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92章 西城墙下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895.html
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冬东咚的位置,正对着雅间的门,他嘴里塞满食物,却是看到一位无比妖娆的少女,这般推门走了进来。·1kanshuc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对于胖少年纯净的心灵来说,冲击力着实有点震撼,当即呛到了喉咙,连声咳嗽起来,忙灌了两杯酒,才算是顺过气来。

    抚着胸口,冬东咚心中一个劲嚎叫,这样妖娆绝美的女子,在焚镇上一百年也出不了一个啊!简直是祸害男人啊!

    另一边,贯鹤阁的两位女弟子,则是瞧了瞧这位女子傲人的双峰,又看了看自己有些扁平的胸脯,顿时花容失色,受到了极大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雪竹师姐,你怎么来了?”秦墨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门口,炼雪竹轻移莲步,走了过来,径直在秦墨身边坐下,轻声道:“宿师伯通知我的,我正好在附近,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华掌柜忙起身,向炼雪竹问好,并向连长老等人介绍,这位绝色少女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五品宗门缠灵宗,排名前5o的内门弟子,西翎主城年轻一辈的剑道天才!”

    听着华掌柜的讲述,连长老等人倒吸一口凉气,头皮有些麻,他们深知这样的绝顶天才,在西翎主城占据什么份量。

    若是在东烈战城,连长老等人恐怕这一辈子,也无法与这等天才同桌,至多只能在某个盛宴上,远远望着这些绝顶天才的背影。

    瞧着这位冷艳妖娆的剑道美人,一言不,很是冰冷,却是时不时给秦墨夹菜的情景,令贯鹤阁的几名男弟子看红了眼。

    “这是与我一起长大的好友,冬东咚。”秦墨为炼雪竹介绍胖少年。

    “嘿嘿,雪竹师姐,你好!”冬东咚谄着笑脸,打招呼。看1kanshuc

    炼雪竹微微颔,冰冷的目光有所缓和,对胖少年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这时,冬东咚却是凑近,与秦墨耳语:“乖乖,墨哥儿,这是我未来的嫂子吗?与雪竹师姐一比,火迷炎那丫头片子,根本什么都不是。幸亏,你当初没有看上她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吧,别胡说。”秦墨没好气开口。

    随即,雅间里不断传出笑语,气氛很是融洽,华掌柜在酒桌上,则是拍着胸膛保证,贯鹤阁此次的采购,都包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至于连长老亦是赔笑,向秦墨保证,在西翎主城的一切,都以冬东咚马是瞻。

    见冬东咚的麻烦解决了,秦墨没有久留,和好友约好再见之期,便向宿氏四老告辞,离开了酒楼。

    随后,由炼雪竹当向导,朝着西翎卫营的驻地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城街道上,人潮很拥挤,秦墨、炼雪竹并肩而行,两人穿着很低调,却是难掩卓然气度,走在一起,宛如一对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两人看似闲逛,却走的很快,在人群中穿梭,一掠而过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,秦墨对于西翎主城的事物,很感兴趣,不断询问,喜欢追根溯源。而炼雪竹在这方面,恰好颇有研究,两人则是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“西翎主城建成近一个纪元,经历多少风雨,也不知有多少豪杰,战死在那片城墙上!”

    行至主城西部边缘,距离西翎卫营不远,秦墨不由自主放缓脚步,被这座西城巨墙吸引,有感而,前世三大强族起战端,战火蔓延至这座巨城。

    据说,当时的主战场,就是在西翎主城的西部,无数强者在城头战死,也曾造就月夜之下,西翎刀姬挥刀镇国的传奇战绩……

    凝视延绵宏伟的巨大城墙,秦墨心有所动,仿佛受到某种感应,心绪激荡,前世他是一介“庸人”,无法战斗,但是今生则不同,若是将来战火蔓延至此,他必定会来此,为捍卫这座巨城而战。·1kanshuc

    猛地,秦墨胸口一热,只觉心脏部位无比炽热,其中那缕剑魂如同心脏一样,竟是跳动起来,砰砰砰……,连带着他的身躯,以及魂魄也是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面前的这座巨大城墙忽然光,涌起万丈气息,其势滔天。巨大城墙竟是不断暴涨,仿佛要冲破云霄,与天地齐高。

    耳边,传来无尽的喊杀声,犹如千万强者在城墙上战斗,与敌厮杀,溅洒热血,染红了城墙的每一寸地方。

    秦墨不禁震撼,只觉胸膛一股战意升腾,越来越浓烈,与体内剑魂产生共鸣,激昂之间,有种拔剑四顾,独对千军万马的澎湃战意。

    紧跟着,秦墨只觉体内剑魂的颤动,越来越激烈,与巨大城墙上的厮杀声,似是即将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太过强烈,同时,也让他本能感到危险,体内剑魂之力已经处于暴动的边缘,一旦失去控制,很可能是暴体而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糟糕!剑魂失控了!”

    秦墨心中骇然,赶忙与银澄心念传音,却觉与这头狐狸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遥远的地方,突然传来一道剑吟,无比清越,回荡在四周。

    一刹那,耳边的厮杀声消失,秦墨眼前一花,只见城墙迅缩小,一切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有一位凝聚剑魂的剑道天才,助我脱离了幻境!?”

    秦墨心神俱震,只觉身躯一阵无力,禁不住倒退几步,却是投入一个软玉温香的怀抱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身旁,炼雪竹则是早已无比焦急,从秦墨失神的那一刻,她就察觉到不对,刚想开口询问,却觉一股锋锐绝世的气息传来。

    随即,一头狐狸从秦墨袖口中窜了出来,确切的说,是被某种强大的力量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紧跟着,四周场景变幻,白茫茫一片,而秦墨就在前方,却隔着一层透明的力量障壁,难以靠近。

    “银澄大人,怎么回事?”炼雪竹容颜变色,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糟糕!这小子刚才的意念,触动了西翎城墙蕴含近万年的战意,让他体内的剑魂之力失控了。麻烦了,真麻烦了!”

    见银澄如此手足无措,炼雪竹真的惊慌了,她知晓这头妖狐深不可测,即使在暗礁海那样的险地,依然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现在,却是如此凝重,说明秦墨的处境无比凶险。

    “银澄大人,你快想想办法!”炼雪竹低声哀求。

    “他丫的,这座城墙蕴含的战意太浓烈啦!本狐大人的王火渗透不进去,没法帮助这小子脱困。真是他丫的,难道说西城墙下的地脉之力,出现了极大的不稳定吗?主城坐镇地脉的阵道大师都是的吗?”

    这头狐狸一个劲的谩骂,却是无济于事,只能眼睁睁看着,秦墨身上的剑芒越来越盛,渐渐将他身躯吞噬。

    忽然,却见秦墨身躯一颤,炽盛的剑芒潮水般消褪,尽数缩回体内,迅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下一刻,秦墨身躯一颤,踉跄倒退几步,半倒在炼雪竹的怀里,一条手臂不偏不倚,塞进了那对汹涌的双峰之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秦墨不禁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银澄:“……”

    炼雪竹:“……”

    环视周围,秦墨看到一人一狐,定了定神,思绪迅恢复过来,只觉右臂包裹在一对软绵绵的物体之间,很是舒服,下意识的动了动。

    顿时,一道娇吟传来,正是炼雪竹的低呼,充满了一股子羞意。

    转头,秦墨这才看清,自己的右臂,竟是放在那个部位,不禁无比尴尬,连忙收回手臂,饶是他脸皮很厚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炼雪竹只觉胸脯一阵酥麻,黑色面罩下的俏脸,早已是红透,仿佛要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,你这臭小子,故意装作剑魂失控,原来是有预谋的,是想要趁机揩油啊!”银澄舔了舔爪子,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    你这狐狸少说几句,没人当你是哑巴!?

    秦墨翻了翻白眼,以剑魂失控为手段,来偷香窃玉,这根本是拿生命在揩油,他至于这么做吗?

    此时,银澄的尾巴抖动,荡出一圈青光,将四周白茫茫的幻境破去,又回到了之前的街道,来往行人络绎不绝,很是热闹,也冲淡了秦墨、炼雪竹的尴尬气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墨并不知道,在这条街的街尾,一抹身影悠然而行,身着白袍,体态婀娜,戴着斗笠,黑色布鞋踏在地面,每踏出一步,似乎都有一道光芒绽放,宛如是一位谪仙降临尘世。

    然而,往来人群络绎不绝,却是无一人看到这样的奇景,仿佛是肉眼凡胎,即使仙人在前,也难以看到。

    斗笠下,红唇微翘,勾勒出一抹惊心动魄的弧度,“西翎主城,想不到还有凝聚剑魂的少年俊杰,若是来日有暇,倒是要切磋一下剑魂的运用。不过,今天就算了,这少年有美相伴,还是不打扰了……”

    ...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