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48章 沼泽秘辛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血煞门等宗门应该得到了准确的消息,映日遗宝必定在这片坟场的一座古墓之中!”周渊烈眼睛发亮,眸中似有火焰在跳动。

    他真的很心动,换做任何人,都会心动,这可是关于一个四品宗门的宝藏,若能得到,他真的能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秦墨皱眉,转头看向牧佩宜两女,道:“两位师姐,这里很危险,你们先行离去,我和周师兄要留下来。这里的事情,切勿外泄,以防有杀身之祸。”

    牧佩宜两女张了张嘴,却是俏脸黯淡下来,终是无言。她们实力不够,留在这里确实太危险,但是,她们又好不甘心,真不想错过这样的机缘。

    最终,两女与秦墨告别,飞身掠出坟场区域。

    良久,牧佩宜两女全力展开身法,狂奔了半个时辰,却听见浮碑坟场方向,传来阵阵轰鸣,其中有巨大咆哮传出,令人一阵战栗,而后又逐渐平息。

    转头望去,那片坟场血雾弥漫,看不清里面的情况,两女很清楚,那是大阵发动,封禁了里面的一切气息。

    “牧师姐,那位墨师弟在里面,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秋思茜有着忧色,秦墨展现的实力固然惊人,但是,他终究只是十五六岁的少年,让她生出对待弟弟般的关怀。

    并且,秋思茜也很疑惑,宗门内真有这样惊艳的少年天才吗?为何从未听说?

    这般天才,又如此年少,早该震动整个宗门,列入最核心的弟子培养才对。或许,是宗门另有考量,未曾将这样惊艳天才公开。

    牧佩宜也很疑惑,事实上,两女近半年来,一直在外游历,待到“血骨沼泽”开启时,便直接赶至西翎北地,自是没有听说过秦墨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,正如墨师弟所说,不能外泄此事,否则,咱们都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两女一声轻叹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浮碑坟场上空,一道道阵纹交错,逐渐交织扩散,封锁一方天地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一座地级大阵,封天绝地,掩盖其中一切气息。不过,却并不妨碍出入坟场,这座大阵的作用,仅是为了防止此地异动外泄。

    “哼!为了掩盖此地气息,布置这样一座大阵,好大的手笔!恐怕这些宗门的至宝阵旗,全部都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目睹这一切,周渊烈冷笑,此时,他换了一身深灰轻甲,其上流转宝光,有着密密麻麻的阵纹隐现。

    这件深灰轻甲,无疑是一件异宝,宝光熠熠,气息通灵,至少是玄级中阶的护身至宝。

    他的双掌,则戴着一双手套,黑色蚕丝制成,弹指之间,便有黑光环绕,亦是玄级中阶以上的宝器。

    同时,周渊烈脚上,换上一双土黄色靴子,看起来很不起眼,但是,他不运转真气,却是双脚离地半寸,分明是这双靴子的作用。

    瞧着周渊烈的一身行头,秦墨撇了撇嘴,很想骂一句:“暴发户!”

    一身三件玄级至宝,对于大武师九段巅峰的高手来说,也太奢侈了点。即使是先天境界的强者,能有一件玄级至宝的武器,就算是很好了。

    反观秦墨自己,除了手上这柄【狂月地阙剑】,一身行头连一件灵宝都没有,却是相当寒酸了。

    “待返回宗门后,也要弄两件玄级宝器防身啊!”秦墨这般感慨。

    “怎么?墨师弟,你连一件防身宝具都没有?”周渊烈很惊奇,暗道,千元宗的长辈们未免太吝啬了,对待这样的天才,竟连一件宝具也不赐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除了这柄剑,还是我前段时间费劲辛苦,才搜集材料铸成的。”秦墨不禁撇嘴,开始反省,以前太专注于修炼,没有搜集防身宝器,确实是一个疏忽。

    “这柄剑品质如何?”周渊烈瞅了瞅,对于从未出鞘的这柄剑,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勉强到地级。”秦墨沉吟,这般说道,却是引来神剑一阵颤抖,显是很不悦主人撒谎。

    顿时,周渊烈脸色木然,很想破口大骂,他一身的宝具,也抵不上一件地器啊!亏他刚才还有些同情这小子。

    两人修整完毕,目光一转,同时看向那具石棺。刚才秦墨已经尝试过,凭他一身神力,竟是抬不起棺盖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,不会封存着一个恐怖的血魂怪物吧?”秦墨这般猜测。

    周渊烈则是摇头,悄然说出一个秘密,血魂怪物的诞生,实则是一场意外,是一场异变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片“血骨沼泽”的诞生,本身就是一场异变,出乎所有强者的预料。

    当初,上上次千年之战结束后,时间过了百年,这片古战场依然杀气冲天,不时有诡异东西出现,祸害一方。

    为了消除这片灾厄之地,西翎战场无数强者出动,其中先天宗师境界的绝顶强者,便出动了数百位,可谓是强者云集,要净化这片不祥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在净化过程中,却出现了可怕异变,当时天地变色,千里血云聚集,漫天血雨倾盆而下,众多强者莫名暴毙,将这里化为一片血海,而后化为一片血骨沼泽。

    那场动静太惊人,惊动了西翎战城的十数位绝世强者,联手开辟一处秘境,将这片可怕沼泽镇入此地。

    由那以后,这里才成为试炼地,也是要借试炼者之手,斩杀不断滋生的血魂怪物。

    并且,此地也有奇异的禁制,先天宗师强者无法进入,而超越先天境界的血魂怪物也不会诞生。

    听完这一切,秦墨心中莫名一寒,这处秘境的情况竟如此诡异,原来从一开始,这片血骨沼泽就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难道说,此次“血骨沼泽”的异变,真会爆发可怕的事情?

    正在他惊异不定时,周渊烈穿着一身宝具,尝试推开棺盖,却是任凭他身周宝光爆闪,也是无法推开棺盖分毫。

    “奇怪!这样都打不开,难道要摧毁这具石棺吗?”周渊烈皱眉,很不解,穿上一身宝具,他的身体强度堪比先天七段的强者,竟还是掀不开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突然之间,地动山摇,无数恐怖的波动出现,在浮碑坟场四处炸开,这片地域立时出现无数巨大裂痕,似是要毁灭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具具可怕的巨影出现,从血雾中冲出,有数十丈高的无头巨马,有血羽燃烧的飞禽,有扛着巨鼓的血色巨人……

    这些血魂怪物皆很庞大,周身萦绕实质的血魂锁链,散发的气势如山似岳,堪比先天巅峰的强者,无比恐怖!

    秦墨、周渊烈都惊呆了,面对如此可怕的血魂怪物大军,他们第一个念头,就是掉头逃窜,远离此地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这些血魂怪物既没有四处寻找猎物,也没有自相残杀,而是冲撞向一座座巨大浮碑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整片坟场不断抖动,似是真的要毁灭,那些巨大浮碑绽放光辉,笼罩一座座大墓,抵御这些血魂怪物的冲击,爆出一团团惊人的震波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秦墨两人目瞪口呆,旋即明白过来,两人顿时狂骂不已,那些先天巅峰强者实是计划缜密,竟是布置了两重地级大阵。

    一重大阵,用来封天绝地,隔绝此地一切气息。

    第二重大阵,则是针对这片坟场的血魂怪物,使这些血魂怪物大军自行冲撞大墓,毁去这片坟场,到时映日遗宝便会自现。

    “好算计!他·娘·的,咱们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周渊烈狂骂不已,因为在两人四周,密密麻麻的血色身影出现,一双双猩红眼眸注视过来,锁定了两人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是血魂石人、血魂士兵,还有各种奇状的血魂怪物,数量如海,汇聚成一片血色海洋,疯狂冲杀过来,要将两人吞没。

    见状,秦墨、周渊烈头皮发麻,这些并非是巨型血魂怪物,但是,数量未免太多了,如何能杀尽?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周渊烈知晓不能坐以待毙,率先出手,狂暴的掌势翻腾,化为一道道巨大掌印,凌空拍下。

    嗡得一声,秦墨推动剑锷,【狂月地阙剑】出鞘,一道如泓剑光扩散,将十数头血魂石人腰斩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一团团血雾爆开,一头头血魂怪物被击杀,丝丝缕缕的血魂精气流窜,朝着秦、周二人的身上钻去。

    极其诡异的是,还有一丝丝血魂精气,却是钻入那具石棺之中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