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63章 关闭的最低级修炼室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66.html
    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,一群人从“冽风地脉谷”的顶层,一层层的参观,待到后来,程门主、甘大长老都有些倦了。

    毕竟,其他修炼室的地脉之痕数量,远远比不上黎枫雪行、帝衍宗,而那所谓的雪藏的第三名怪物级天才,程门主等人则是认为,既然洪戈然都带着他们来此参观了,自是不会发现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下,还有什么好参观的,但是,为了弥补之前的失言,程门主、甘大长老还是耐着性子,领着门下弟子,很是无聊的参观下去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一群强者重新回到山谷底层,尚有最底层的修炼室未曾参观。

    对此,程门主等人连连摆手,声称已经见识到了,没必要再继续参观了。

    见状,洪戈然满意点头,准备领着众人离去,晚上设宴,好好款待这些强者。

    忽然,驮刀门一名先天强者惊异,指着一间封闭的修炼室,道:“为何其他修炼室都开放,这间却是关闭的?”

    话音落,程门主、甘大长老等人的责难目光,纷纷投注在这名强者身上,暗骂这家伙真多事。以洪戈然较真的性格,听到这话,肯定要打开这间修炼室,又要耽搁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洪戈然眉头一挑,喝问道:“怎么回事?为何这间修炼室要上锁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?打开。”

    开口的这人满头冷汗,知晓自己失言,连声道不需要打开。

    旁边,薄长老一阵犹豫,他这时才想起来,这间最低级修炼室为何锁着的原因。那是两个月前,秦墨前来“冽风地脉谷”修炼时,专门分给那个弟子的修炼室。

    当然,这其中的猫腻,细究起来,也算不了什么。两个月的时间,薄长老都已忘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禀告太上长老,这间修炼室的钥匙丢失了,稍等一下,我去取备用钥匙。”

    薄长老赶忙转身,在储物间里一阵翻箱倒柜,过了一会儿,取来备用的钥匙,打开了这间修炼室的门。

    一群人站在门口,观望了一下,看到石室顶部,只有两道半地脉之痕,立时兴趣缺缺,皆是暗道这有什么好看的,只是一个乙等中上资质的弟子修炼室而已。

    薄长老,还有那两名大汉,也是暗中舒了一口气,他们还担心秦墨将这间修炼室弄得很脏乱。现在看来,一切很整洁,那少年估计还有洁癖,在地上尚且放置了一个蒲团。

    “行了,洪老头,咱们快走吧!我还等着喝你珍藏的佳酿呢。”程门主催促道,此刻,他已是深深后悔之前的失言,因此在这里折腾了这么久,实在是百无聊赖。

    洪戈然点了点头,也认为差不多了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不过,在转身之际,眼角的余光,瞅见地上的那块蒲团,洪戈然顿觉有些碍眼。其他修炼室,可是连一块蒲团都没有,一个乙等中上资质的内门弟子,修炼时还要坐在蒲团上,显是贪图安逸之辈,难成大器。

    想及此,洪戈然眼眸微动,一道暗劲无声无息袭出,将这块蒲团侵蚀成粉,散落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,下一刻,洪戈然便察觉不对,碎成粉末的蒲团下面,似乎有些痕迹。

    “咦!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九成九都是先天境界以上的强者,目光如电,立时察觉到不对,他们看到化成粉末的蒲团下面,有一些痕迹,似是地脉之痕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车辛千大袖一挥,劲风鼓荡,吹散了粉末,将那些痕迹清晰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霍然间,气氛凝滞,一双双目光嗖得盯着这些痕迹,再是难以挪开。

    紧跟着,在场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,很多人更是揉了揉眼睛,将那些痕迹数了一遍又一遍,生恐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一道、两道、三道……

    十三道地脉之痕!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傍晚,“血骨沼泽”第五级区域的骨岩山脉。

    这里很冷,一片森寒,骨岩上覆盖一层血色冰霜,透着诡异的血色寒气。

    一条幽深的通道中,死尸遍地,伤口很新鲜,皆是刚毙命不久。

    这些死者中,分属好几个宗门,其中以凌云殿、灵川楼的高手居多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名灵川楼弟子惨叫后退,他一双前臂被斩断,鲜血狂喷,靠在骨岩墙壁上,惊骇欲绝。

    在他面前,站着三名年轻武者,为首的是一名持剑少年。

    盯着这个俊秀少年,这名灵川楼弟子脸上,充斥着难以置信的神情,他可是先天七段顶峰的修为,在“血骨沼泽”试炼的各宗弟子中,绝对是居于第一梯队的的实力。却连这少年一剑都接不住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“说。我千元宗的人现在何处?你说实话,我留你全尸。”秦墨淡淡开口,扫了扫此人的一双断臂,“除去这双断臂以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灵川楼弟子怒极,他在灵川楼中,乃是内门弟子前20的天才,一向是高高在上。现在,竟被一个先天一段的小子斩断双臂,还一副生杀予夺的语气,这是何等的屈辱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这名灵川楼弟子惨笑,既知必死,他也豁出去了,面容狰狞道:“你想知道那些同门在何处?没问题,我告诉你,就在这片骨岩山脉的最深处,问题是,你小子敢去吗?”

    “在那里,有参加此次试炼,你们千元宗三分之一的武者。可是,也有我们数大宗门,近百位先天巅峰的长老,还有宗门中的绝顶天才,要将你的宗门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各大宗门的长老们,还有绝顶天才们,与我们这些弟子可不同。他们都修炼宗门的顶级武学,配备玄级以上至宝,随便一人走出来,都不会比你这臭小子逊色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确实是厉害!想必,是千元宗首屈一指的天才吧,但是,你终究太稚嫩了,才是先天一段的修为。你敢去面对那么多顶级强者吗?有本事你去啊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名灵川楼弟子狂笑不已,近乎癫狂,不断用言语刺激秦墨,怂恿他前去骨岩山脉深处,让他前去送死。

    严世混、周渊烈脸色很难看,他们没想到形势如此糟糕,在骨岩山脉最深处,竟然聚集了那么多顶级强者。

    这名灵川楼弟子说的没错,以他们三人的实力,绝对能够凌驾九成九的试炼弟子,但是,那些宗门的长老们,绝顶天才们则不同。

    这些宗门的顶级强者们修炼的武学,还是持有的武器、防具,皆是第一流的,远非其他试炼者可比。

    比如不久前在浮碑坟场,聚集的紫煞门等各宗的顶级高手,就是这一类强者。

    严世混、周渊烈自问,各自持有一件地器,足以和一名这样的强者抗衡,但是,面对近百位这样的强者,那根本是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在坟场中,秦墨能够战胜数百位顶级强者,那是映日城的天骄残魂所为,施展大成的地级剑技,又能催动映日幽神铠的真正威能。

    在迎战同阶的敌手时,确实能够所向披靡,因为,那等同于一位绝世强者压抑境界,与低层次的武者战斗,根本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那位天骄残魂已逝,秦墨固然惊才绝艳,战力在他们两人之上,但是,严、周两人认为,秦墨依靠两件地器,最多只能同时抗衡十名顶级强者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,小子,你怎么不说话啦?有本事你去啊!快杀了我,到这片山脉最深处去啊?你的同门危在旦夕,正等着你去拯救,快去送死啊!”

    这名灵川楼弟子狂笑,话语讥讽,极尽嘲讽之能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下一刻,他被重重砸在地上,一条腿骨被敲碎,另一条腿则被秦墨握着,倒拖着,朝着通道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我带着你到山脉最深处,用你两只眼睛瞧一瞧,我是怎么杀尽这群卑劣的家伙的。”

    倒拖着这名灵川楼弟子,秦墨朝着通道深处走去,严、周两人对视一眼,皆是一咬牙,同时跟了过去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