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30章 一缕残魂震天地
    传说,地器铸成之时,会引动地脉之力沸腾泉涌,宝光直冲天际,出现种种异象,昭示天地之间,又多了一件神物。?一看书???·1?k?an?sh?u?c

    也有另一则传说,地器乃是地脉山川之灵秀所聚,因此铸成的那一刻,地脉之力会生泉涌之势,以庆祝一件新的地器诞生。

    现在,夜空之下,高悬一柄巨剑虚影,宝光熠熠,与星月共耀,这不是地器出世,又能是什么?

    这一幕,令在场铸器师们热泪盈眶,有些铸器师更是跪倒在地,举臂欢呼,多少年了,西翎主城未曾出现这样的奇景。

    “我这一生,能见证一件地器出世,不负此生,不负此生啊!”一位白苍苍的老者高呼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铸器准大师,停留在这一境界,已是近百年,行将就木,却一直孜孜不倦,追求铸器的更高境界。

    现在,这位老者是痛哭流涕,感慨今后若有突破,便是目睹今夜地器出世之功劳。

    片刻,整个离火铸器作坊的区域,也是全部沸腾起来,无数人狂奔到街道上,仰望天空,被夜空的巨剑奇景所震撼。

    “从上一次千年之战后,有多少年了?数百年了吧,西翎主城都未曾有一位铸器大师,能铸成一件地兵。终于,今夜终于……”

    远处,一位锦袍中年人仰望夜空,眼角湿润,却是露出欣喜笑容。在锦袍中年人身后,跟随着一队精锐武者,气息沉凝如磐,竟皆是大武师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四周的行人看到锦袍中年人,纷纷露出敬畏之色,此人是西翎军团的一位猛将,深受西翎总帅的器重,位高权重,乃是西翎战城权柄赫赫的大人物。1c

    同一时间,西翎主城的另一处,一座偌大的庭院中,一位褐袍老者仰望夜空,看着一柄巨剑光影与星月争辉,他激动的胡须都翘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好!这么多年,西翎战城终于有一件地器铸成,填补数百年的空白。今后,老夫倒要看看,其余九大战城的那帮老家伙们,谁还敢嘲笑我们西翎战城的铸器大师不行!哈哈哈……,来人,快备马!”

    褐袍老者一声令下,庭院中成百上千的仆人忙碌起来,一时间偌大的庭院灯火通明,人来人往不断,为老者的出行做准备。

    几乎在同时,西翎主城的各个地方,一个个大人物都被惊动了,知晓离火铸器作坊的区域,有一件地兵铸成,皆是震动不已,纷纷飞快赶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个时候,蒋大师作坊的后院,地面已是满目苍夷,十座铸器炉尽皆炸毁,碎片遍布一地。

    院落的一端,蒋大师身处一道光幕中,并未受到任何损伤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此时正处于一种玄妙的状态中,丝丝缕缕的地脉之力不断涌动,渗入蒋大师的身体,让他浑身污垢尽去,肌肤褪去老皮,迅滋生新肤,散着一种奇异的光晕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即是铸成一件地器后,地脉之力滋养铸器师身躯,给予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传说中,有铸器大师铸成一件绝世地兵,地脉之力喷涌如龙,蕴含一丝龙气,滋养铸器师本身,甚至出现返老还童的奇迹。

    因此,在铸器师中,有一条不成文的标准,唯有铸成一件地兵,才能称得上真正的铸器大师。

    而铸成玄级上阶至宝的铸器师,只能算是伪大师。只因地兵难铸,世所罕见,久而久之,这一类伪大师也被归为铸器大师的行列。

    相比蒋大师身上生的异象,后院中央的情景才是真正的惊人,半空中,悬浮着一柄宝剑,剑长四尺七,剑身中央有一道凹痕,泛着一层蛟气,两侧古朴纹路天成,剑身微微抖动,便有如水的剑华溢出,在院落中形成一道剑之漩涡。

    剑锷形如骨牙,剑柄呈螺旋状,宛如暗礁海的漩涡,散着阵阵涛声。

    注视着这柄神剑,秦墨心神激荡,隐隐有种奇妙的感应,仿佛能感受到这柄神剑的呼吸,这种感觉太玄妙,难以言传。

    “这柄神剑,就是我以后的佩剑吗?”秦墨自语,伸手想握住剑柄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一道剑鸣传出,震得虚空泛起涟漪,秦墨连退数步,手臂一阵麻,他惊愕不已,这柄神剑竟拒绝他的握持。

    难道铸剑的最后一步出现了问题!?

    秦墨心头一跳,如果真是如此,那可就麻烦了。不过,为何他和这柄神剑之间,会有极为玄妙的感应?

    “哼!臭小子,你还真性急。以你现在大武师的修为,即便催动剑魂之力,也无法受到这柄神剑的认可。这可是地器,哪有那么容易获得认可。别忘了,在化蛟之地,若没有本狐大人相助,你能拉得开那把【赤日金焱弓】?”

    银澄开口挤兑,嘲弄秦墨自不量力,不过,关于如何获得这柄神剑的认可,这头狐狸也没有卖关子,直接告诉一个最快,最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我体内的金剑印记!?”秦墨心神一震,脑海中不禁浮现那片阴骨竹林,以及曾经经历的可怕惨烈的战争幻境。

    察觉到秦墨的异样,银澄嘿嘿奸笑了两声,它对于这人族少年体内的金剑印记,其实最是好奇不过,只是,它也很清楚,这人族少年太精明,也太谨慎,若非万不得已,绝不会透露金剑印记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银澄此时却很得意,现在的情况,不就是万不得已的情况吗?这人族少年即便再想藏着掖着,也是必须触动金剑印记,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,真正掌控这柄神剑。

    “小子,快一点,再晚一点,小心引来其他强者的窥探,那就麻烦了。”银澄不阴不阳的建议道。

    秦墨无奈叹息,若非这种情况,他实在不想触动那枚金剑印记,因为,他现在的修为还太低,一旦触动这枚印记,也不知会生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深吸口气,秦墨闭上眼,立时催动体内的剑魂之力,尝试着与那枚金剑印记,产生一丝联系。

    袖口中,银澄眯着狐眼,舔了舔前爪,老神在在的等待,它想看一看,凝聚这枚金剑印记的强者,生前到底有多强的实力。

    猛然间,这头狐狸身体一僵,下一刻,它全身毛都根根竖立,仿佛被雷电轰击了一样。

    嗖得一声,银澄已经窜了出去,离开了秦墨的袖口,跃至院落边缘,趴在阴影中,竭力控制自身的力量,死死盯着闭眼的人族少年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“惨,惨,惨,好可怕的压迫感!一枚金剑印记中的残魂,怎么会蕴含如此可怖的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一股恐怖的气势出现,宛如飓风呼啸,从秦墨体内传荡出来,砰得一声,一道睥睨当世的气势狂飙,将虚空冲出一道道窟窿,贯入夜空。

    刹那间,风云变色,狂风席卷,朝着后院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感受到这股恐怖气势,那柄神剑剧烈鸣动,似是欲与之争锋,剑身倾泄无边的剑华,席卷向秦墨。

    剑身中央的那道凹陷,亦是闪耀起来,传出一道声响,仿佛是一头蛟兽在吸气。顿时,四周的地脉之力受到牵引,疯狂涌入这柄神剑之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剑华暴涨如潮,将后院的地脉之力吸收一空,但是,这柄神剑依然嫌不够,不断传出可怕的吸气声,地面随之震动起来,地底传出河流般涌动的哗哗声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少年睁开双眼,一道剑芒射出,后院一片璀璨,宛如白昼。剑芒划破夜空,斩云蔽月,留下一道长长的剑弧残影。

    一霎那,以这座后院为中心,方圆百里的区域,大地传出轰鸣,犹如龙吟虎啸,一道道地脉之力喷涌而出,横亘天空,有若无数条大龙,朝着一个方向汇聚。

    这一瞬,整座西翎主城都颤动起来,无数灯火亮起,主城中各大绝世强者皆是震动,看向离火作坊群的区域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