强大,但是,其上限也难以出先天的境界,在先天之境,雾灵之体绝对强势,无可匹敌。与这少年的肉身一比,自是相形见拙。

    一击震退两大强者,秦墨心中一动,“耳闻如视”纵观八方,“看”到身后不远处,那个粉色宫装女子从长袖中,取出一个盒子,盒盖有着桃花图案。

    “【噬血桃花瘴】!”

    他心中一震,斗战圣体固然万毒不侵,但是,面对这种至毒之物,才开启第二层的圣体,能否完全抵御?还是不能冒这个险,何况,他还背着炼雪竹。

    一瞬间,秦墨脚底光芒一闪,【剑步】启动,宛如鬼魅一般,已是出现在粉色宫装女子面前,劈掌斩下。一??看书??·1要k?a?n?s?h?u?c

    撕拉……,空气被斩开,一道透明的裂痕出现,让粉色宫装女子骇然失色,这少年实是无比可怕。面对雾族两大强者,还能注意到周遭的变化,这样的战斗嗅觉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我见过不少绝色,但是,像你这样不要脸的,还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秦墨平静说着,手臂化出阵阵残影,一个呼吸之间,或爪、或指、或拳、或手刀……,接连变幻数十种变化,让粉色宫装女子避无可避,只能一手提着蚕丝绸带,抵御这少年的凶猛攻势。

    两人交手之快,比秦墨和印城的度更快绝,一个招式简单凶狠,一个绸带以柔克刚。

    旁边两个侍女想上前帮忙,被秦墨一腿扫出,腿风狂炽,直接将两个女子扫得娇哼一声,竟是当即受了内伤,一时难以上前。

    此时,粉色宫装女子心中,愠怒之极,她是清风明月楼的核心人物,绝代风姿,又兼修为高绝,何曾受过这样的奚落,还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嘲弄。

    若是在别的地方,她能够提聚真气,即使这少年修为达至宗师绝顶,她也不会这么狼狈。可是,在这片真气禁绝之地,她却是处处遭到压制,因为体术这一方面,乃是她的最弱项。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被我这般压制,心里很憋屈,想要撕了我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的真气修为,即使没有步入宗师绝顶,也是先天九段巅峰,怎么肉身这么弱?让我想一想,哦,我明白了,你一定把肉身方面的功夫,都练在床第功夫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忘了告诉你,离开这里,我的真气修为,其实是大武师五段。你不用担心,以后找到我,就能狠狠报复我了。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讥讽话语,回荡在宫装女子耳边,仿佛一根根针刺在心头,让她终是忍不住,气得“啊”一声喝斥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炼雪竹则是截然不同的感受,她整个娇躯趴在少年的背上,事实上,两人之间很难贴得紧密。因为,她傲人的胸脯实是有些壮观,紧压在少年背上,让她很难全部趴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炼雪竹是相当“痛苦”的,随着少年身形急挪移,她的上半身与之背部不断摩擦,一股难以言语的撩人感觉,从她胸脯传来,很是难耐。

    这种羞人的感觉,实是难以启齿,炼雪竹暗中对自己羞恼,在这样的生死关头,竟还会有这样的反应,实是太不应该,何况,对象还是一个比她年幼的少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秦墨一掌劈在蚕丝绸带中段,接连变幻招式,掌、指、拳三段打击,掌风凌厉、指劲阴绵、拳劲凶猛,三种不同的力量交缠,震得宫装女子一条手臂无比酸麻,让她娇躯一滞,露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宫装女子心中骇然。

    这时,秦墨飞起一脚,度如电,狠狠踢在宫装女子的左手,那个桃花图案的盒子落地,啪得打开,一股粉红烟雾弥漫,正是【噬血桃花瘴】的至毒。

    烟雾中,响起秦墨的惊怒:“你这个卑鄙的女人,竟想将所有同伴都毒死,实在蛇蝎心肠!”

    轰隆……,一股飓风刮起,秦墨背着炼雪竹飞奔而来,将地面踏得寸寸龟裂,直接撞入一众青年强者的人群中,撞得人仰马翻,很多人直接被撞飞,筋骨折断,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【噬血桃花瘴】的毒雾开始弥漫,这片区域一片凌乱,一些青年强者身中剧毒,当即全身泛起桃花毒疮,毙命身亡。

    这一切,生的太快,从秦墨飞袭两个雾族强者,到与粉色宫装女子交手,再到踢翻毒药盒子,仅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着实令人措不及防。

    两个雾族强者则是见机得快,及时跳开桃花瘴的范围,怒视粉色宫装女子。秦墨刚才的惊怒声,他们可是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哼!清风明月楼的那个女子听着,你如此恶毒,想要将同伴、敌人全部杀死,一定会遭报应的。”秦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臭小子,竟敢这般污蔑我!”粉色宫装女子气得娇躯颤抖,丰满胸脯上下起伏,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远处,秦墨喊完这句话,松了口气,能从这一群强者重围中冲出,着实有些惊险。

    当然,以他现在对自己肉身强度的理解,如果拼死杀出重围,也是有很大把握的,不过,秦墨不会头脑热,去干这样的事情。一来,他要顾护炼雪竹的安全,二来,在这样诡异的地域,保持自身的实力,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放我下来吧,我自己能走。”炼雪竹在背后轻声道。

    然而,秦墨则是将炼雪竹的一双皓腕,搂在他脖子上,沉声道:“炼师姐,咱们要去这片区域的中央地带,你安心休息恢复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去那里?难道想要夺取黑鲨王的宝藏?墨师弟,不要冒这个险。”炼雪竹芳心颤动,连劝道。

    “黑鲨王的宝藏要看运气。不过,想要离开这里,还是需要破坏那根蛟鲨骨柱,求人不如求己。若是别的强者破阵不当,很可能引可怕的后果,这里面的人都要遭殃。”秦墨说出他的顾虑。

    这也是银澄的提议,【乾坤聚脉血煞阵】本就是地级大阵,被黑鲨王以生命为代价,硬生生逆转过来,现在这座大阵充满了变数,若非精通阵法的大师,很容易破阵不当,触动绝杀的布置,将所有人都坑杀进去。

   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