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15章 凌云殿的半步宗师
    “看来咱们今天要折在这里了。? ?看?”下巴留着一把胡子的老者叹息,他是四老中的老大,表达了自己的决心,决不屈服!

    其余三老神情悲愤,若是在其他地域,凭他们都是阵道大师,精擅各种阵法,即使面对宗师绝顶强者,也能逃脱。可是在这样一片诡谲之地,却是如脱离了水的鱼,难以挥阵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远处,秦墨皱了皱眉,将“看”到的情景告诉炼雪竹,因为他注意到,那四个老者所穿的服饰,其中有缠灵宗的长老服饰,也有驮刀门的内门长老。

    “宿长老,他怎么来了!”炼雪竹很惊讶,随即告诉秦墨,那是缠灵宗的一位内门长老,精擅阵法。

    宿氏四老,乃是四个兄弟,年轻时宿家没落,四个兄弟便来到西翎主城,分别加入一个五品宗门,希望能在将来振兴家族。却是料想不到,四兄弟在阵法上的天资,皆是极为惊人。数十年后,各自都成为阵道大师,在西翎主城享有盛名,被称为宿氏四老。

    精擅阵法!?

    秦墨眉头一挑,已是明白过来,这群强者围攻宿氏四老,是想将他们抓去,破开那个骨柱枢纽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这帮混蛋得逞!咱们也很需要这四个老头帮忙,破除地级大阵,单凭一人之力难以做到。”银澄急促传音。

    此时,宿氏四老周围的防御阵法,已是光华暗淡,岌岌可危,眼看就要被破阵。

    凌云殿那强者所持的破阵弩,乃是一种破阵的秘器,其弩箭上可有蚀阵纹,对于阵法有极强的腐蚀力。

    “宿氏四老的阵道造诣,果然不凡!连续十二根破阵弩箭,也未能破开这座防御阵法。?

    这若是换在他处,恐怕一天一夜也难以破阵。”凌云殿的这位内门长老狞笑,又架上三根弯曲的破阵弩箭。

    “你们四个老家伙,识时务一点,现在就撤去阵法出来。我们或许会考虑,让你们完好的去破开骨柱。”一个黑鲨海盗团的强者取出一根齿锯,那是抽筋切骨的凶器。

    宿氏四老起身,环视一群强者,目光很不屑,各自取出一个椭圆形圆盘,直径半尺,其上印刻满繁复的阵纹。

    “阵纹轰天雷!”

    在场强者骇然失色,这是一种爆炸性的阵器,其中印刻着无数阵纹,一旦引爆,阵纹的威力相互作用,会爆出极为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这种阵纹轰天雷的威力,依照制作者的阵道造诣而定,宿氏四老本身是阵道大师,如果这种阵器是他们亲手制作,四个阵纹轰天雷同时爆炸,很可能将这片区域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!这里无法引动地脉之力,阵纹轰天雷的威力有限!”一个强者大吼着提醒。

    其余强者脸色稍缓,却已是不敢靠近,即使在这片诡谲之地,阵纹轰天雷的破坏力受限,距离太近的话,也绝对被炸得尸骨无存。因为,所有人都无法提聚真气,以真焰护体进行防御。

    宿氏四老嘲弄大笑,目光充满鄙夷,手握阵纹轰天雷,做势欲掷。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一阵阵轰鸣响起,在场所有人一怔,这并不是阵纹轰天雷爆炸的声音,而是从远处传来的声音。看?

    下一刻,这种巨响已至近前,只见不远处,一座血浪山峰被洞穿,一个身影疾掠而出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很多人倒吸凉气,这些血浪山峰由巨浪凝固变化而成,山体并不厚,至多只有数十丈的厚度,若是能提聚真气,随便一名先天强者也能轻易洞穿。

    可是,在无法使用真气的情况下,想要仅凭**撞穿一座血浪山峰,那需要多么惊人的身体强度,岂不是堪比一件玄级宝器吗?

    待看清来人,在场众人又是一愣,这是一个少年,眉清目秀,身形瘦削,如果换上长袍,宛如一位卷气的少年。

    而在少年背上,则背着一个妖娆的蒙面少女,娇躯魅惑万千,赫然是一个祸水级的倾城尤物。

    这样的少年男女,让在场强者一时怔神,而宿氏四老中,其中三撇山羊胡的老三,则是惊呼:“雪竹师侄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这是宿氏四老一伙的人?

    各方势力的强者刚明白过来,却见那少年迈开马步,跨腰沉肩,双臂交替,朝前方连续挥动七拳。

    一瞬间,风起云涌,狂暴的拳劲如一片狂潮涌来。只见一圈圈透明气柱喷射而出,直径十丈的空气凹陷,继而崩塌,竟是被连续七拳打爆了空气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这一刻,无论是宿氏四老,还是各方势力强者,所有人都变了颜色,这是什么拳劲,竟如此霸道。难道说,在这样一片真气禁绝之地,这少年还能提聚真气吗?

    气浪如潮,在人群中炸开,很多人抬掌相迎,却是口喷鲜血,狂退不止,这样的拳劲太凶猛了,在没有先天真焰防御的情况下,仅凭肉身根本抵御不住。

    砰砰砰,地面出现七个深坑,将一部分强者直接掀飞,其余人纷纷退却,不敢与这少年正面冲突。

    很多人心中骇然,这是哪里冒出来的怪物少年,刚一出现,就将所有人轰飞,太过强势了!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,想要阻拦我们各大势力的联盟吗?”凌云殿那个内门长老掠至,面罩寒霜,沉声喝问,语气充满肃杀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真啰嗦,太碍眼了!”

    秦墨皱眉,身形一窜,右臂抡起,右拳轰然砸下,拳头与空气摩擦,竟是带起一连串火花,仿佛宝刃破空之势。

    对于凌云殿的门人,秦墨没有一丝一毫的好感,千元、凌云之间本是死敌。在那座海崖码头,千元宗弟子亦是不知被害死多少,对于这个老者,他一出手便是杀招。

    轰隆,右拳卷起风云,一道道湍急的气波扩散,那样的气势犹如山岳盖顶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这种拳技,乃是秦墨前世所修炼,乃是一种极为霸道的拳技,一旦施展开来,对于身体的负担极大,是一种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的两败俱伤的拳技破山圣拳!

    这种拳技是残缺的,只有前面三式,亦是不知拳技的品阶如何。不过,对于前世的他来说,已是足够了,因为那时的秦墨最多只能施展两式,并且是作为玉石俱焚的杀招使用的。

    可是今生不同,开启第二层的斗战圣体,完全能将破山圣拳的前三式演绎到极致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凌云殿的内门长老脸色一沉,抬掌拍出,掌势很缓慢,宛如托着一座山岳,与这一拳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拳和掌瞬息接近,尚有半尺距离时,狂暴的气劲便爆出来,仿佛是两把神兵在碰撞,一道道气浪疯狂冲起,宛如汹涌波涛一般,涌向四周。

    “天呐!凌云殿的尚长老,竟然一掌击不退这小子?”

    “尚长老是先天九段巅峰的强者,距离宗师绝顶只差半步,这小子才多大岁数,乳臭未干,怎能在肉身上和尚长老抗衡。”

    在场众强者骇然,这一幕太惊人,一个稚龄少年的身体强度,竟能抗衡一位半步宗师的顶级强者,简直做梦一样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小子!你如果只有这点本事,就死在我脚下吧。”尚长老神情冰冷,他六识凡,将周围强者的议论听得清清楚楚,他如何能容忍这样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与一个毛头小子势均力敌,即使是比拼肉身之力,也是绝不能容忍的,传扬出去,会是他一生战绩的一个污点。

    陡然,尚长老手掌一振,大袖鼓荡起来,一道道劲风螺旋袭出,将地面割出一道道痕迹,四周风起云涌,气浪直窜百丈,将两人身形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“正反袖纳乾坤!”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失传的武技,施展之时,形成一道飓风力场,将敌人笼罩其中,难以逃脱。并且,袖劲中充满了正反吸纳拉扯之力,对手稍有不慎,身躯就会被震碎,四分五裂而亡。

    在场很多强者惊佩不已,在这样真气封禁的地域,能仅凭肉身之力,将这种失传武技演绎出来,尚长老对于肉身的淬炼,也是达到了一个极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