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298章 冰玉宅院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01.html
    “老夫不管,反正羿大元帅寿宴开始之前,给我们阵道营弄个十个、八个阵道天才过来!要很天才的那种,否则,等到寿宴结束,营主、羿大元帅问及【镇脉柱】的事情,我就说你们几个办事不力,没给我找来合适的人选!”江老吹胡子瞪眼,连连叫嚷着。

    侯、范两人齐齐变色,纷纷反驳,这与他们何干,十个、八个绝顶的阵道天才,哪里有那么好找?

    “江老,主城那几位阵道大师,都够不上你的要求,让我一时半会,到哪里再找绝顶的阵道天才来?”侯五使皱眉,很苦恼,又很委屈。

    不过,面对西翎卫阵道营的江老,侯五使是没什么脾气的,一方面他是江老的后辈,另一方面,江老可是阵道营德高望重的元老,又是一位阵道宗师,就算是西翎卫营的营主,都对江老尊重有加,其他人又哪里敢得罪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我不想听!修复【镇脉柱】刻不容缓,若是真引得主城地脉的暴动,会造成什么后果,你们自己也清楚!”

    “还有,给老夫密切关注阵道联盟的动向,若是在那里发现好苗子,无论用什么手段,绑也要给我绑回来!?”江老忽然压低声音,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侯五使、范七使相视苦笑,两人暗中摇头,其实江老的最后一句话,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西翎卫的阵道营,西翎主城的阵道联盟,这两大势力囊括了西翎战城几乎八成以上的阵道天才,却是一直明争暗斗,呈水火不容之势。

    而上一次千年之战结束后,主城地底的【镇脉柱】损坏,如何修复【镇脉柱】,则成了两大势力争锋的焦点。

    不过,数百年来,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,随着近些年【镇脉柱】的损坏加剧,两大势力的明争暗斗,也是越来越白热化,都希望能压对手一头。

    “江老放心,只要发现一个好苗子,我立刻给你绑回来。”侯五使拍着胸口保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内营的一条小径中,这里很昏暗,人迹罕至,有些阴森。

    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,秦墨跟在李十二使身后,不时瞧了瞧四周,脸色有些难看,这样偏僻的位置,怎么选也选不到一处好宅院啊!

    “哼哼,本狐大人看出来了,这个女人是想将你留在西翎卫内营,有事没事就找你麻烦!哼,人族的女人,真是用心险恶!”银澄这般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妖狐一族的母狐狸,向来以魅惑之术惊世,心思百转千折,岂不是更厉害?”秦墨这般反驳,他固然不喜李十二使,但是,人族的颜面还是要维护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妖狐一族是心思玲珑剔透!你懂不懂的欣赏啊?”这头狐狸无耻的辩驳。

    “这个真欣赏不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李十二使停了下来,站在小径中段的一处宅院门口,指着有些斑驳的院门,示意秦墨进去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间,进去吧。”李十二使俏脸冰冷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宅院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很无语,诚然他住那里都无所谓,但是,待在这样一个地方,怎么也不舒心啊!

    瞅了瞅李十二使,秦墨有点摸不透这女人的心思,之前让他闯小六道,却又到侯五使面前,认同他西翎卫的资格。

    现在,却又带他来,选择这样一处偏僻阴暗的宅院,难道真是银澄猜测的那样?

    似是看出秦墨的心思,李十二使淡淡道:“你先进去,若是觉得待得不习惯,我再带你去别处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吗?这样阴暗偏僻角落的宅院,恐怕是最差的区域了,能待得习惯吗?

    秦墨脸色有些发黑,却也不说什么,推了推院门,大门应声而开,他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身后,院门轻轻关闭,秦墨环视周围,院子里很简陋,只有石桌、石椅,以及一棵老树。

    然而,秦墨忽觉有异,腰间百宝囊中,传来一股股冰冷的气息,他打开一看,不禁一惊,取出那块西翎卫铭牌。

    只见铭牌周围,一缕缕冰花纹路正在散发寒气,与院落中的某种力量相互呼应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一刹那,这块铭牌爆出冰凌般的光辉,宛如一朵冰花绽绽放,整个院落开始飘雪,冰冷的寒气翻滚,在院落上空形成一道冰幕,继而一闪,冰幕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院落四周,无数冰霜在蔓延,迅速将地面、墙壁覆盖,形成一片冰雕玉砌的奇景。

    森冷的寒气袭来,刺骨般冰冷,秦墨必须鼓动全身血气,才能抵御这种寒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秦墨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整个院落,乃至房屋,都冻结成冰,并且,这种冰很奇特,竟是直接透入物体的内部,彻底转化、冻结,成为一具具冰雕。

    这样惊人的变化,着实让他震撼,同时,亦很警惕,担心隐藏某种危险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很快就抛开顾虑,他发觉随着血气鼓荡,与这种寒气抗争,体内的真气运转速度,竟是提升了三成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修炼地!?

    一瞬间,秦墨便做出判断,心中则是更加震惊,手中这块西翎卫铭牌,毫无疑问是一枚钥匙,能够开启这个宅院的修炼地。

    难道说,每一处宅院都是如此,还是说,这块西翎卫铭牌是特殊的?

    想到在沼泽军团营地,那些死狱军士的奇怪反应,以及李十二使乍见到这块铭牌,那种奇怪的举动,秦墨有些明了,这块西翎卫铭牌是特殊的,乃是那位神秘强者所赠的特殊铭牌。

    这时,耳边传来银澄的心念传音:“小子,这块西翎卫铭牌,就是与你交手的那个女人,离开时赠予你的?”

    这头狐狸的语气很奇怪,透着一种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秦墨一怔,关于“血骨沼泽”发生的事情,他只和银澄简略说过一遍,并未细说。事实上,以这头狐狸的高傲,也不屑知晓沼泽里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也不隐瞒,将“西翎卫”的考核情况,详细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银澄阁下,那位神秘强者的来历,你知道吗?”秦墨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银澄回答的很干脆。

    这头狐狸果然知情!

    秦墨则是了然,却未追问,而后朝着院落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咯吱!

    打开房门,里面也是一片冰霜,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桌、一椅,一张冰床,以及一个梳妆台。

    房顶,则有几颗冰玉般的花悬空,散发清冷光芒,说不出的璀璨。

    四周,似有一缕淡淡的余香萦绕,若有若无,沁人心神。

    扫视一圈,秦墨有些了然,这个宅院上一个主人,应该是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十有八九,是那位女子曾经居住的地方。”秦墨这般思忖。

    盘膝坐在冰玉般的床上,秦墨稍一调息,体内真气立时奔腾起来,犹如脱缰的野马,在经脉中涌动,这样迅猛的运转速度,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比之秦墨在冰焱峰后山的修炼速度,还要快上三成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停止调息,睁开眼,面露惊容,在这座冰玉般的宅院中修炼,等若是在五品宗门最顶级的修炼地,甚至接近四品宗门的宝地中修炼。

    “真不可思议!冰玉构筑的修炼地,实是惊人的手笔!”秦墨很震撼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银澄冷哼一声,却是不多言语,催促道:“先出去吧,那个平胸女人带你来这里,必定是有用意的,看看她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秦墨点了点头,朝着院门外走去,他此时也明白,李十二使之所以让他进入小六道的通道,恐怕是因为这块西翎卫铭牌的缘故。

    片刻,院门打开,秦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当他迈出院门的那一刻,院落里的冰霜迅速褪去,恢复原状,而从外面看,则又看不出原路里的异状。

    秦墨不禁赞叹,布置这样一处冰玉阵法的强者,实力着实是高深莫测,恐怕就是沼泽中遇见的那位神秘强者。

    门口,李十二使站在那里,神情木然,一动不动,犹如一具雕塑。

    看到秦墨出来,李十二使抛来一个包裹:“接着,这是你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接过包裹,秦墨打开一看,里面是两套西翎卫的服饰,以及一块新的西翎卫铭牌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