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02章 禁入令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05.html
    “隆老,你怎么来了?”羿明坤微微皱眉,却是微微躬身,以示对老者的尊重。一看书?·1?·

    其余三道身影,亦是纷纷行礼,对这位老者极是尊敬。

    时文荣亦是行礼,他心中惊骇,知晓这位老者的身份,乃是副帅羿勋府邸的大管家-隆老。

    据外界传闻,这位隆老极是神秘,其修为深不可测,很可能是主城排得上号的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“明坤少爷,你忘了吗?今天是什么日子,再不动身,就要来不及了,怠慢了远道而来的贵客。”隆老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羿明坤一拍额头,急声道:“我是气糊涂了,差点忘记要紧事,隆老,什么时辰了?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现在动身,并不晚,再慢上一些,就来不及了。”隆老微微欠身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羿明坤点了点头,转头远远瞪视秦墨,而后和时文荣道别,急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走啦?”

    站在那里,时文荣目瞪口呆,他本来还指望着,由羿明坤出手,狠狠教训这个叫秦墨的小子,现在如意算盘却落空了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只见不远处,秦墨、炼雪竹坐在那里,一男一女越靠越近,几乎要粘在一起。这一幕,如同一根刺,狠狠扎在时文荣眼睛上,刺得他双眼很疼,甚至流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终于,时文荣转身,恨恨离去,心中则是盘算着,以后只要给他抓住机会,一定要让这个秦墨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正低头走着,时文荣迎面,与一个老者撞在一起,却如同撞在一堵墙上,被弹了回来,蹬蹬后退,差点当场跌倒。

    “谁?走路……”

    时文荣怒容满面,抬头便想喝斥,却是看清来人,生生将后半句“不长眼睛”,给吞回了肚子。

    “窦长老,您好!抱歉,学生刚才在想一个玄级阵法的布置,没有注意。??一?看书??·1·”时文荣恭敬站立,连声道歉。

    面前,站着一位灰白头、灰白胡须的老者,穿着一袭华贵的长袍,国字脸,目光凌厉,正瞪视着时文荣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,乃是阵道联盟的第九长老,窦长老。

    阵道联盟的长老之之职,与其他宗门截然不同,并非是依靠资历,依靠年龄,就能坐上去的,而全部是依靠阵道方面的实力。

    每一位阵道联盟长老,皆是主城赫赫有名的阵道强者,至少也是阵道大师的实力。

    主城诸多著名的阵道大师中,即使是宿氏四老这样的阵道名宿,也只有宿老大,获得阵道联盟长老之职,还是长老末席。

    这位窦长老,位居阵道联盟长老第九席,乃是不折不扣的阵道宗师。

    此时,窦长老瞪着时文荣,很想训斥两句,待听到后者的解释,面容稍和,道:“文荣,我正要找你。通知下去,从即日起,到羿大元帅寿宴结束之日,除去阵道联盟的成员外,其余人在藏书阁逗留的时间,一律不能过一个时辰。若有人在藏书阁内,有逾规之举,剥夺其这段时间的进阁资格。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说着,窦长老从袖子里,取出一封令函,上面刻印着阵道联盟、大元帅府的印章,道:“如果任何人有异议,就将这封令函取出,勒令滚蛋!”

    闻言,时文荣先是一愣,继而大喜,恭顺的接过令函,频频点头:“知道,文荣明白,窦长老,您请放心,我一定办妥,我这就去办。”

    时文荣恭敬行礼,立时转身,捏了捏手中令函,浮现得意笑容,朝着原路返回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敢在藏书阁第一层幽会,这般亲亲我我,这样的行径,怎么也算逾规吧?这个臭小子,看我怎么整治你!”时文荣露出得意笑容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秦墨已经将一幅图案的空白,基本补完,收起细笔,道:“雪竹师姐,这就是这幅图的未完成部分。壹看书??·1??看看·??”

    旁边,炼雪竹娇嗔的瞪了一眼,责怪这少年的胡闹,待看清图案的补全部分,不禁忍俊不住,差点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只见这幅图案的原先空白处,也是像鬼画符一样,多了许多弯弯曲曲的图案,与之前的图案倒是一个风格,只是,明显是胡乱画的,亏秦墨还一笔一笔的画了那么久,看起来还很吃力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墨师弟,你呀……”炼雪竹声音透着柔和,从相识到现在,秦墨实在太耀眼,让她感到两人的距离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现在,她才惊觉,这少年终究还是十五岁的年龄,还是童心未泯的。一时间,她便觉两人之间的距离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。

    “小子,这幅图根本不是鬼画符,而是一幅神秘阵图,本狐大人都看不出来历。你小子竟能补全?难道是那本黑石书上的东西?”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头狐狸的见识之广,远非炼雪竹可比,一眼看出这幅图的不同寻常,却又认不出到底是那种阵图,很是焦急,想要秦墨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确实是胡乱画的……”秦墨这般回应,怎么听怎么都在敷衍,气得银澄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这时,炼雪竹低头,瞧着这幅图案,轻声道:“墨师弟,你其实也未真正完成空白部分,有两处地方的图案,明明是断开的,没有补全。”

    指着这幅图案,炼雪竹眼光很敏锐,现图案上的两处,似是断开的,并不完整。

    秦墨微微一笑,正待开口解释,却是神情一动,抬头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俊朗青年,正是时文荣,他快步走来,在桌前站定,瞪视着秦墨,目光有着阴冷和怒火。

    炼雪竹脸色一变,她注意到这个青年穿着的衣袍,乃是藏书阁的管事。岂不是说,秦墨刚才的行为,被现了?

    “少年人,你过分了!?”

    时文荣冷冷瞪着秦墨,声音尖锐中,透着一股子高亢,引起了周围正在阅览典籍的其他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一双双眼睛投注过来,有些人很不解,更多的人则是不满,在藏书阁中阅览典籍,需要安静的环境,这般高声呼喊,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过,饶是在场有很多强者,以及身份不凡的人物,待看到时文荣身上的管事衣袍,皆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无论藏书阁管事的职位,再如何不起眼,但是,想要在这里好好看书,还是不要得罪为好。

    “我在此,宣布一件事,乃是由阵道联盟、大元帅府联合颁布的命令,从即日起,一直到大元帅寿宴结束,除去阵道联盟的成员外,其他人等在藏书阁逗留的时间,一律不能过一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凡是在藏书阁有逾规之举,一律剥夺进阁资格!当场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时文荣一边说着,一边取出那封令函,神情倨傲,向四周众人展示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群一阵骚动,有些强者很愤怒,本来在藏书阁只能逗留几个时辰,就让人觉得很短了。现在,竟然又将时限缩短,让他们极是不快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看到那封令函上,有着阵道联盟、大元帅府的印章,在场的诸多强者虽有怨言,却也是只能在私下抱怨几句。

    毕竟,单是一个阵道联盟,就已是主城中庞然大物般的势力,由于成员的特殊性,比之一般五品宗门要强大的多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羿大元帅的印章,对于西翎战城第一强者的命令,是无人敢公然违背的。

    见周围众人皆没有异议,时文荣满意点头,目光一转,重新落在秦墨身上,眼神越冷漠。

    “我是藏书阁第一层的管事时文荣,少年人,你刚才的举动,太逾规了。”

    “依照你刚才的无礼行径,我命令你立刻离开,在羿大元帅寿宴这段时间,不得踏足藏书阁半步。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指着藏书阁的大门,时文荣冷笑不已,想到这个少年与炼雪竹的亲密举动,他恨不得踢出一脚,将这少年的脸踢歪。

    不过,他当然不会这样做,因为有自知之明,单以实力而论,他是肯定打不过秦墨的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武道奇才又如何?在我时文荣的喝斥下,乖乖的给我离开藏书阁!”时文荣得意思忖。

    秦墨皱了皱眉,张口想说些什么,却被炼雪竹制止,后者传音,告诫他不要和藏书阁管事生冲突。毕竟,这件事情,是他们不对在先,在珍藏的典籍上胡画,仅是将他们赶出去,已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随即,不待秦墨说什么,炼雪竹拽着他的手,拖着他一起,两人很快离开了藏书阁。

    “哼!小白脸!”

    瞧着两人手牵手离开的亲密模样,时文荣暗中咬牙切齿,却是只能在心中恨恨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继而,时文荣眼角余光一动,看着桌上的一本典籍,似是有些异常,随后翻开,看到最后一页的图案,他目光一凝,而后双眼霍然睁大,眼珠子差点凸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,【镇脉柱】的修补图?竟然……,竟然被人补全了?”时文荣倒吸一口凉气,差点当场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谁补全的?这是哪位不知名的阵道高手,将之补全的?难道是刚才那小子,或者是雪竹小姐?

    不,不,那个小白脸是武道天才,怎么可能擅长阵道,雪竹小姐就更不可能了。恐怕是哪位不知名的阵道高手,看到每本典籍后,都有这样的残缺阵图,就将之补全了。

    并且,此人必定不是阵道联盟,或者也不会是西翎卫阵道营的人,否则,应该早知这张修炼阵图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阵道联盟内部为了这张修补图,几乎都快疯狂了啊!

    若是我将这张补全的图,献给长老们的话,岂不是在阵道联盟的前途一片光明?

    时文荣浑身一个激灵,为脑海中最后一个想法,深深的吸引住了,心中一团火腾得被点燃。

    随即,他醒悟过来,努力维系心情平静,将这本典籍悄悄藏进怀里,装作若无其事,快步离去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