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50章 血婴
    砰!

    棺盖继续滑开,升腾浓烈的血光,那光辉太刺眼,仿佛能照出生物的灵魂,让人心神战栗。??一看书1?ka?n?shuc

    伴随着那声轻叹,秦墨、周渊烈直挺挺的跳起来,一跃数丈远,想要远离这具石棺,却被一堵无形墙壁挡住,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随即,一股诡异的力量涌现,将两人的身躯定住,难以动弹。

    这一情况,让两人更加惊骇,这样的情形太诡异了,完全乎他们的预料。

    原本,秦墨推测这具石棺中即便有凶险,也不过是死去的强者骸骨,化为一头血魂怪物,即使很强大,也能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并且,还能瞅准机会溜回来,看看石棺里是否有宝物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这一声轻叹,显示棺中的诡物有着相当的智慧,并且,高深难测,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都怪你贪心,硬要留着这具石棺,现在有大麻烦了。”周渊烈脸庞紧,他固然胆大包天,也是觉得心中渗得慌。

    “当时周师兄你也同意了啊!”秦墨很无辜,当时周渊烈可是答应的很快,还很期待石棺里有好宝物。

    下一刻,石棺的棺盖彻底滑落,而后,一团血光缓缓升起,映照着两人惊惶的面容。

    那团血光中,包裹着一个身影,竟是一个婴儿,肌肤很滑,真如初生婴儿一般,透着一种玉质的光泽,宛如山川灵秀所聚的美玉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婴儿包裹在一团血光中,就完全是两回事了,无比诡异,无比邪乎。一看书?·1?c

    这一瞬,秦、周两人脸色有些青,他们确实胆量很大,但是,这样诡异绝伦的事情,真的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两人脑海中闪过一个惊悚的念头

    这是血婴吗!?

    而后,这个婴儿闭着双眼,仿佛刚离开母体,尚且睁不开,却是抬起一双藕臂,毫无阻隔的穿过皮肤,一下子探进自己幼小的身躯,在他身体里摸索,不时出骨骼碰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情景,让周渊烈嘴巴形成“o”形,不仅头倒竖炸起,他整个脖子、背脊都凉了,冷到寒。

    秦墨脸色也有些白,握紧【狂月地阙剑】,提聚体内剑魂之力,准备一有意外,立刻施展大道杀剑,全力斩过去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,这个诡异的婴儿从自己身体里,掏出了一副骨架,很晶莹,犹如玉石。

    如果一个婴儿,天生拥有这样一副异骨,必定是绝世奇才,注定能迈上武道巅峰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诡婴却将体内的骨架,生生掏了出来,看得秦、周两人眼睛直,这到底是要做什么,别这般吓唬人呀。

    “剑者,可愿助我,碎却此骨!”这个诡婴依然闭眼,开口说道,声音无比苍老,与他的婴身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闻言,周渊烈抽搐的脸庞,一下子舒缓下来,仿佛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,他竭力竖起一根手指,指向秦墨。既是剑者,自是指秦墨,不会是找他。

    秦墨脸色更加黑了,周师兄的【裂天碎地绝霸掌】也是威力绝伦,为何要让他来斩碎此骨,不会有什么诡异诅咒吧?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时,秦墨身体中产生一种奇异的感觉,心脏部位的那枚金剑印记,忽然抖动了一下,出一丝波动。?一看书?·1?k?a?n?s书h?uc

    剑光一闪,继而斩落,将那具骨架震成齑粉!

    秦墨怔神,原来诡婴所言,是对他体内的金剑印记所。

    “谢,欠你一次。”那诡婴神情肃穆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秦墨、周渊烈的身躯能够活动了,两人正惊异时,那诡婴睁开了双眸,竟是两颗血珠,森然诡异,却是光芒射出,划破虚空。

    那双血珠无瞳,却似乎能勘破世间一切,繁华落尽,尽归尘土!

    “沉寂千年,竟然以血婴之体再现,是因为我心中激愤,不愿被算计,不想尸骸成为一颗棋子吗?”那诡婴自语,很悲怆,有凌驾尘世的傲然,也有不甘……

    这一刻,秦墨、周渊烈有所触动,这个诡婴生前,必定是一位绝世强者,却陨落战场,现在又以这般模样复活。

    “请问,是因为被两座地级大阵惊扰,从而复苏吗……”秦墨心生疑云,想要探知真相。

    那诡婴嘴角微翘,无比孤傲,道:“一群跳梁小丑而已,皆如尘土……”

    语焉不详,却令秦墨心中寒,他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    突然,整片浮碑坟场区域,爆起一道道恐怖的波动,血雾弥漫中,一根根巨大阵旗出现,可怕的阵纹在虚空蔓延,散着毁灭一切的气息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、周两人勃然色变,他们终于明白那些宗门强者的计划,并非是将所有大墓摧毁,再一一搜索。而是直接将此地震成尘埃,将映日遗宝逼出来。

    在地级攻杀大阵面前,唯有地级以上的宝物,才无法被摧毁,并且受到侵袭,神物有灵,会自我保护,显露端倪。

    这一招,确实狠绝,但也是最有效!

    不过,秦墨、周渊烈就麻烦了,两人固然是绝顶天才,战力惊人,也抵御不住地级杀阵的绝杀。

    “进我石棺,可以避祸!”那诡婴开口,说完这一句,便化为一道血光,掠向远处的血雾深处。

    这……,进石棺?!

    秦墨、周渊烈面面相觑,两人脸色更加白,这石棺可是血婴出世之所,他们进去之后,真的能避祸?而不是撞到祸堆里吗?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,虚空中阵纹颤抖,射出一道无匹的恐怖波动,所过之处,断碑、碎岩皆成齑粉,朝着这边涌动过来。

    “进去!”秦墨一咬牙,已是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死就死吧,拼了!”周渊烈也是咬牙切齿,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正准备盖上棺盖,却听远处一声呼喊:“别盖上,给我留一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嗖……,一道身影飞掠而至,犹如浮光掠影,窜入石棺中,同时,一道长长鞭索武器弹出,卷起那沉重的棺盖,将整具石棺盖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、周渊烈一声惊呼,显是认出来人,此时石棺已是盖实,遮蔽了两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整片浮碑坟场沸腾起来,准确的说,这里已经不是一片坟场,而是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现在,虚空的地级阵纹不断震动,出一道道恐怖的波动,要将这片区域化为尘埃。

    一阵阵巨响传出,却被最外面的那重大阵隔绝一切气息,这片区域如同煮沸的水,疯狂沸腾起来,沙石飞溅,血雾暴涌,形成一道道絮乱的漩涡,将一切有形之物碾碎。

    地级杀伐大阵的威力,确实威力无匹,即使先天宗师陷入其中,也可能遭遇不测,难以生离。

    这片区域中,唯有一座浮碑尚存,碑顶聚集着一群先天巅峰强者,正在全力操控大阵,覆灭这片坟场,将之碾成尘埃。

    然而,数百位可怕强者都没注意到,在这座浮碑的底部,有一团血光浮沉,其中包裹着一个血婴,正睁着一双血珠,静静注视着他们,血婴看起来很平静,却是无比诡异。

    “一群愚者,被贪念趋势,却犯下大罪!”血婴自语,透露的信息令人不安。

    在一片混乱区域,亦有一具具石棺出现,如同是随波逐流,在一道道漩涡中浮沉,这些石棺中不时出声响,似乎有人在咆哮,也有人在叹息……,如果被人听见,恐怕会将人生生吓死。

    而在其中一具石棺,则挤着秦墨三人,交谈声隐隐传出。

    “他·娘·的,你这混蛋,原来一直隐在暗处,拼命的时候不见你的影子。要逃命的时候,就溜了过来。真他·娘·的无耻,别和老子套近乎!”周渊烈骂骂咧咧,很不忿。

    “艾,别这么说嘛!周兄,忘了咱们以前多次合作的友谊了吗?”那人开口,嘿嘿笑道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