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64章 到底是谁?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67.html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十三道地脉之痕?我没数错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十三道,是哪位绝世天才曾在此修炼?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千元宗黎枫雪行曾在此修炼吧?咦,不太对啊,这是最低级修炼室,黎枫雪行在顶级修炼室留下十三道地脉之痕,在这里应该无法达到这个数量才对……”

    在场驮刀门、极羽宗的强者们议论纷纷,却是猛听程门主重咳一声,这些人立时反应过来,不再言语。他们心中懊恼不已,很明显,这件事涉及到千元宗的秘密,他们光是瞅见,就已很犯忌讳了。

    不过,在场的外宗强者都很奇怪,一位绝世天才为何会在最低级修炼室中修炼呢?

    程门主、甘子翼交换眼神,两人既是震惊,又是奇怪,不明白在最低级修炼室中,为何会有十三道地脉之痕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恐怖的气势暴起,洪戈然身上真焰翻腾,隐隐显现两道真焰分身,形成一道可怕的力场,笼罩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皆是色变,震惊于洪戈然的修为,想不到这位太上长老闭关十年,竟然凝练出两道真焰分身。

    “说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洪戈然,以及两道真焰分身,同时看向薄长老三人,无边无尽的气息涌至,将三人牢牢锁定,冰冷杀气弥漫。

    这种气势太恐怖,宛如三座巨岳盖压过来,即使先天巅峰的强者都会被压垮。

    噗通、噗通、噗通……

    薄长老三人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压力,相继瘫倒在地,三人面色苍白,身躯瑟瑟颤抖,却是骇得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薄长老三人也不知该说什么,他们脑海一片浆糊,哪里弄得清楚是怎么回事。两月来,这间低级修炼室只有那个秦墨使用过,再无其他人进去过,怎么就会有十三道地脉之痕呢?

    此时,在场千元宗一众强者,亦是神情凝重,他们也被这样的情景吓到了,一双双目光刺向薄长老三人,要探寻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洪老,您先别动怒,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说。”车辛千轻声道。

    身为千元宗的宗主,车辛千处事很稳重,先是安抚了洪戈然,再盯着薄长老三人,沉声道:“薄长老,你说说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宗主,太上长老,我……,我真的不知是怎么回事啊!”薄长老皱着一张老脸,真的快要哭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你一直负责分配此地的修炼室,到底是谁来过这间修炼室,你会不知道?这可是十三道地脉之痕,你眼睛瞎了吗?”

    开口说话的,乃是紫岩峰的烈峰主,他怒视薄长老,恨不得一巴掌将这老头拍飞,一个绝世天才在此修炼过,这老家伙竟说不知道,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?

    这可是在最低级修炼室,与地脉之力共鸣,都能印刻十三道地脉之痕的绝世天才,恐怕比黎枫雪行的资质都要胜过一线。如此惊艳的天才,就如同皓月一般,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来,薄长老竟说不知道,这是在逗人吗?

    薄长老,以及那两个大汉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三人脸色更加苍白,因为除去秦墨之外,三人确实想不到,还有谁来过这间修炼室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车辛千指着薄长老,也很想喝骂两句,却是忍了下来,缓缓道:“雪行师侄,或是衍宗师侄,曾经来过这间修炼室吗?”

    薄长老三人连连摇头,黎枫雪行、帝衍宗皆是宗门最看重的天才,又怎会让他们来最低级修炼室中修炼。

    此刻,程门主、甘大长老已经听出不对劲了,洪戈然等人的反应并无作伪之态,看起来是有一个不知名的绝世天才,曾在此间修炼室中修炼过。

    只是,这样的事情也太搞笑,太匪夷所思了吧?

    在最低级修炼室中,与地脉之力产生共鸣,都能印刻十三道地脉之痕的武者,那资质是多么的惊艳?

    这样一位绝世天才,整个千元宗竟是无一人知晓,这是在开玩笑吗?

    然而,洪戈然、车辛千,以及其他四峰之主的凝重神情,分明就是透露一个信息,他们真不是开玩笑,真的从未听说过宗门中,竟还有这样一位资质惊艳的弟子。

    车辛千将能够想到的天才弟子名字,一一询问了一遍,却是没有一个对得上号的。他顿时也急了,指着薄长老,骂道:“你的脑子呢,你的眼睛呢?内门弟子总共才3000人,其中出类拔萃的,也就那么多人,你连是谁都记不住吗?”

    这时候,车辛千是真的动怒了,数十年来,千元宗在他的治理下,已是井井有条。尤其是在选拔宗门弟子方面,更是极为细致,力求发掘每一位可造之才。

    现在却有一位弟子,能在最低级修炼室,与地脉之力共鸣,印刻十三道地脉之痕,可是搞笑的是,宗门高层竟然毫不知情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说明在宗门选拔弟子方面,必定有人暗中动了手脚,致使人才流失,这是动摇宗门根基的行径啊。

    这种行径,是车宗主最痛恨的,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。

    瞧着一群千元宗强者跳脚的场面,蓝开山低声嘀咕:“不会是那人受到不公平对待,现在已经离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声音虽轻,但是又怎能瞒过在场的强者们,顿时,四周一片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蓝开山这句话,就好像是一根针,狠狠扎在所有千元宗强者心口,疼得他们浑身一哆嗦。

    洪戈然终于忍不住了,勃然作色,吼道:“说,这间修炼室,到底有哪些弟子来过?给我一个个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薄长老吓得牙齿打颤,惊惶喊道:“只有一个,我们看到的,就只有一个啊!”

    指着石室顶部的两道半地脉之痕,“就只有这么一个内门弟子,印刻下两道半地脉之痕啊!太上长老、宗主,我发誓,再没见过其他人来此!”

    见薄长老已是发下武誓,车辛千顿觉脑袋要炸了,努力压抑情绪,沉声道:“唯一来此的弟子,叫什么名字?将他唤来,说不定能有什么线索。”

    薄长老哭丧着脸,道:“是一位新晋的内门弟子,名字是秦墨,他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轰隆得一声,蓝开山、丑狂皇、炼雪竹爆起惊涛般的气势,三人死死盯着薄长老,散发着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这位墨师弟,一直是在最低级修炼室中修炼的?”炼雪竹轻声开口,声音却比朔九寒冬还要冰冷。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”薄长老下意识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,蓝开山三人恢复正常,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,但是,三人面容冰冷,注视薄长老的眼神,就好像在看一个仇人。

    此时,洪戈然也注意到,程门主、甘大长老,还有宿氏四老等人,也是面无表情,很是冷漠。

    “洪老头,别忘了你刚才说的,如果真的雪藏了第三位怪物级天才,就割爱给我们驮刀门哦?”程门主撇嘴一笑,却是没有多少温度。

    闻言,不仅洪戈然身躯一抖,在场其他千元宗强者亦是心中一颤,他们意识到事情有古怪,这事情太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秦墨,是你们哪一峰的弟子?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洪戈然扫视在场诸多宗门强者,却是得知,这个弟子在雾湖选峰中,却是进入了冰焱峰,成为那一废峰的弟子。

    此人应该已经前往北地,参加此次的“血骨沼泽”试炼,估计还要半月,才能回转宗门。

    “意歌的门人……”洪戈然很意外,语气有些异样。

    这时,车辛千轻咳一声,向洪戈然传音,此事透着古怪,又是千元宗内务,最好将程门主、甘大长老等人支开,再慢慢探查。

    洪戈然听后,对此很赞同,抬头笑道:“程门主,甘大长老,天色也不早了!不如咱们先回宗主大殿,在那里设宴款待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便被程门主打断:“洪老头,你这是什么意思?刚才不是说,事无不可对人言吗?现在又遮遮掩掩的,不怕我们离开后,传出这件事,弄得谣言漫天飞吗?”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