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15章 运河海潮
    夜色降临,华灯初上。??壹??看书·1·

    这一夜的西翎主城,尤为热闹,整座巨城之中,灯火通明,将街头巷尾照耀得犹如白昼。

    大街小巷中,皆是人山人海,人声鼎沸,朝着巨城的运河方向涌去。

    西翎主城的运河,环绕巨城一圈,无比辽阔,宛如一条大江,平日是风平浪静,唯有龙舵阁的龙舟飘浮其上,惹人注目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条运河四周,布置了重重大阵,即使有所风浪,也会被大阵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今夜则不同,乃是主城运河的涨潮之日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股轰然巨响传出,宛如怒海惊涛,传遍整座西翎主城,震得地面也是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巨城一端,一道巨浪冲天而起,高达千丈,翻腾之间,似要将整座巨城湮没。

    下一刻,巨城上空绽放光芒,无数阵纹交织,形成一个光罩,挡住了巨浪。

    顿时,人群中响起无数的惊呼,惊叹运河涨潮,实是西翎主城的奇景,蔚为奇观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座巨城之中,四处升腾一股股地脉之气,犹如实质,充斥在街头巷尾,使得无数人拼命呼吸,想要多吸一口地脉之气。

    并且,随着一道道巨浪掀起,竟有浓郁的香气弥漫开来,沁人心脾,镇心凝神。

    这种异香,乃是沉淀在运河底部的灵药,经过积年累月的积累,已是形成一层膏液,现在被巨浪掀起,释放出来,弥漫半空,化为一片灵液,垂落下来。

    对于西翎主城的人们来说,这是一种福泽!

    紧跟着,越来越多的人群出现,来到街道上,迎接主城运河涨潮之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对于西翎战城的人们来说,此次“运河涨潮”之日,有着特殊的意义。因为七天之后,便是西翎军团羿大元帅的寿诞,此时出现“运河涨潮”,预示着一种祥瑞。?·1??书·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街头巷尾的人群,皆是朝着运河方向涌去,秦墨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可是,与洪流般的人潮不同,秦墨则是反其道而行,他在人群中穿梭不定,身影若隐若现,不断移动。

    良久,他穿过了人群,来到主城北郊,这里山势延绵,其中不乏奇峰峻岭。

    此刻,北郊的山脉很宁静,这里平素就很少人出没,今夜更是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拿着一份西翎主城的地图,秦墨脚步不停,施展身法,不断腾挪。片刻后,来到一座奇峰顶端,他环视周围,不禁点头:“没错!这里应是最高峰了。”

    这座奇峰,乃是北郊山脉最高的一座,伫立山巅,四周山势皆是矮了下去,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。

    站在顶端,极目眺望,可以看到远处的运河,不断有一道又一道的巨浪起伏,犹如一条条水龙翻腾,声势无比惊人。

    “从此处观赏‘运河涨潮’,虽无近处之声势,也是别有风味。”秦墨满意点头。

    随即,他坐了下来,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本石册,又拿出云雕刻刀,目睹运河潮涨潮落,开始进行新一页的云雕石刻。

    “哼!你这臭小子,原来独自来此,是为了做这个,真是无聊!”银澄连声讥讽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头狐狸嘲弄归嘲弄,却是蹲在袖口,瞪着狐眼,观察秦墨每一刀的雕刻。

    对于这少年独创的云雕石刻,银澄嘴上是鄙夷,心中实则是认可的。因为这种雕刻刀工中,蕴含着一种剑道的至理,仿若是大道至简,每观看一次,皆能让旁人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在这头狐狸看来,这是秦墨将自身剑道的凡嗅觉,融入到这种雕刻技艺当中,乃是一种神奇的技艺,亦是这少年自身凡天赋的体现。

    当然,关于这些评价,这头狐狸是绝不会说出口的。

    沙沙……

    石屑一丝丝滑落,秦墨手中的刻刀划动,如同行云流水一般,在石页上勾勒出一幅奇景。?一看书??·1??要书??·

    一座巨城的轮廓,由模糊至清晰,迅浮现……

    继而,巨城之中,人群如潮,不断涌动,在云雕刻刀之下,竟是将一个个人的面容神态变化,清晰勾勒出来……

    还有,运河之上,巨浪滔天,冲起万丈之高,似要湮没整座巨城……

    紧跟着,云雕刻刀再次滑动,寥寥几下,便勾刻出一艘巨船,那是一艘龙舟,船头伫立无数人,皆是西翎主城的强者,其中甚至能看到简万宸、简月玑的模样……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幅杰作!”袖口中,银澄不由自主,这般赞叹。

    随即,这头狐狸醒悟过来,闭嘴不语,它可不想这话被秦墨听到。

    然而,秦墨此时此刻,早已是心无旁骛,全身心沉浸在石刻之中。

    西翎主城的运河涨潮,实是一场盛事,对于他来说,则是难得一遇的奇观。

    受到这样一场盛事的触动,秦墨手中的刻刀,仿佛有生命一般,他有预感,这一幅云雕石刻,恐怕是重生以来,最为满意的一幅。

    同时,他体内的真焰运转,也是越来越快,周身金焰闪烁,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,宛如一尊金焰之灵矗立山巅。

    良久,当远处的运河之上,龙舵阁的龙舟随着巨浪,几番沉浮,半空中烟花盛开,绚烂夜空之时,秦墨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完成了!”

    长吁一口气,秦墨抹去额头汗水,端详着这幅云雕图,不禁大为满意。

    这一幅云雕石刻,将运河涨潮的一城之景,浓缩在一页石刻上,实是一幅杰作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吹了一口气,石页上尘屑扬起,随着山风飘散,其上的图案竟是蒙上了一层云雾,并且,其中的图案竟似活了过来,运河之水继续潮涨潮落,人群涌动不止,夜空烟花盛放不停,无比瑰丽,充满神秘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银澄目睹这一幕,顿时呆住了,它不敢相信,这页石刻竟是如此神奇。

    此前,这头狐狸一直嘲笑秦墨,讥讽云雕石刻之技,只是一种小伎俩,根本不登大雅之堂。

    现在,银澄再说不出这种话来,这页石刻图案中,似是蕴含了一种天地至理,给图案融入了一丝生机,实是难以想象的杰作。

    顿时,这头狐狸动了心思,思索着该如何开口,索要这一页石刻。

    “真是鬼斧神工之技!请问,能将这本石册,给我看看吗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抹动人的声音响起,宛如夜空垂落天籁,悦耳至极。

    “谁!?”秦墨心中大惊,他没想到竟然有人,能无声无息靠近,他竟是一无所觉。

    急忙转头,戴着兽骨面具下的眼眸,霍然圆睁,秦墨整个人仿佛遭受雷劈,一动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站着一抹身影,戴着白纱斗笠,穿着素白袍子,踏着布鞋,伫立山巅,犹如一位仙子从夜空降临。

    “喂,喂,喂……,小子,小心!千万小心,这女人太危险了,一定要小心!”银澄的心念传音急急响起,厉声警告,随即沉寂下来,似是怕被现,收敛了所有气机。

    对于银澄的警告,秦墨充耳未闻,他的身躯微微颤抖,视野不知何故,莫名的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倩影,这样的穿着,他实在太熟悉了,前世,他曾见过无数次,还有很多次,是他亲手帮着穿上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也想不到,今生,与这人儿的第一次遇见,竟是在此地,让他完全没有准备。

    萧家,萧雪晨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秦墨的思绪不自觉飘远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前世。

    青莲山废墟,一处隐秘山洞。

    杂草铺就的地面上,躺着一抹身影,起伏的身段,勾勒出无比美好的曲线。

    旁边,放置着一柄长剑,造型古朴,这是大6有数的名剑,当世之中,即使是绝代天骄,也不愿面对它的锋芒。

    篝火噼啪作响,秦墨端坐在木桩上,眉头紧锁,他很苦恼,思索着一件烦心事。这位名动大6的绝世剑手醒来,会不会一剑将他斩杀了?皆说绝世强者都有怪癖,恩将仇报的事情,也未必是做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正思忖着,地上的身影有了动静,幽幽醒转,睁开梦幻般的美眸,其中似有星光萦绕,映亮了昏暗的山洞。

    “是你,救了我?”她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秦墨点了点头,考虑是不是该离开了,因为这位绝世剑手固然重伤,也是比他厉害千百倍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在担心,我一剑斩了你?”她的眸子似能看穿人心,又是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顿时,秦墨有些尴尬,还是点了点头,旋即起身,觉得是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救了我,如果你能留下来,照顾我一段时间,我会更感激的。”她忽然笑了起来,映亮了昏暗的山洞,仿佛连篝火都变得明艳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让秦墨感慨红颜祸水,祸国殃民之余,终是糊里糊涂的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,自那之后,一直很久,秦墨都觉得,当初第一时间离开,无论对他自己,还是对这人儿,才是最正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心脏忽然一阵剧疼,秦墨清醒过来,注视这抹绝美身影,深深看了一眼,而后低头,目光流转,所有的情绪尽皆敛去。

    “只是随手而为,小技而已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秦墨平静说着,转头,再不看这人儿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技?我却不是这么觉得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抹淡淡的幽香传来,白衣飘动,这人儿已是坐在了他旁边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