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85章 西翎盛事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88.html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这一日,天高云淡,西翎主城上空,一朵朵烟花盛放,不时传来战鼓擂动,号角争鸣之声。

    这是西翎军大元帅的寿宴将近,各大军团都在紧张的排演节目,整座巨城都笼罩在一种热闹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正午,主城的东部城门,来了一支队伍,这些人穿着同样的宗门服饰,其上的图案,乃是一只白鹤展翅高飞,贯穿云霄。

    在密集的进城人群中,这样一支队伍毫不起眼,因为这个宗门服饰,显示是八品宗门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从遥远地方,赶来主城的小宗门,在西翎主城这样的地方,一个砖头扔出去,砸中的宗门弟子,至少也是七品候补宗门,又有谁会关注一个八品宗门的队伍。

    不过,这支队伍中,有着一个胖少年,肥头大耳,却是一脸菜色,肚子里不断传出咕噜噜的腹鸣。

    “连长老,这都正午了,你将干粮分一点给我吧。我快饿晕过去了。”胖少年哭丧着脸,哀求道。

    “吃,吃,吃……,你除了吃,还会什么?你的干粮早在三天前,就已经被你吃完了,你这饭桶……”

    队伍中,一个长脸老者面色阴沉,指着胖少年的鼻子,疾言厉色的喝骂,口水溅了胖少年一脸。

    旁边,几个少年男女冷笑不已,讥讽胖少年真是饿死鬼投胎,从东烈战城赶来,一路上只会喊饿,遇到几次危险情况,就只能干看着,简直是一个肥猪窝囊废。

    “行了!马上就进城了,到了地方自会有吃的。西翎主城可是大地方,我们贯鹤阁与之一比,犹如沧海一粟,根本毫不起眼。你们在主城里,千万不要胡闹,要严格律己,不要惹下麻烦,给宗门招来祸端,知道吗?”

    长脸老者慎重告诫,同时,狠狠瞪了胖少年一样,领着一群宗门弟子,朝着偌大的城门而去。

    队伍末尾,胖少年跟在后面,眼眶有些泛红,暗中嘀咕,早知进入“贯鹤阁”如此受罪,还不如留在焚镇,与墨哥儿成天喝酒吃肉,那得多惬意!离开焚镇半年多,也不知故乡如何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远处出现一支骑兵,皆是清一色的黑驹,坐骑额头生角,铁蹄踏地,震得大地雷动,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守城的卫兵也不阻拦,迅速让路,任由这支骑兵驰入城门。

    四周人群,响起阵阵议论,提及这支骑兵,乃是简帅麾下的墨龙骑兵,应该是赶来主城,为大元帅祝寿的。

    “这种神驹,应该有一丝亚龙的血脉吧,我们宗门连一匹都没有。如果我能有一匹,那该有多好!”一个贯鹤阁的弟子惊叹,充满了艳羡。

    胖少年闻言,不由翻了翻白眼,却是在心中思忖,这种墨龙驹是否能吃,也不知肉质美不美味,他实在是饿坏了。

    片刻,一行人进入城门,湮没在茫茫的人海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,十峰山脉,冰焱峰,后山。

    一片铁柳树林中,秦墨盘膝而坐,正捧着那本【血煞化影功】,一边研读,一只手在地上划着,推演着秘籍残缺部分,尝试将这本秘籍补全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上,银澄则是趴着那里,两只爪子不时颤动,同样在推演这本秘籍的残缺部分。

    从北地返回宗门,已经过去了五天,秦墨也是直至今天,才得以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数天前,“血骨沼泽”试炼结束,秦墨经历了有生以来,可谓是最混乱,最忙碌,也是最焦头烂额的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那一日“血骨试炼”结束,秦墨等人返回北地的宗门驻地,被那里的阵仗着实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当时整个宗门驻地,聚集了千元宗一半的高层,宗师绝顶强者超过二十位,其中九峰之主来了三位,可谓是强者云集。

    而后,当这样一群强者一拥而上,将秦墨等人团团围住,着实让他头皮发麻,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之后,这群强者如同母鸡护小鸡一样,将秦墨严密保护起来,一直从北地,护送到千元宗之中。

    返回宗门后,秦墨才知晓事情的经过,也得知“冽风地脉谷”那间修炼室,自己留下的地脉之痕曝光了。

    随后,便是长达数日,不眠不休的,与宗门太上长老、车宗主,还有其余八峰高层的“亲密”交谈,以及驮刀门、极羽宗等宗门大佬的各种招揽利诱……

    那数天的时间,真的将秦墨搅得头晕脑胀,到后来,宗门洪长老和程门主在大殿上,差点当场大打出手,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这样混乱的情景,让丑狂皇、炼雪竹等人很无奈,只能和秦墨约在主城见面,先行离去。

    最后,秦墨坚决表明,他会留在千元宗,留在冰焱峰,哪里也不会去的。

    至此,这场风波才真正落幕,秦墨得以松了口气,总算能静心修炼了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阵轰雷般的巨响传来,震得秦墨、银澄一阵龇牙,平静的心境顿时告破。

    远处,后山的山壁前,熊彪挥动铁锤般的拳头,一拳一拳砸着山壁,开山凿林,砸山砸得很欢乐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、银澄一阵撇嘴,前天太上长老、宗主下令,将附近数十里的区域,全部划给冰焱峰,以做修炼之用。

    阮意歌便决定,让熊彪将附近的荒山都开凿出来,后者得到这个命令,非常兴奋,因为自从开山凿林以来,熊彪每天都是以此为乐,如果有那一天不砸山,就会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只见远处,熊彪****着上身,肌肉如一块块精铁,充斥着恐怖的力量。每一次挥拳,周身肌肉晃动之间,皆有奇异的纹路浮现,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血气。

    这一段时间,熊彪体内的古兽血脉,已经越来越浓烈,短短月余,便将【暴血三千拳】修至小成,挥拳之间,犹如千军万马奔腾,充满了狂暴的气势。

    以修为而论,熊彪仅是武师境界,但是,真正的战力却堪比大武师,这就是古兽血脉的可怕之处,一旦这种血脉完全苏醒,能使熊彪拥有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的实力。

    其实,以这个雄伟少年此刻的肉身强度,就已经在很多方面,能和先天强者抗衡了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彭凌原三兄弟的兽族血脉,则是小巫见大巫了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“熊彪,到远一点的地方开山,别在这里……”秦墨这般吩咐,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远处,熊彪答应了一声,远远的跑开了,片刻后,又传来轰雷般的巨响。

    对此,秦墨、银澄皆是摇头,想要寻一处平静地方修炼,还真不容易啊!

    嗡嗡……

    青焰闪动,交织成一个光罩,将此地笼罩进去,随即秦墨、银澄的身影敛去,与外界隔绝,再听不到一丝噪音。

    “这本【血煞化影功】,相当有意思啊!”这头狐狸眯着眼睛,翻阅这本残缺秘籍。

    从秦墨和银澄再聚,这头狐狸见到这本【血煞化影功】开始,便完全被这本秘籍吸引,再难移开目光,甚至连催促秦墨疗伤,都是忘记了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这本秘籍残破的太厉害,遗失了将近一半的内容,尤其是开头的总纲,更是遗失了四分之三,想要得窥这本武学的真面目,着实是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从这本残缺的秘籍中,秦墨甚至无法推断这本秘籍的品阶,只能初步推断,是地级的武学。

    【血煞化影功】的可怕之处,则在修成之后,运转全身气血,凝成一具分身,堪比宗师绝顶的真焰分身。

    而这门武学,却是在先天境界,便能够修炼,确实是难以想象的奇功。可惜,却是秘籍残缺太厉害。

    此刻,秦墨皱眉,喃喃道:“当时在武库选择秘籍时,我也是鬼迷心窍了,竟然耗费所有血玉,兑换了这本秘籍。当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,就糊里糊涂选了这本。”

    “不!你这臭小子,真以为是糊里糊涂选得这本秘籍吗?那是你的斗战圣体,帮你做出的抉择!”

    银澄抬头,眯着狐眼,浮现深邃的智慧,缓缓道:“开启斗战圣体第五层的条件,本狐大人大概推断出来了!”

    什么!?

    秦墨心中一跳,屏息静气,默默聆听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