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28章 作坊事端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不知不觉,夜幕降临,离火铸器作坊群的街道上,华灯初上,不时有焰火升腾,映亮一片天空,那是有作坊的铸器师在开炉铸器。一??看书??·1要k?a?n?s?h?u?c

    蒋大师的作坊间前院,秦墨等人在那里等待,一行人已是干坐了一个下午,皆是心不在焉,没有谈话的兴致,时不时朝后院张望。

    “墨少,你别急。地兵的铸造时间,相当漫长,恐怕要等到黎明时分。”龚掌柜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嘴上是这样说,心里也相当焦急。因为正在后院铸造的武器,乃是一件地兵啊!

    无数人终其一生,也未必能见到一件地兵。而现在的作坊后院,却是铸造一件地兵,一旦蒋大师成功,那将是一场盛况,恐怕会惊动整个西翎主城。

    而龚掌柜,则能够作为一名见证者,那将是一份荣耀!

    秦墨苦笑摇头,诚然他心境沉静,但是这种时刻,又怎能平静下来,若是真的成功铸造一柄地级神剑,他的实力将生一次飞跃。

    如今,秦墨对于一柄宝剑的重要,已经有了清楚的认识。若有地兵在手,便能完成承受剑魂之力,挥至强杀剑的全部威力,甚至还可能有加成。

    届时,秦墨便拥有极可怕的杀手锏,威力逼近先天宗师。

    况且,此次返回千元宗,不久之后,就要参加血骨沼泽的试炼,有地兵在手,无疑要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“放心!墨师弟,一定能铸成一柄地兵神剑!”左熙天肯定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东圣海、恒不凡也是点头,他们非常希望能有一件地兵出世。?壹??看书·1?k要an?s看h?u?

    秦墨笑了笑,心中流过一股温暖,这三个少年虽是纨绔了些,但是,心性却是极好,也不知在千元宗,为何落得人见人厌。

    或许,世事便是如此,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根本,一切皆是空谈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是不是很担忧啊?哼哼,一柄地兵的铸造,可是相当困难的,那个姓蒋的铸器师说是保证有五成的把握。其实,也就是成功,与不成功两个结果而已,成功就是十成,不成功就是废话!”

    银澄的心念传音适时响起,听得秦墨直翻白眼,这头狐狸真是讨厌,没事就喜欢给他心里添堵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后院远远传来蒋大师的呼喊,示意秦墨赶快过去,铸剑已是到了最后阶段。

    闻言,秦墨毫不迟疑,朝着后院飞掠而去,刚踏足院子,便觉滚滚热浪扑面而来,空气中流转湛蓝的焰气,仿佛要将空间都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后院中,摆放着十座黑炉,九座小型的炉子放置边缘,中央则是坐落着一座大型黑炉。

    周围的九座小黑炉中,喷出九道蓝色火焰,宛如九道蓝色焰蛇,注入中央的大型铸器炉中。

    可怕的高温弥漫,即使站在院落边缘,秦墨都感到灼人难耐。这还是因为身具斗战圣体,换成其他大武师,恐怕一刻也待不住,当场就要退回去。

    对面,蒋大师站在后院另一端,正在操控铸器过程。

    之前,蒋大师曾提及,他之所以有五成把握,能够铸造一件地兵,就是因为他这十年间,创造出一种特殊的铸器技艺十炉铸兵技!

    相比白天的模样,蒋大师此时已是通体焦黑,头已是枯黄焦,衣袍只剩半截,却是精神亢奋。一看书?·1c

    “墨兄弟,接下来就是铸剑的最后阶段,你要凝聚一滴精血,烙入剑器。这样一来,铸剑完成的那一刻,这把宝剑就会自动认你为主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是否能铸成地兵,也要看你的精血,与宝剑融合的程度,还有宝剑自身能否生蜕变了。”

    蒋大师神情凝重,飞快讲述接下来的步骤,不敢有一丝马虎。因为,铸剑的最后一步,才是关键一步,宝剑质地如何,能否铸成地兵,全看这一步的变化。

    秦墨点头,将需要注意的要领,一一记下。

    “准备!”蒋大师忽然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闻言,秦墨运转真气,全身涌动焰气,甚至调动体内的剑魂之力,从指尖逼出一滴血。

    这滴血,泛着霞光,隐隐透着一丝金色。

    “开炉!烙入精血!”蒋大师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,一声巨响,中间那座大型铸器炉打开,炉盖升起,蓝焰涌动中,一柄长剑形状的物体,缓缓出现。

    秦墨毫不迟疑,指尖一弹,将那滴血射入剑身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剑形物体颤动起来,传出剧烈的剑吟,却见炉盖砰得一声,再次关闭,将宝剑重新压入铸器炉中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大型铸器炉中响起剧烈的撞击声,仿佛有一个生灵不断撞击炉壁,想要破炉而出。

    炉盖不断抖动,炉壁出现一个又一个凸起,甚至呈现一丝丝裂痕,整个铸器炉似乎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此时,蒋大师、秦墨注视着铸器炉,两人很紧张,汗水浸湿了全身,也是毫无所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作坊间前院,则是来了一群不之客。

    一群聚宝斋的护卫,簇拥着一位黑袍老者,气势汹汹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,还有一支西翎近卫军,为的男子铁甲佩刀,迈步之间,龙行虎步,散着凌厉气势,笼罩了整个前院。

    “冯大掌柜!?”龚掌柜脸色连变,认出了那黑袍老者的身份,这是西翎主城聚宝斋分店的冯大掌柜。

    站在前院门口,冯大掌柜一袭黑袍,披着金尾披肩,颧骨高耸,眉毛细长,姿态尊贵,仅是站在那里,便让人有种高高在上的气度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们聚宝斋十年前,分配给姓蒋的铸器作坊?如此得天独厚的环境,却分配给一个废物。这十年来,姓蒋的是否铸造过一件玄级至宝?”

    环视作坊间,冯大掌柜目光很平和,徐徐开口,问询左右。至于前方的龚掌柜等人,则完全被他无视了。

    旁边,一个三角眼中年人连上前,汇报蒋大师十年来的业绩,言语之间,将之诋毁的一无是处,仿佛说的不是一个铸器师,而是在说一头猪,占用了这间作坊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前方,东圣海、恒不凡和左熙天握紧拳头,三个少年听得咬牙切齿,他们也认出了三角眼中年人,正是上次在作坊间,找蒋大师麻烦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良久,三角眼中年人终于结束了他的汇报,如果没有见过蒋大师,单单听着这番汇报,估计都认为蒋大师比一头猪都好不了多少,完全是依靠前任掌柜的关系,才分配到这间铸器作坊。

    此时,冯大掌柜转头,看向那位铁甲佩刀的军官,道:“宋队长,你负责离火铸器作坊区域的治安,我们聚宝斋想清理这里,还请你批准!”

    “艾,冯大掌柜。你这是什么话,既是你们聚宝斋分店出了害群之马,想要如何处理,都是应该的。如果需要人手,我这些下属,都可以帮忙。”那军官宋队长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前院中央,左熙天四人听得肺都气炸了,这帮混蛋一唱一和,无非就是想蒋大师卷铺盖走人。但是,如此这般的颠倒黑白,把蒋大师说得如此不堪,也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冯大掌柜,请等一下!蒋大师正在后院,进行一场极重要的铸器,一切事情,等他结束之后再说吧。”龚掌柜上前,拱手行礼,开口道。

    此时,冯大掌柜目光一转,似是才看到龚掌柜,冷冷一笑:“我认得你,龚执事。前些天我得到汇报,你在暗礁海的码头,收购了一批玄宝,取得惊人业绩。本来,我还想提拔你。却是想不到,你竟和姓蒋的为伍,我很怀疑,姓蒋的霸占这间作坊十年,是不是也和你有所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先将此人拿下,至于龚执事,你升任大执事的事情,恐怕要押后再议了。”冯大掌柜漠然冷笑,示意护卫上前拿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龚掌柜又惊又怒,他想不到冯大掌柜身为主城分店的主管,行事竟是如此蛮不讲理,嚣张跋扈,实在欺人太甚。

    此时,东圣海三个少年也被团团围住,三人脸色很冰冷,取出一大把阵旗,准备给这帮混蛋一个惨痛的教训。

    忽然,从后院的方向,猛地传出一道巨响,狂暴的气浪涌来,将一群聚宝斋护卫冲击的满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