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32章 狂月地阙
    清晨,整座西翎主城的地脉涌动,持续了整整一夜,方才缓缓散去。??.?`

    而笼罩离火铸器作坊群区域的光辉,也是在朝阳初升之时,徐徐消散,这片区域的天空充满浓郁的地气,无数武者盘地而坐,修炼了足足一夜。

    一件地器的铸成,周围区域会暂时变成一处修炼宝地,比之五品宗门的修炼重地,还要强上数倍,对于武者来说,这是一种福泽。

    此时,蒋大师的铸器作坊周围,人群里三层外三层,挤得水泄不通,却是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前院门口,冯大掌柜、宋队长两拨队伍已是瘫软在地,一方面是受地脉之力冲击,另一方面则是心神俱颤,被吓倒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记耳光响起,堪比重锤砸地的声响,宋队长高大的身躯飞起,在半空中滴溜溜旋转了数十下,砰得摔倒在地,又翻滚了数十下,喷出满嘴的碎牙,却是咕噜爬起,跪倒在地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前方,站着一位雄伟的军人,身披金甲,肌肉如铁虬龙一般,散着凶兽一样的气势。正瞪视前方,眼眸精光一闪,犹如电芒游动,令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这位雄伟大汉,正是西翎军团五帅之一的阎帅,亦是五帅中脾气最火爆的一位,宋队长则算是他一系的军官。

    “阎帅……,饶……命,属下鬼迷心窍,受冯掌柜蛊惑,才一时不察,犯下大错。绝非是想冒犯蒋大师啊!属下,属下甚至不知这是蒋大师的铸器作坊啊……”

    宋队长断了满口的牙,说话却是利索的很,痛哭流涕的喊冤,却是听得周围人群一阵哄笑.??`

    昨夜,无数人都是亲耳听到,宋队长站在人前,百般诋毁蒋大师,现在竟说全不知情,当别人是三岁小孩吗?

    “哼!事先不知,这位宋队长昨夜可是威风的很,当众说蒋大师的铸器水准,连一头猪都不如呢!”人群中一位孩童开口,模仿着宋队长的语气,倒是有三分相似。

    听着这些议论声,阎帅脸色铁青,肺都快气炸了。这个姓宋的胆子还真肥,竟然说蒋大师不如一头猪,这可是铸成一件绝世地兵的大师呀,即便西翎军团总帅在此,也会礼遇有加。

    “嘿嘿,老阎。你带出来的兵,还真是有眼色嘛!说一位铸器大师的水准不如猪?见识了,咱今天是见识了!”不远处,简万宸双臂环抱胸前,斜眼看过来,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在简万宸旁边,还站着一群绝世强者,龙舵阁的太上护法,千音宗的太上长老,驮刀门的第一护刀使,缠灵宗的阵法大师,还有西翎军团五帅之一的储子玉储帅等等……

    这些绝世强者,皆是西翎战城顶级势力的脑,平素即使是各自势力的核心人物,也是难以见上一面,现在却是纷纷赶来,从深夜时分,一直等到清晨。

    这样的阵仗,即使是西翎战城的总帅,也难以受到这样的礼遇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阎帅大手一握,蒲团般的手掌握拳,迸一道真焰拳劲,将宋队长震至高空,横飞数万米,径直落向主城的一处军营,也不知落地之后,还是否有命在。

    “你们全部跟去领罚!快滚!”

    阎帅一声沉喝,宋队长的那队士兵连滚带爬的离去,朝着那处军营奔去。

    “哼!也是便宜了他们。”驮刀门的第一护刀使冷哼,表示对阎帅的处置很不满。

    旁边,其余各大势力的脑,亦是表示不满,觉得阎帅惩罚的轻了。

    “老阎,你还是赶回军营,亲自惩罚这群军中毒瘤,才显得有诚意。”五帅之一的储子玉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在场一众绝世强者纷纷点头,表示同意,觉得阎帅确实如此做,才显得有诚意。

    “那也等我给蒋大师赔罪后,再离去不迟!”阎帅闷哼一声,伫立在那里,一丝离开的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对于储子玉、简万宸等人的心思,阎帅又如何不明白,把他从这里赶走,就等于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他才没那么蠢,现在就走人。

    昨晚,绝世地器出世,造成的动静太大,整个西翎主城都是满城皆知。

    各大势力的消息非常灵通,很快就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竟是聚宝斋分店的一位准铸器大师在铸器,却是铸成了一件绝世地兵。

    得知这个消息时,各大势力的第一反应,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。凭一位准铸器大师的水准,怎么可能铸成一件绝世地兵?

    要知道,准铸器大师跻身大师境界,能够铸成一件品玄宝,已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事情,至于铸成一件地兵,则是从上次千年之战以来,便从未出现过。

    因此,各大势力立刻派人仔细调查,很快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这位蒋大师十年来,一直受到聚宝斋分店冯大掌柜的排挤,始终得不到珍稀宝料铸器,以致于十年来,未曾铸出一件玄宝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各大宗门、家族,以及西翎军团的高层,心中皆是一跳,那岂不是说,这位蒋大师十年前,就是准铸器大师,而如今的铸器技艺到底如何,谁也不知晓?

    现在蒋大师铸成一件绝世地兵,想他这十年来在聚宝斋分店受到的屈辱,从今以后,这位大师还愿意待在聚宝斋分店?

    于是,各大势力震动了,这些绝世强者们纷纷出动,就是要博得这位蒋大师的好感,将之拉入己方的势力。

    正在在场一众强者各怀鬼胎时,门口的冯大掌柜忽然站起,他早已不复之前的尊贵从容,披头散,衣衫不整,犹如一头丧家之犬,高声嘶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假的,这一切是姓蒋的布置的骗局!你们千万不要上他的当,他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冯大掌柜癫狂呼喊之间,一只脚踹了过来,这只脚抬得很高,狠狠踹在他光滑的脸颊上,将之踹成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这一脚,正是龚掌柜踹的,他咬牙切齿,跟上去一阵狂踹,泄被五花大绑了半夜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姓冯的,我告诉你!如果蒋大师因此离开聚宝斋,你就等着总店的严惩吧。”龚掌柜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不远处,左熙天等三个少年也跟过来,一个个拳打脚踢,专找冯大掌柜的痛处敲打。顺便,也将那三角眼中年人拖过来,与冯大掌柜并排躺在一起,又是一顿痛扁狠揍。

    左熙天三个少年也是憋了一个晚上,只因一群绝世强者在场,他们不太敢跳出来闹事。现在,有龚掌柜牵头,三个少年最擅长的就是见缝插针,自是一拥而上,狂揍这两个混蛋。

    这时,从后院方向,一阵脚步声传来,蒋大师一袭长袍,捧着一柄石鞘长剑,缓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蒋大师,与昨天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面笼异彩,步履之间,更是轻盈如踏波,尽显一派大师风范。

    “铸成绝世地器,地脉之力、地器之灵反哺,近乎脱胎换骨,果是顶级大师的风采!”人群中,一位铸器大师惊叹,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简万宸、阎帅等一众绝世强者上前,纷纷见礼,向蒋大师道贺。

    面对主城各大势力脑,蒋大师却是很平和,清晨他醒转过来,觉身心生了巨大的变化,仿佛经历过一次彻头彻尾的洗礼,心境平静,不起波澜,感慨铸成一件地器,对于铸器师来说,实是一次境界的飞跃。

    “敢问蒋大师,此剑何名?”储帅储子玉问道,眼中有着炽热之色,他是剑道大家,对于一柄绝世神剑很渴望。

    抚着石质剑鞘,蒋大师一阵感慨,道:“十年沉寂,一朝铸地器。这柄神剑于月夜铸成,与星月争辉,便名为【狂月地阙剑】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在场一位银袍老者面露不愉,他是落月峰的太上护法,修为高深莫测。该峰以落月为名,以蚀月刀技名动西翎,乃是世人共知的大宗门。

    现在,蒋大师命名此剑为-【狂月地阙剑】,又是何意?故意针对落月峰吗?

    “呵呵,老夫来测试一下,这柄【狂月地阙剑】的锋芒如何?”

    银袍老者一声朗笑,一片银色刀光乍起,如月华爆碎,笼罩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人群一阵骇然,绝世强者出手,当真有排山倒海之势。只见那一片银色刀光,斩向了刚出世的地器神剑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