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14章 宿氏四老
    炼雪竹没有多言,她的命是秦墨救回来的,这少年的决定,她都会赞同。?.?`

    “炼师姐,你靠得紧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墨拉了拉炼雪竹的柔荑,他感到背上有些空,心道炼师姐性子如冰,似是一切都不在意,其实还是有少女的羞涩的,不愿与异性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很可能爆激战,秦墨自是要预先做好防护工作,免得在交战中,不慎将炼雪竹甩了出去,那可就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“已经靠得很紧了。”

    炼雪竹美眸掠过一丝羞意,却是很顺从的,又将妖娆的上半身,朝着秦墨背上靠了靠。奈何她穿着皮甲,那胸脯挺翘而丰硕,如何能完全紧贴在少年背上,就算把皮甲脱了也不行,那对胸脯想要压扁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秦墨一怔,随即察觉到问题所在,他身具斗战圣体,对于身体的每一部位的感官,哪怕是细微至一个毛孔,也能清晰掌控那个部位的触感。

    此刻,他真真切切感受到,背上这位少女的娇躯,到底是何等的妖娆。

    通过斗战圣体无比敏锐的触感,秦墨能清晰感受到,那皮甲下的傲人丰·乳,有着多么惊人的弹性,以及多么壮观的规模。

    还有盘在他腰间的那双**,缠着他的腰间,大腿浑圆而有弹性,小腿就扣在他小腹前,竟是没有一丝赘肉,充满了一种滑腻如凝脂的触感。

    而炼雪竹则是穿着一双软靴,将她双脚的轮廓,完美凸显出来,大约只有秦墨大半个手掌的大小,若是她单足而立,甚至可在他手掌中起舞。??`

    刹那间,秦墨脑海中,浮现挤压他背部的美胸的轮廓,感知有些不受控制,竟似能钻进炼雪竹的皮甲之中,隐约看见一片雪白滑腻的皮肤,让人忍不住想捏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,炼雪竹娇躯一颤,她产生一种错觉,仿佛这少年背后长了眼睛,竟似能透过她的衣物,看到她的身子。不自禁,她轻呼一声,这种错觉太真实,让她生出一丝衣不蔽体的感觉,冰冷的容颜泛起红晕,脸上面罩以外的肌肤,呈现一片绯红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猛地清醒,收敛心神,他想不到“耳闻如视”的能力又精进了,在距离很近的情况下,几乎能透过衣物,看到对方的身体。

    轻咳一声,秦墨毕竟有着两世为人的经历,脸皮也是很厚的,若无其事道:“炼师姐,我们启程吧。”

    炼雪竹轻声应了一下,声音低不可闻,伏在秦墨背上,再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身形一动,秦墨迈开脚步,飞离去,脚底剑光连闪,乃是施展一丝【剑步】,来加快赶路度。

    片刻,炼雪竹伏在少年背上,只觉耳边风声呼啸,这样赶路的度,几乎快赶上先天强者提聚真焰,全力奔行了。

    对于秦墨的肉身强度,炼雪竹又有了新的认识,暗中揣测,这少年在散功重修之前,恐怕是先天九段巅峰的惊艳天才,之后散去功力,极境涅槃,又进一步淬炼身躯,才拥有了这样变态的肉身。

    只是,若秦墨在十五岁前,就将真气修为达至先天境界,为何又要散功重修呢?是他自愿为之,还是其中有什么变故?

    据这少年说,他是来自东烈战城,为何要从那么遥远的地方赶来西翎,加入千元宗这样一个宗门呢?

    一时间,炼雪竹思绪起伏,这是第一次,除去武道,剑技之外,她对一个异性产生了浓浓的好奇.?`

    这时,秦墨停了下来,皱眉注视前方,在“耳闻如视”的观察下,他“看”到很诡异的情景。

    前方的血色区域,阵纹密布,却是有些地方明亮,有些地方暗淡,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怎么了?”炼雪竹察觉有异,轻声问询。

    秦墨摇头,告诉她,从前方的区域开始,已是步入中央区域的范围,但是,前路难行,因为是一片残缺的大阵。

    银澄顾虑的一点没错,黑鲨王逆转这座大阵,做得并不彻底,使之逆转大阵残缺不全。

    “哼!这很正常,一头不完全的蛟兽,想要凭借燃尽生命,来逆转地级大阵,也是难如登天。这座逆转大阵不完全,乃是很正常的。”这头狐狸这般说道,它虽不专攻阵法,但在阵法上的造诣也很惊人。

    闻言,秦墨微微颔,观察片刻,身形掠起,朝前窜去。每一次落点,都是在大阵残缺之处,不至于触动大阵的禁制。

    耳边,也不时传来银澄的提醒,这头狐狸也很谨慎,若是不小心身陷大阵的绝地,在无法提聚真气的情况下,想要脱困可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片刻,秦墨背着炼雪竹,已是前行一段距离,抬头望去,却是觉得与那根撑天骨柱,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接近。

    秦墨知晓,这是一种幻觉,是逆转大阵扭曲了空间,造成的视觉上差异。事实上,他正一步步接近这片区域的中央地带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前进脚步立止,秦墨听到一丝声音,注视前方,在他的感知中,前方相隔十数道血浪山峰的地方,正聚集着一群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血色区域的一处,正在进行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一座血浪山峰的山脚下,一群强者正在围攻四个老者,这群强者中既有黑鲨海盗团的成员,也有海族近卫军的战士,亦有雾族的强者,以及凌云殿的高手。

    而四个老者四周直径十丈之地,却是插着十八道阵旗,形成一座防御阵法,光华笼罩,抵御这群强者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宿家四老,你们何必负隅顽抗?在这逆转的地级大阵中,你们布置的防御阵法,以为能坚持很久吗?”

    “这里真气封绝,又是地级大阵,你们四老还能成功布置阵法,这样的阵法造诣,正是我们需要的,跟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抗拒?只要你们破坏那根蛟骨柱枢纽,破开这座大阵。掘黑鲨王的宝藏,自然也有你们四老的一份,你们前来此地,难道不是因此吗?”

    一群强者不断破阵,一边以言语威逼利诱,逼迫这四个老者就范。

    “我·呸!咱们就算能破开大阵,凭什么要帮你们外族,还有海盗,还有投靠外族的走狗?”其中一个三撇胡子的老者吐着口水,骂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们凌云殿这帮畜牲,竟与外族勾结,还来坑害同为人族的我们,简直是猪狗不如,无耻,卑鄙……”一个两撇胡子的老者谩骂不断,各种恶毒的语句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“艾!你们两个少说两句。”坐在四老中间,一个一把胡子的老者制止,斜眼看着一群强者,慢条斯理的说道:“你们与这样一群低贱的家伙说话,岂不是降低了咱们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旁边,一个四撇胡子的老者点头,看着一群破阵强者,认真道:“我只想说一句,你们所有人都是垃圾!”

    四个老者你一言我一语,将在场所有强者一个个骂了一遍,然后还不过瘾,又倒过来重新喝骂,气得各方势力强者七窍冒烟,嗷嗷咆哮,恨不得当场劈开这座防御阵法,将四个老者活劈了。

    “敢骂我祖先是四脚杂鱼,我不会放过你们!”其中一个海族近卫军将领咆哮,双目如赤,这是在辱及他的先祖。

    “你们散开!”

    一声暴喝,一位凌云殿的强者,穿着内门长老的服饰,取出一架紫弩,弩并不大,与寻常强弩一般大小,三根弯曲的紫色箭矢闪烁光芒。

    各方势力强者纷纷散开,对于这个凌云殿强者相当尊重,因为这是一位半步宗师的强者,即使来自六品候补宗门,自身强大足以赢得尊重。

    看到这架紫弩,宿家四老脸色骤变,失声惊呼:“破阵弩!凌云殿这帮畜牲。”

    嗖嗖嗖……,那位凌云殿强者狞笑,当即动紫弩,三根弩箭横空,交替射在防御阵的光华上,立时溅起一片光雨,防御光华薄弱了不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