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汉乡 >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告御状的高世青
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第九十三章告御状的高世青

    如果霍去病,曹襄,李敢这些人不是自己兄弟的话,云琅其实很愿意三心二意一下的。

    毕竟,在一边看这些做事,就像是看到了人生百态,如果脑洞开发的再厉害一点,他很轻易地就能幻想出一部让人热血沸腾,又荡气回肠的戏剧来。

    站在场外看戏是一种很美妙的体验,因为看戏的永远都比演戏的人要聪明。

    用上帝视角看下去,人世间所有的悲欢离合,阴谋诡计都无法逃脱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只可惜,一旦参与到戏剧里面,那就立刻完蛋了……如果还有人用上帝视角看这个世界,会很轻易的发现,你才是这部戏剧里面最蠢的一个。

    苏轼说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,不要说身在庐山,只要你身处人群,你的视线就会被无数的高人阻挡的严严实实,个子矮点的只能看到无数的屁股。

    用一个人的屁股去衡量整个人,很明显是偏颇的。

    只可惜,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在用一个人的屁股来衡量整个人。

    高世青明显就是这么一个被人把他的脸当成屁股看的一个人,这对他本身的价值是一种严重的低估。

    反正自从云琅把铜矿的事情全部交给高世青之后,就没有管过。

    最多跟曹襄在一起的时候幻想一下受降城到处都是铜锭的美妙场面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幻想真的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十六车铜锭整整齐齐的出现在云琅面前,即便是视钱财如粪土的曹襄,也扑在铜锭上不愿意起来。

    云琅以前没指望高世青能弄出这么些铜来,他根本就没有预料到,高世青居然知晓碳还原氧化铜这么高深的学问。

    一群人把孔雀石放在火上烧,然后得到了氧化铜,再然后把碳粉跟氧化铜一起烧……然后就得到了金属铜。

    云琅问了八遍,高世青咿咿呀呀的肯定,他就是这么干的,还说,大汉所有的铜都是这么得来的。

    事情很明显没有高世青说的那么简单,只要看看他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烫伤疤痕,就该知道,天底下的事情全部都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。

    一块四四方方的赤铜锭放在云琅的桌子上,这让云琅简直快要疯狂了。

    想要获得纯铜只有一个法子——那就是电解!!!

    就在云琅准备问高世青是用什么东西来发电的时候,高世青冲着云琅憨厚的笑了,拍着铜锭冲着云琅挤眉弄眼的,还把写有“天宝”两字的竹简放在云琅手上……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生铜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……

    天宝铜锭自然不可能是四四方方的,这只能是加工后的结果,以纯铜的黏性,把模样不规则的铜块弄成这个样子,估计这个过程不会让人非常愉快。

    看完天宝了,高世青还不走,依旧眼巴巴的瞅着云琅,两只粗糙的大手拧着衣服下摆,似乎非常的期待云琅再说点什么!

    云琅重新瞅了一眼铜锭,叹一口气道:“矿坑里出现了天宝,自然是要敬献给陛下的。

    你确定你想要亲自把这块铜锭送去长安,在陛下千秋节的时候敬献给陛下?”

    听云琅这么说,高世青双膝一软,噗通一声就跪在云琅脚下,他说不出话来,只能磕头如捣蒜。

    云琅并没有搀扶高世青起来,他在白登山的时候就是劳役身份,众所周知,在大汉服劳役的人身份自然是上不了台面的,这样人对皇帝的仇恨,远远超过了感恩。

    刘彻过二十五岁千秋节的时候,那自然是人山人海,锣鼓喧天,满世界的妖魔鬼怪都会带着礼物来祝贺魔王千秋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如果高世青抱着一块铜锭来到皇帝座下献礼,然后再学荆轲掏出刀子……

    那场面云琅根本就不敢想象,不论刘彻有没有危险,有没有被杀,估计最轻的惩罚就是把骑都尉上下全部砍死,顺便再把礼官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至于高世青,那时候他早就被剁成肉酱喂狗了。

    “你求我没有用,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,我也不会推荐你去陛下的千秋节献礼,兹事体大,不是我无情无义,而是我身为骑都尉军司马,要为所有的兄弟考虑,这中间容不得半点的差错。”

    高世青抬起头,发疯一样的拍着胸膛向云琅保证他一定不会对皇帝不利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高世青流泪也好,割破手掌对天发誓也罢,云琅最终还是冷冷的摇头拒绝。

    如果高世青没有展现他强大的能力,云琅或许会对高世青不是很在意。

    当他表现出了远远超越常人的手艺,本领之后,云琅就不敢再做什么保证了。

    一个地位低微的普通劳役,他最大的仇恨也不过是家破人亡,造成他家破人亡的人,地位也高不到那里去,最多是里长,亭长,了不起是个县令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忙,不用高世青去找皇帝,不论是云琅还是曹襄都能分分钟看在他有大用的份上,帮他报仇雪恨!

    现在,他的本事这么大,超乎云琅预料之外的大,而且还要亲自见皇帝才肯陈述自己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那么,事情哪里会小的了?

    眼见一个哑巴哭泣的如同失子的猿猴,额头早就磕头磕的血肉模糊,云琅只能愧疚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高世青的私仇与骑都尉无关,云琅不可能为了高世青的私仇就致自家兄弟于未知的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高世青呀呀的哭声逐渐变低,云琅缓缓睁开眼睛,结果,他发现何愁有带着於单正笑眯眯的站在窗前看戏。

    “紫金锭啊——太难得了。”

    何愁有带着於单从屋子外面走进来,也不理会跪在地上哭得快要昏过去的高世青,两人围着紫金锭啧啧赞叹。

    何愁有屈指在紫金锭上弹一下,并没有什么回音,这让他非常的满意,说明这块铜锭是实心的。

    眼看着何愁有用一只手轻易地将这块半尺见方的铜锭提了起来,云琅就觉得这家伙上次踹自己,没用多少力气。

    “价比黄金的好东西……不,比黄金更难得!”

    何愁有把玩那块几十斤重的铜锭玩的非常开心,云琅的心情却很差。

    至于於单这个纯粹的游牧民族王子,哪里见过这种纯粹的工业化制成品,虽然只是一块半尺见方的正方形立体铜锭,也让他赞叹不绝,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何愁有提着铜锭瞅着高世青道:“因何一定要面圣?”

    不等高世青表示,云琅先拱手道:“此间事与骑都尉无关。”说完话就抖抖袖子,施施然的从屋子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何愁有看着云琅的背影赞叹道:“好手段,这一手李代桃僵,移行换位之计用的溜光水滑,将来会是一个好官啊!”

    又见於单还有些不解之色,就笑道:“你来大汉其实算是不错的一个结果,你也看到了,你的对手都是些什么人,不是杀人如屠狗的杀才,就是这种心机阴沉,刁滑如狐的狗才。

    当杀才跟狗才混合为友之后,即便是智者也要退避三舍,你还是安心的在长安当你的富贵侯爷吧,免得有一天,脑袋都混没了,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。”

    於单展颜笑道:“果然是人才济济。”

    何愁有哼了一声对高世青道:“说吧,有什么话就说吧,老夫听着呢。”

    高世青抬起头,喉头哽咽良久,这才张大了嘴巴让何愁有看他没了舌头的嘴巴。(别调戏我了,写漏了一次,已经改了,高世青真是哑巴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