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25章 取树人选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28.html
    这时,却听秦墨一声轻叹,这少年亦是很罕有,露出一丝柔和的神情,道:“银澄阁下,你虽是妖族,与我之间,亦是合作关系,但是,这一路行来,若是没有你的相助,我和雪竹师姐早已葬身于这片海域。壹看书·1?k?a?nshuc之前在千元宗,若非有你,我也是举步维艰,我心中早已将你当作亦师亦友的知己。”

    “这棵七色叶宝树,对我的裨益虽大,但是,我有种感觉,这宝树对银澄阁下你的妖族王火,更是有极大的益处,甚至可能使王火生蜕变。这样吧,这棵宝树还是由银澄阁下取去吧,你用剩下的,再留一点给我。”

    随即,秦墨和这头狐狸谦让起来,一人一狐都很坚决,一定要将这棵宝树让给对方,要成全对方的武道成就。

    旁边,炼雪竹很诧异,从刚才这头狐大人的态度中,似对墨师弟很不屑,两者并不算太友好。却是想不到,一人一狐之间的感情如此真挚深厚。

    从这一纪元开始,人族和妖族之间,早已不像那一纪元那般和睦,人族、妖族鲜少会有成为朋友的事情生。

    现在,面前一人一狐的情况,巅峰了她的认知。

    猛地,却见银澄跳起来,喝骂道:“你这臭小子,早就现这棵宝树难以取走,就想诓骗本狐大人去取。还亦师亦友的知己,我呸,你小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,还真又有精进啊!”

    “银澄阁下,你何必这样说我?在我印象中,你可从不是惜才之辈,尤其是对于一个人族,还愿意割舍至宝。我又不是傻瓜,一听就知道这棵宝树有问题……”秦墨撇嘴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互相瞪视,眼中皆有着精明和谨慎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炼雪竹木然,她刚生出的一丝幻想破灭,无论是这位狐大人,还是墨师弟,都是八面玲珑的心思,原来都想忽悠对方去取那棵宝树。壹看?书·1?k?a?n?s?h?uc

    “可惜,我看不透这团光芒,否则,就由我去取吧。”炼雪竹开口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妮子不行!”

    “雪竹师姐,你别妄动。”

    银澄、秦墨同时开口,他们心里通透的很,那团光芒中笼罩的,确实是一棵奇树,显然是一棵至宝植物。但是,这棵树透着古怪,仅是观望一眼,便能引得心魔丛生,那如果真要去取,还不知要生怎样的可怖事情。

    “银澄阁下,你将这棵树的来历,和盘托出,我们再商议一下。”秦墨开口提议。

    此时,这头狐狸低头,似是陷入挣扎,这副模样令秦墨一阵,越肯定,这棵宝树价值无可估量,恐怕是地级以上的神物。

    “这棵宝树,叶呈七色,剔透梦幻,乃是传说中的一种神树。在我狐族秘典中,称其为七情宝树,又称七欲宝树。”

    “七情宝树,举世罕见,存在于上一个纪元,在这一纪元从未有现的先例。这种宝树,看上一眼,便觉七情丛生,引动心魔,意志不坚的武者,很容易当场走火入魔,暴毙而死。因此,在上一个纪元,七情宝树又被称为魔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这种认知是错误的,这棵宝树实则是磨砺心智,荡涤灵台的无上之物,能抵御七情丛生的武者,坐在宝树附近修炼,则真气、心境修为齐头并进,修炼度倍增,且无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七情宝树的一桩巨大好处,另一桩神奇之处,待到宝树花开,结出七欲宝果,则是镇心洗智的无上宝物,一颗七欲宝果,便能斩却万千心魔,乃是堪比地级神物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这种宝树,想要靠近取走,只有两种人,一是心灵纯粹剔透之人,比如初生之婴儿,心灵无尘污垢,第二种嘛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银澄抬头,看向秦墨,缓缓说道:“你小子就是第二种人选,因为,自古以来,七情宝树就是给你这种人修炼用的神物。壹看书?·1?c”

    圣体专用的修炼神物!?

    秦墨立时明白过来,却是眉头皱起,觉得不太好办。他倒不怀疑这头狐狸是在说谎,因为以银澄贪婪的本性,如果它能取走七欲宝树,根本不会等到秦墨苏醒,早就取走了。

    他顾虑的则是,自身的斗战圣体才开启第二层,这样上去取走宝树,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嗡……

    这时,银澄爪子一抬,一缕青焰跳动,而后又是消失,这头狐狸摇头:“本狐大人还是不做多余的动作,你小子径直上去,更为稳妥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是极为罕有的,这头狐狸如此慎重,可见它对这棵宝树的重视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没有停留,径直走向前方,身形很快没入那团光辉中。

    远看过去,那团光辉并不大,却是将秦墨的身躯完全湮没,继而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置身于一片奇异之地,四周垂落光华,犹如一条条巨大的匹练,将一片区域笼罩。

    那座骨岩坐落前方,无比庞大,竟比十峰山脉的任何一峰都要巍峨,岩顶覆着一块鲨皮,此时看来,却是如同一片广袤的沃土,其上生长着一棵宝树。

    叮咚、叮咚……

    七色叶摇动,传来叮咚之声,如溪水流过山涧,无比悦耳,却是七色光辉席卷,从天空垂落,朝着秦墨涌去。

    而后,他整个身躯被吞没,整个身体犹如海绵,将七色光辉吸收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噗通……

    秦墨倒地,紧闭双眸,陷入一种奇异的状态,脑海中异象迭起,一幕幕情景纷纷闪现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天空漆黑如墨,焚镇夜晚的天空,从未如此黑暗,泛着乌光的黑暗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仅是焚镇天空,整个镇天国的夜空,皆是如此,夜空漆黑如镜,令人心生寒意。

    无边夜空忽然洞开,撕裂一条巨大裂痕,一只巨手探出,从夜空垂落,手指如巨大山脉,漆黑指甲泛着乌光,仿佛有无数怨魂在指甲中哀嚎……

    巨手拍下,将镇天国中央地带,将辉煌的镇天皇城,拍得四分五裂,山川崩裂,城镇尽毁,如同是末日来临……

    那巨大裂痕中,漫天黑炎席卷而至,砸落在地,却是流星般的黑火球,触物即燃,大地立时被熔穿。

    漫天黑炎笼罩焚镇,将这座山镇尽数焚毁,无数人葬身黑火海,化为缕缕怨魂,被吸入巨手的黑指甲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炼狱情景,废墟瓦砾中,秦墨跪倒在地,看着焚毁的秦家,仰天悲啸,声嘶力竭,却被漫天厮杀声淹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昔日青莲耀乾坤,今日碎莲卧西陲!

    古幽大6西陲,青莲山遗址,半空中无尽光辉弥漫,一道道惊艳天才争锋,奇技神功迭出,杀得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远处,一片断壁残垣中,秦墨隐匿在那里,心中谩骂不断,他行至青莲山遗址附近,无意中现一株灵药,还一日成熟,便想等到灵药成熟采摘。

    谁知道一觉醒来,半空中便爆惊人战斗,大6各处的奇才天骄纷至,将这片天空杀得虚空破碎,几乎要崩溃。

    陡得,一道光掠至,如流星般璀璨,霞光阵阵中,一柄剑插在不远处,光辉涌动,湮没了那片地。

    剑身呈金色十字,彩焰流转,剑锷呈凤尾展开,有悠远吟唱萦绕,这柄剑中仿佛封印着一尊恐怖的生灵。

    剑名-离魄,三尺神兵动天城!

    这是那时的古幽大6,一位绝世天骄的佩剑……

    随后,光辉敛尽,秦墨看到一抹倩影,横呈在离魄神兵旁边。

    此后很多年,秦墨都在自问,如果当时他没有鬼迷心窍,将那倾世人儿抱起逃窜,是否就不会生之后的惨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脑海中响起一道无情的声音:“既殇前事,当即斩断,心结尽去,可获新生!”

    下一刻,脑海中七彩光辉涌现,化为一柄华美巨剑,斩向那一幕幕的画面,要将这些记忆从他心底抹去。

    而后,一只手探出,抓住了巨剑的剑柄,手很小,与剑柄不成比例,却是牢牢的握住了巨剑。

    一抹虚影浮现,那是秦墨的思念体,伫立在识海,注视一幕幕掠过的记忆影像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