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65章 宗主大殿的夜审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68.html
    “没错。老夫对这件事也很有兴趣。洪长老,不介意我们留下来,一起探查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吧?”甘大长老亦是开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,你洪戈然刚才还口口声声说,这座‘冽风地脉谷’的一切,随便我们一探究竟。现在又赶我们走,这算几个意思啊?”宿老大这般说着,态度很尖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洪戈然张了张嘴,竟是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驮刀门门主,极羽宗大长老,以及四位阵法大家如此表态,让千元宗一众高层无法拒绝,因为这些人背后代表的势力,实在是太惊人,即使千元宗是一个五品宗门,也需要妥协。

    片刻,一群人重新回到宗主大殿,按照主客顺序,依次落座。

    随后,大殿首位上,关于新晋内门弟子秦墨的卷宗,摆放在洪戈然面前。

    卷宗里,记录着秦墨进入千元宗的一系列事情,只有半页纸,寥寥数语,洪戈然扫了一眼,皱起眉头,这卷宗上记载的事情,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秦墨进入内门之后,只记录了两件事,一件是曾进入过“冽风地脉谷”,第二件,则是完成了一桩二星宗门任务,至于宗门任务的内容,最后获得多少宗门功勋值,则是没有记录。

    在卷宗记录的最后,关于这个弟子的评语,只有四个字运气不错!

    注视这页卷宗,洪戈然眉头越皱越紧,他此刻已经明确感到,这事情有古怪,不管是最低级修炼室的十三道地脉之痕,还是关于这个弟子秦墨的记录,都透着一丝不寻常。

    洪戈然面无表情,将卷宗递给车宗主,而后环视四周,沉声道:“关于这个新晋弟子秦墨,你们在座的人,都没有一丝印象?”

    大殿中,千元宗一众高层相互对视,有一些人的目光,则是落在柏沁凤身上。

    对于秦墨这个名字,在场一些内门长老是有印象的,因为那一次内门候补弟子考核,碧落峰主和冰焱峰主打赌,就是将重注押在秦墨身上。

    不过,这件事情的内部,牵涉到的是柏沁凤、阮意歌之间的男女之情,在座知情的内门长老们,又怎么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此时,柏沁凤绝美的面容很不自然,她没有想到,这件事竟会牵涉到秦墨那个小子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个赌约,她现在还有一丝怒意,不过,也同时有些悔意,毕竟,那小子被分配到最低级修炼室,着实是有些委屈了。若是阮意歌知情,肯定要责难她。

    “哦,新晋内门弟子秦墨啊!我有些印象了,上一次内门候补弟子考核,他与衍宗师侄一起通过考核,被破格提升为内门弟子的。”

    车宗主翻着卷宗,也是想了起来,那一次考核中,因为帝衍宗的杰出表现,还在宗主大殿召开了九峰峰主会议,其中就提及了秦墨。

    随即,车宗主将两月前,关于内门候补弟子考核的情况,详细述说了一遍。并提及,帝衍宗带着秦墨,还有阵武峰的简枫,闯过了极难的第三关卡,后两者也破格被提升为内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觉得,此子武运不错,因为他入宗时,恰好遇到雪行师侄突破,刷新地脉通天塔排名,外门掌院井晋中一时高兴,就将他破格提升为内门候补弟子。洪老,您也知道,乙等中上资质,还无法在刚入宗时,就成为内门候补弟子的……”

    车宗主努力回忆,述说他记得的一些情况,他对秦墨的评价,也是四个字武运不错!

    这时,大殿一角,蓝开山却是讥笑一声,嘿声道:“诸位前辈,这么说起来,关于这位墨师弟的其他情况,他的修为进境等等,卷宗上都没有记录喽?”

    闻言,洪戈然、车宗主脸色有些难看,确实不管秦墨是不是破格成为内门弟子,但是,毕竟已经成为内门弟子,卷宗上就该详细记录。就算是一名外门弟子的卷宗记录,也比这个详细的多。

    并且,两位千元宗大佬心思何等敏锐,已经意识到,这其中必定有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将功勋殿值勤的长老唤来!”

    洪戈然这般说着,他已下定决心,今夜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,先将秦墨这个弟子的事情查清楚,再看看能否找到那个不知名的绝世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此时,蓝开山、丑狂皇,以及炼雪竹坐在一桌,三人至始至终,都是脸色如冰。想到在暗礁海上,与秦墨并肩作战的种种,却是想不到,这少年竟在宗门中,受到这般的对待,三人气得都想当场掀桌子了。

    “冷静点!化蛟之地的事情,不能声张,否则,对墨师弟,对我们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。”

    丑狂皇很稳重,看出两个好友的怒气炽盛,连传音告诫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噔噔噔……

    宗主大殿外,出现一个人的身影,正是那日在功勋殿,秦墨遇到的那名黑袍老者。

    听闻太上长老、宗主的传唤,黑袍老者哪里敢怠慢,从功勋殿飞奔而来。

    踏进殿中,黑袍老者抬头望去,双腿一软,脚步不禁踉跄了一下,吓得心脏乱跳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什么?

    包括宗主在内,宗门九峰之主竟有五位在场,排名前50的内门长老、护法来了三十多位,这样的场面也太隆重了。

    而大殿另一侧,则是端坐着一群外宗强者,有驮刀门、极羽宗的服饰,其中那个雄伟大汉穿着的衣袍,分明是驮刀门的门主服饰,还有那位银袍老者,胸前的纹章竟是极羽宗的大长老。

    驮刀门程门主,极羽宗甘大长老……

    一瞬间,黑袍老者喉咙有些发干,这两位是西翎战城真正的风云人物,领袖两大五品宗门,真正是跺一跺脚,西翎战城都会风云变色。

    这样规格的晚宴,为何要唤他过来,自己还不够格啊!

    黑袍老者很有自知之明,他资历不够,修为也止步于先天境界,勉强跻身内门长老的位置,但是,与宗门的核心高层之间,则是有着巨大的差距,根本不够资格参加这样的晚宴。

    随即,黑袍长老看到前方,竟是站着“冽风地脉谷”的薄长老,他不由一惊,继而又有些窃喜,难道说太上长老、宗主唤他来,是要嘉奖他吗?

    “太上长老,宗主,属下来了。”黑袍长老躬身行礼,态度异常恭敬。

    首位上,洪戈然手指磨蹭着酒樽,淡淡道:“嗯,传唤你过来,是要询问一件事情。你要老实交代,不许有丝毫隐瞒!”

    “是。只要是属下知晓的,一定知无不言。”黑袍长老连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我问你,对秦墨这个内门弟子,有印象吗?”洪戈然目光一抬,注视着黑袍长老。

    什么!?秦墨,那个****运的臭小子?

    黑袍长老脸色一变,他不清楚为何太上长老会问起秦墨,但是,在一群绝顶强者注视下,他也不及细想,只能点了点头,表示有点记忆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印象。”洪戈然脸色稍缓,道:“有印象就好,说说你对这名弟子的印象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呃……”

    黑袍长老连声应着,正准备开口,忽然噎住,神情目瞪口呆,他该怎么说?这个臭小子走了****运,一个二星宗门任务,就获得了350多万的宗门功勋值,而自己还任凭这小子挥霍功勋值,进入“千元观武室”中,待了足足十个时辰吗?

    这种事情若是说出来,岂不是搬砖头砸自己的脚?

    一时间,黑袍长老呆住了,不知该说什么好,半晌,只能挤出一丝笑容,尴尬道:“这个……,印象也不是很深,就是觉得秦墨这名弟子,运气很好!”

    又是运气很好!?

    在座诸多强者纷纷皱眉,关于秦墨的卷宗上,评价这名弟子运气不错,车辛千又说此子武运很好。

    现在,从黑袍长老的口中,竟也说秦墨运气很好,这就有些有趣了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