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22章 战地武
    大殿上,一股股地脉之力交织,汇聚在尚斩星身周,化为实质,凝成一具铠甲,披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地气化铠!

    这是绝世地武的又一特征!

    先天境以下的武者,将真气凝聚成铠,穿着在身,被视为修为高深的体现。

    而先天之上,凝聚真焰的强者,修为到高深处,则能聚焰成铠,这种层次的强者,已是步入先天巅峰,距离宗师境已是不远。

    而先天宗师的层次,分出真焰分身之后,若能使真焰分身,也凝聚真焰铠甲,则是步入宗师境的顶峰。

    至于更进一步,达到传说中的地武境,则是直接将地脉之力,凝炼成铠甲,其防御力比之真焰凝铠,又是强上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让大殿中的众强者很吃惊,却是安静无声,今日之事,着实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此时,大殿首席,十七皇子栾海擎脸色冰冷,注视尚斩星、羽先生两人的身影,眼中掠过嫉恨和忌惮,今夜之事也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原本,他对于那个神秘医者,全然没有放在眼里,即使能在20岁前,拥有独战四大宗师的战力又如何?

    这样的天才固然罕见,但是在整个镇天国的广袤疆域,就算不得太稀奇了。每隔十年,总能冒出千八百个,或许放在各大宗门,确实是罕见天才,但是,在他栾海擎眼中,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,形势突变之下,这个羽先生的真正修为,竟是绝世地武。一个不到20岁的地境武者,着实是太惊人,即使栾海擎是皇子身份,也不得不为之忌惮。

    现在,落月峰又出了一个尚斩星,固然年龄超过30岁,却是跻身地武,凝聚刀魄,比之那个神秘医者也逊色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这样两个绝艳人物的出现,顿时让栾海擎的皇子身份失色不少,让他心中极不痛快,同时,也有着深深的嫉妒。

    身在镇天国皇室,若是栾海擎拥有这样惊人的武道天赋,其地位绝不是这么简单,恐怕有资格问鼎镇天皇位。

    “哼!西翎战城这样的蛮荒之地,竟会出现这样两个天才,真是可恶!最好两人自相残杀而亡!”栾海擎目光阴冷,心中这般思忖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尚斩星身形一动,整个身躯掠起,如同一道刀光乍起,下一刻,已是出现在广场中央。

    “呵呵,打了一条狗,就惹出了主人吗?或者说,是一条更大的狗呢?”秦墨讥讽,言语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大殿中诸多强者脸色很难看,他们没想到这个羽先生,言语如此放肆,竟将落月峰刀王一脉的传人,说成是一条狗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以秦墨的性格,自是不会这样说的,而是银澄这头狐狸说的。

    与【青焰琉璃火】融合后,秦墨全部心神,都沉浸在操控这具身体,哪里会分心开口。

    这头狐狸则不同,它对于妖族王火的运用,已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不仅能够开口,还能开口骂人。现在,见到害它受伤的元凶一脉传人,它哪里会客气,直接张嘴就开喷。

    “羽先生,请注意你的言辞。”

    尚斩星神情冷肃,缓缓开口:“我一直闭关修炼,心无旁骛。但是,此来是奉宗门之命,要妥善解决这件事。如果你出言辱及师门,我只能与你决一死战,不死不休了!”

    言语之间,有一股坦荡之意,让人闻之心折。

    不过,秦墨、银澄当然不吃这一套,冷笑道:“不死不休?现在这局面,本来就是不死不休之局,我老实告诉你们,今日如果放任我离去,日后就等着我的雷霆报复吧!我的师长也绝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!”

    该死!你这狐狸也太能扯了,只是和落月峰的仇怨,这时候将其他势力牵涉进来干什么?

    闻言,秦墨即使无暇分心开口,脑袋也是一阵发晕,暗中狂骂不已。这头狐狸真是被仇恨蒙了心,说出这样一番话,是逼迫大殿中所有强者,倾尽全力来击杀他吗?

    “你这狐狸,脑子发热吗?这般刺激这群人,真的准备耗尽四成王火,与这些势力决一死战吗?”秦墨心中暗骂不已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!本狐大人就是要和这群家伙死磕,谁让他们搀和进来,耗尽四成王火,将他们全部镇杀!”银澄狠戾咆哮。

    果然,这番话一出,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,即使首席上十七皇子背后,一直稳如泰山的那个素袍老者,亦是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这样一位青年强者,20岁便跻身地武绝世,可以想见其未来的前途是何等光明,简直是不可限量,甚至有可能问鼎封王之境。

    并且,此人还拥有通神医术,更令其危险性倍增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势力,有这样一个潜力无穷的敌人,都是真正的心腹大患,很可能成为将来灭宗大敌。

    不惜一切,扼杀他!?

    大殿中诸多强者脑海中,不约而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,他们心中泛起无穷杀机。

    此时,却听尚斩星轻声一叹,道:“羽兄弟,何必如此偏激!今夜之事,确有我们各大势力的不对,但是,你之前也是有错,出手封住我宗三大宗师的修为,下手实是有些重了。不如这样如何,我们交手百招,若是不分胜负,便坐下来和谈。由我做主,自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补偿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语气浩浩荡荡,颇有俯仰无愧天地之感,令大殿中众强者杀意立减,不禁暗中叹息,落月峰实是出了一位英杰,行事不偏不倚,让人叹服。

    “百招之约?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银澄借着秦墨之口,冷笑连连,猛地大喝道:“那就别废话,打过再说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声爆鸣,秦墨身周的透明金焰,猛地爆炸千丈,化为一股焰流,一飞冲天,朝着地面倒挂而下,袭向尚斩星。

    “主人救我!”

    不远处,那白衣中年人脸色惨白,嘶声高呼,他并不是这股焰流的攻击目标,但是,一旦这股可怕金焰倒挂下来,他也难以幸免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尚斩星手臂一振,一柄弯刀出现,刀如残月,其上覆满纹路,流转神刀锋芒。

    这是一柄地兵,曾为落月刀王一脉,第一位绝世刀手年轻时的佩刀,现在成为尚斩星的武器。

    弯刀挥动,虚空顿时撕裂,月华涌现,继而暗淡无光,仿佛被这柄弯刀斩灭。

    远处观战的众强者,一个个眉头狂跳,仅是一刀,便展现尚斩星的实力,这才是接近大成的蚀月刀技,每一刀挥出,皆有斩月异象。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刀光过处,透明金焰被一分为二,如同一条河流被斩开,从尚斩星、白衣中年人身边流淌而过。

    然而,紧跟着,被斩开的金色焰流倒卷而回,将秦墨整个身躯湮没,而后不断凝练,化为一具金焰轻铠,披挂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这具金焰之铠,布满了繁复的阵纹,稍一振动,便有地脉之力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“羽兄弟既是执意要战,那便先过上百招!”

    尚斩星一声叹息,弯刀一动,顿时一道巨大刀芒出现,横贯长空,将整个广场都覆盖进去,直劈而下。

    这一刀,风起云涌,威势无双,当真是一座山岳在前方,是也能当场劈开。

    秦墨双足一蹬,丝毫不躲避,反是窜地掠起,挥动双臂,迎着巨大刀芒。

    他的双掌萦绕透明金焰,实则是注入了一缕缕青焰,仿佛一双神爪,直接抓向刀芒,如同空手入白刃,简单直接,霸道狂猛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巨大刀芒被抓碎,化为无数碎光散落,湮没了整座广场,震得地面不断颤抖,地动山摇。

    这一式的碰撞,太过惊人,直接震碎了大阵封锁的区域,无数道空间裂痕浮现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狂吼,从秦墨口中发出,犹如一头凶兽在怒嚎,这是银澄在释放恨意。

    它的出身,实则无比高贵,乃是妖族中堪比皇族的存在,且拥有无双的天赋,可以说妖族皇室的继承者,也比不上它尊贵。

    可是,自从受了寒毒以来,却是沦落到人族的地界,生命时时受到威胁,这是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而一切的源头,皆是落月峰那个中年文士的无耻偷袭,今夜,它要将这笔帐全部讨回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广场上,大战立刻爆发,尚斩星挥动神刀,刀光璀璨,黯淡了月辉,如一道道星河垂落,将空间撕裂成粉碎。

    这样的刀技,乃是真正的蚀月刀技,地级的绝世武学,一刀一式,皆是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而对面,秦墨双臂挥动,手掌凝聚焰爪,交织横空,无比玄奥,其爪势如羚羊挂角,根本无迹可寻,分明也是一门绝世武技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