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87章 身份巨变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90.html
    “哼!咱们的阮峰主也真是坐怀不乱,碰到柏峰主这样美艳女人倒贴,愣是不动心,本狐大人也是很佩服啊!”银澄这般说道。??一?看书??·1·

    秦墨摇了摇头,起身朝着前山掠去,他猜测是车宗主下达命令,让他前往主城,参加西翎军团大元帅的寿宴。

    这也遂了他的心意,正好能趁此期间,在主城逗留,进入主城藏书阁遍阅武学典籍,同时,了解一下“西翎卫”这个机构。

    说不定能因此,现一些蛛丝马迹,寻找到未来大6劫难的由头。

    想到数年后的焚镇大劫,秦墨就有种紧迫感,现在他修为达到先天,已算是一位强者,已经有一定的实力,来探查前世的一些大6动乱真相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冰焱峰,前山。

    依然是阮峰主的那间小屋,秦墨见到了柏沁凤,这位碧落峰的主人笑颜如画,正与阮意歌下棋。

    桌子上,则有松鼠小钢站在那里,给两位峰主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柏峰主几乎隔一天,就要造访冰焱峰一次,对这只聪明的松鼠极是喜爱,每次过来,都会带一些灵果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松鼠小钢就担当起,接待客人的小厮工作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小厮的酬劳,足以让千元宗内门弟子都艳羡不已,因为每次柏沁凤来此,都会带些灵级丹药给松鼠小钢服用。

    甚至,若非考虑到小松鼠承受不住,柏峰主很可能会给这小家伙玄级丹药,足以想象她对小松鼠的喜爱。要??看书??·1??·

    在秦墨、银澄看来,这些丹药都是垃圾,即使是玄级下阶丹药,也比不上后山的黄金玉米。

    只是,后山的一切都是秘密,秦墨、阮意歌等人都知晓事关重大,向来是守口如瓶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也没有取出黄金玉米,来招待柏峰主。

    松鼠小钢性子很温和,对于柏峰主的赐予,总是一副很感激的模样。对于这头小家伙来说,凡是对它好的人,它都是很感激的。

    “这是宗主的命令,你自己拿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柏沁凤头也不抬,丢给秦墨一封信函,继续和阮意歌下棋,仿佛周遭所有的生物都是空气。

    对此,秦墨不以为意,拿着信函就出了小屋,不打扰这两位峰主的“幽会”。

    看完这封信函,秦墨不禁诧异:“提升我为内门弟子之,担任此次主城之行的副领队?”

    这样的决定,着实出乎他的意料,按照惯例,内门弟子的排位变化,乃是要等到年末的三千惊云擂之后,才会有新的排名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姓车的这个老家伙,还是很聪明嘛!懂得不墨守陈规。”

    银澄则是撇嘴,“凭你小子此次在试炼中的表现,既是‘十杰’第一席,又获得‘西翎卫’的资格,并且,还拯救宗门于危难。将你提升为内门弟子之,那是合情合理的,车老头是考虑你入门时间太短,估计从主城回来后,你就身兼冰焱峰的长老之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虚名,一些小小的权利,笼络一名亿中无一的天才,这笔交易很划算。不过,你小子比本狐大人当年,还是要差上许多的,想当初咱们妖狐一族的族长,那个老家伙几乎是哭爹喊娘,要我挂名妖狐一族的名誉长老呢……”

    对着这头狐狸的自吹自擂,秦墨已是习惯了,返回后山收拾一番,与熊彪交代了几句,便动身赶往宗主大殿。??要看??书·1·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主城的大道上,一辆马车缓缓驶来,这是很普通的马车,与左熙天等人出行的华丽座驾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,这辆马车的车厢里,却是坐着秦墨、帝衍宗、严世混,以及彭氏三兄弟。

    还有古虹峰的古峰主,千幻峰的两名核心长老,这三位皆是宗师绝顶强者,乃是千元宗有数的大高手。

    此次主城之行,千元宗高层极为重视,一方面是千元宗独占“十杰”三席,在城外三千宗引起极大的轰动,三个少年高手参加大元帅府的寿宴,自是不能有半点马虎。

    而千元宗高层,也恰好能趁着机会,派遣古峰主去祝寿,赢得大元帅的善意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洪长老、车宗主也想趁此机会,与主城百宗的一些故旧,取得联系,将来若是重新晋升五品宗门,也能得到一些支持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为了千元宗能重回五品宗门,重新夺回往日的荣光,而铺平道路。

    至于彭氏三兄弟的随行,则是千幻峰的廖峰主存着一份私心,与秦墨、古峰主打了招呼,让三兄弟得以随行。

    本来,这个随行的名额,怎么也是先考虑万云翼,但是,当日在沼泽军团堡垒,万云翼的种种行径早已传开,惹得车宗主大怒,责令其面壁半年,不得外出。

    这样的责罚,宗门很多明眼人看得很清楚,一方面是车宗主顾念师徒之情,想要保全万云翼,另一方面,也说明,未来的宗主之位,已是彻底和万云翼无缘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万云翼在军团堡垒中的行径,已是各大宗门的笑柄,也使得他在千元宗其他弟子心目中的形象,一落千丈,无论如何也无法服众,将来又如何能担当宗主的重担。

    再者,千元宗未来的三大顶梁柱,几乎可以肯定,是秦墨、帝衍宗,以及正在闭关的黎枫雪行。

    万云翼的种种行径,已是将秦墨得罪死了,经过“血骨沼泽”试炼后,这两名弟子之间,已是判若云泥,车宗主自是知道如何取舍。

    咕噜、咕噜……,马车缓缓前行,此时的车厢中,则传来一阵阵的轻声交谈,乃是秦墨、帝衍宗的声音。

    从十峰山脉出来,秦墨见帝衍宗同行,便将这本【血煞化影功】拿了出来,与之一起推演揣摩。

    对于秦墨耗费一万多七纹血玉,兑换的这本残缺秘籍,帝衍宗也很感兴趣,既然秦墨拿出来分享,光头少年自是不客气,细细翻阅,很快就沉醉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片古幽大6,这个世间,宛如一片汪洋,而武者修行,则如横渡怒海,无论何时,都是逆水行舟。这部【血煞化影功】残本,提及此功大成,可以凝聚气血分身,着实是匪夷所思,那需要自身的血气,旺盛到古兽的程度吗?我觉得此功即使完整,也是极难修成,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帝衍宗依然闭着眼眸,抚摸着书页表面,以指腹来阅读,一边与秦墨讨论。

    “对于武者来说,这世间何止是一片汪洋,而是一片苦海。想要破浪而行,有着种种的方法,身为武者,在这片苦海中横渡,其实肉身等若是舟筏。锻体之法,实则是让舟筏更加坚固,这本【血煞化影功】的法门,则是再铸一艘舟筏,也未尝不是一种方法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则是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耳边传来银澄的意见,他又摇了摇头,推翻了这样的猜测,因为一旦再铸一艘舟筏,等若是将身躯的血气一分为二,未免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旁边,严世混、彭氏三兄弟很沉默,四人额头渗满冷汗,只觉头晕目眩,有些想吐。他们心中叫苦不已,本来以为两位绝世天才讨论武学,在旁边聆听,能够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可是,秦墨、帝衍宗讨论的武学,偏偏是【血煞化影功】,这门武学无比深奥,艰涩难懂,四人仅是听上几句,便觉心神受损,有些经受不住。

    从十峰山脉到主城,这一路行来,着实是苦了严世混四人,他们皆是颇受打击,感慨和绝世天才之间,差距未免太大了点,连聆听武论,都会心神受损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仅是严世混四人,车厢另一边的古峰主等三位宗门长辈,亦是端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,眼观鼻,鼻观心,一言不,犹如三尊雕塑。

    听着秦墨、帝衍宗的交谈,古峰主三位老者暗中震撼不已,这两个少年才多大,便尝试补全一本地级以上的武学,并且,所阐述的武论,皆是振聋聩,犹如天马行空一般,惹人深思,让三人震撼之余,也很欣慰。

    三老皆是暗叹,千元宗将来有这两位不世天才,宗门兴盛可期。

    不过,三老震撼归震撼,欣慰归欣慰,却是不太敢开口指点,因为这两个少年在很多方面的感悟,实则已经过了他们,哪里需要他们指点,被指点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三老很有默契,皆是不闻不问,以免被两个晚辈问住,那就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这时,秦墨一声叹息,转头看向古峰主三人,令三老心中一颤,暗呼,这小子不会让他们指点吧?那可糟糕了!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