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24章 蚀月碎星斩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27.html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一霎那,那柄弯刀疯狂颤动,刀身浮现无数繁复纹路,而后爆发无尽光辉,冲起一道万丈刀芒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整个广场随之震动起来,随着这道恐怖刀芒的出现,整座【蚀月大阵】被激活,无穷无尽的地脉之力腾起,朝着那道刀芒汇聚而去,让刀芒的威势不断攀升。

    同时,广场四周的边缘,一个个巨大火盆腾起火柱,火焰不断升腾,与地脉之力融合,化为无数道焰气锁链,朝着广场中央涌去。

    这种焰气锁链,每一根仅有拇指粗细,却是火焰与地脉之力融合所成,堪比玄金,宝刃难伤。

    哗啦啦……

    无数焰气锁链纵横交错,将秦墨捆住,一圈接着一圈,捆了足足近万道,形成了一个锁链大茧,将之彻底禁锢。

    这时候,半空中那道恐怖刀芒,依然在吸收地脉之力,不断暴涨,呈现一道道玄奥的纹路,开始逐渐实质化,变成一柄巨大的弯刀。

    【蚀月碎星斩】!

    有人不禁惊呼出声,认出这一式的来历,正是蚀月刀技三大杀招的第二式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式并非尚星斩所为,而是那柄神刀中封存的,现在被激活,正在疯狂吸收地脉之力,逐渐完成这一式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这是刀王一脉的开创者,封存在神刀中的杀招!”大殿中,龙舵阁的太上长老惊呼。

    其余众强者皆是色变,那岂不是说,这一式【蚀月碎星斩】的威力,等于是刀王一脉祖师亲自使出?整个西翎战城,有几人能挡,何况,那个羽先生还被焰气锁链禁锢,根本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此时,广场边缘,尚斩星负手而立,注视场中那个锁链大茧,露出傲然之色,郎声道:“羽兄弟,我很欣赏你的绝艳天资,有心和你结交。可惜,你一再辱及宗门,并想冒犯我的师长,着实触及我的底线。只能启动神刀中的禁制,将你斩灭在此!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得光明磊落,浑然没有一丝奸佞之气,但是,落在在场众强者耳中,却是心惊肉跳,对于尚斩星的认知彻底变了。

    此前,观战的诸多强者都认为,尚斩星是一位豪杰,光明磊落,乃是落月峰数百年来,不世出的一位奇才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,分明从一开始,尚斩星就有谋划,要启动神刀中的禁制,将羽先生诛灭在此。

    只是,这位羽先生展现的实力,太过于惊人,令尚斩星一直不敢发动杀招。待到百招最后一击,才瞅准机会,骤然发动绝杀一击,将羽先生禁锢,爆发这一绝世杀招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尚斩星已是稳操胜券,将羽先生逼至绝境,依然能说得如此坦荡,仿佛所做一切,皆是问心无愧一般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个豪杰,而是一个奸雄!

    细想刚才的一切,很多强者眼角直跳,对尚斩星极是忌惮,豪杰固然让人敬佩,但是,奸佞之人才是真的危险,让人警惕!

    观战的一群人神情各异,大多数强者皆是露出笑容,诚然尚斩星做法很不光彩,但是,能以此除却一个潜在的大敌,也是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大殿首席,十七皇子也是一脸快意,这个土鳖医者之前当众冒犯他,触犯了他的威严,已是让栾海擎心中恨极。后来,这个羽先生展露的武道天资,可怕的战力,更是让十七皇子心惊肉跳,如坐针毡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土鳖医者终于要死了,让栾海擎心中很畅快,暗中则是在思索,待到此事结束后,要拉拢一下落月峰的尚斩星,来壮大他的班底。

    观战的众人当中,唯有简家一群人,神情很复杂,简伦一几次欲起身,想冲出去,将秦墨救下来。却是受到周遭数股强大力量的逼迫,只能作罢,暗中叹息,爱莫能助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广场上空,那道刀芒越发明亮,刀势直冲天际,将四周的大阵刺破,惊人的刀气犹如汪洋一般,卷动风云,震动巨城。

    “羽兄弟,可惜,你是绝世奇才,却要陨落至此。培养你成才的师长,一定很痛心,但是,即使你的长辈,也是无法为你报仇的。因为,这件事牵涉到至少五大势力,皆是五品之上,还有镇天皇室牵涉其中。即便你的师门再强大,也不会因为你一人,与这么多势力抗争。”

    尚斩星侃侃而谈,脸上浮现春风般的笑容,仿佛是和好友谈天,其内容却是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只能是白死了,如此一位绝世天才,却是陨落在此,这就是与落月峰做对的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

    半空中,那道刀芒渐渐成形,长达万丈有余,直破云霄,悬浮于巨城上空,如此的璀璨,如此的惊人。

    这样一柄巨型刀芒,犹如一柄开天之器,仿佛只要斩落下来,足以将整座西翎主城斩成两断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偌大的主城四处,各方势力都被惊动了,无数强者现身,看向落月峰的方向,暗中揣测不已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间。

    主城一处宅院,奇花异草的园圃中,一位老者伫立,他穿着仆人的衣袍,却是气度如渊,散发的气机犹如实质,极是惊人。

    在老者腰间,挂着一条黑鞭,鞭身呈细密的鳞甲,如同是蛟鳞,缕缕黑气流转其上,显是一件异宝,其品质在玄宝之上,接近地级神兵。

    一个仆人打扮的老者,却是气息深不可测,挟带一件地兵神器?着实令人惊异。

    “小姐怎么还不回来?再不赶去,恐怕就救援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老者抬头,眉头紧皱,注视主城一个方向,那里刀气冲霄,引动风起云涌,正是落月峰的门址所在。

    “冯伯,怎么了?”悦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院落中一抹身影出现,白色衣袍,白色斗笠,正是萧雪晨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可回来了!老奴等你快一宿了。”老者连忙转身,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寻一个好地方,观赏西翎城的运河海潮,前后也不过两个时辰。冯伯你是有事吗?这么着急。”萧雪晨浅笑,斗笠面纱随风摆动,令人窒息的容颜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嘿嘿,是这样的,前些日子我听闻神医馆的医者们,四处寻找一个羽姓医者,据说能够治疗西翎城某位显赫人物的伤势……”

    冯伯毫不隐瞒,将前段时间,神医馆连番派人,前去简家邀请一位神秘医者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。并且,他还在昨日探查到,神医馆、落月峰、龙舵阁等数大五品宗门联合,还邀请了十七皇子栾海擎,一起出面,要威逼这位羽先生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以老奴来看,神医馆的那些庸医,肯定是治不了您的暗伤。这位羽姓医者,说不定会有办法。现在,正是好机会,如果将这个医者救出来,他一定会感激涕零,为您悉心治疗。只是,这事牵涉太多,老奴要想您请示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冯伯面露难色,如果仅是一个五品宗门,他早就出动,将那个医者救回来。可是,牵涉到西翎城数大势力,还牵涉到镇天皇室,他就不能自作主张,要征询萧雪晨的意见,免得给萧家带来麻烦。

    “这样呀,为了治疗一个大人物的伤势,不上门求治,反而使用威逼手段?西翎城高层行事,都是如此蛮不讲理吗?栾海擎也牵涉其中吗?出了皇城,就张牙舞爪,现在的镇天皇室越来越不成样子了。”萧雪晨轻语,言语很随意,却是充斥着锋芒,连镇天皇室也随意点评。

    冯伯垂首而立,一言不发,静待指示。

    “将那位医者救出来吧,不论他是否愿意为我疗伤,也不要怠慢了人家。”萧雪晨开口轻语。

    “是!老奴立刻去办。”

    冯伯躬身行礼,身形一晃,已是消失,再出现时,已是在百丈之外,宛如一缕轻烟,顷刻已经远去。

    庭院中,萧雪晨负手而立,注视主城上空那道恐怖刀芒,却是看了一眼,便不在意。

    从一个金色百宝囊中取出一个石板,以及一个刻刀,开始刻印起来,刻刀歪歪扭扭的,手法很生疏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