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26章 暴怒
    落月峰下的蚀月广场,乃是宗门重地,四周布置地级大阵,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可是,此时一道恐怖刀芒落下,尚未劈落地面,无穷刀气垂落,广场已然龟裂,一道巨大裂痕从中蔓延,一直到广场的尽头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地动山摇,仅是巨大刀芒上的刀气垂落,尚未击实,便有如此威力,若是真的劈在地面,当真能劈砍一座山岳。

    广场边缘,尚斩星面带笑容,很温和,仿佛是在欣赏月夜景色,唯有眼神中露出一丝释然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这道刀芒的威力,乃是刀王一脉的祖师,在跻身逆命境时,印刻进神刀的一道刀气,堪比祖师亲自施展【蚀月碎星斩】,威力绝伦,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这一刀落下,那个神秘医者必死无疑,落月峰也因此,少了许多后顾之忧。铲除了这样一个未来大敌,又与神医馆、十七皇子交好,并且,简万宸的毒伤也难以复原,简家崛起之势必然遏制,不足以威胁到落月峰。

    此次蚀月殿聚会,谁也不曾想到,实则就是尚斩星一力促成的,乃是一石数鸟的妙计,牺牲一个不知名的医者,换来这么多好处,实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唯一失算的,则是这个羽先生的武道天赋,实在是太过惊人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人身死之后,便是过眼云烟。

    尚斩星微笑,面带讥讽,天资再绝艳又如何?还不是死在他的算计之中,这世间之事,武力固然重要,计谋智慧亦是不可或缺,落月刀王一脉能够兴盛,又岂是单靠武力闯出来的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巨大刀芒彻底劈落,斩碎焰气锁链大茧的刹那,无边的刀气涌动,如狂涛一般汹涌,刀芒闪耀,映照的整个广场一片璀璨,比明月还绚烂。

    整个广场粉碎,玄岩铸成的地面寸寸龟裂,碎石飞溅而起,犹如一场天灾来临。

    恐怖的刀芒肆虐,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,但是,广场四周的人群都清楚,在这样一刀之下,那位羽先生必定是绝无生理。

    因为,放眼整个西翎战城,能够接住这一刀芒的强者,实是屈指可数,步入逆命境,真正的叱咤风云。

    这些强者,皆是绝世高手,名动西城,乃是成名数十年,数百年的风云人物,绝不会是一个20岁左右的青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广场之外的远处,赶来的强者们纷纷叹息,皆说天才易夭,确是如此,如此绝世天才,此前默默无闻,一旦展露锋芒,便招来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此时,简万宸双目赤红,牙齿咬得咯吱作响,他已是怒发冲冠,且充满悔恨。

    他一生之中,最重情谊,与这位羽先生很对胃口,又是救治他毒伤的恩人。却恰恰因此,陨落在蚀月广场,追根溯源,实是他的过错。

    “羽兄弟,你放心!我简某人,此生一定会你报仇!”简万宸的声音响起,如春雷阵阵,响彻夜空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很多人纷纷变了颜色,暗道简万宸实是一个疯子,这个神秘医者人都死了,还当众言及报仇之事,这是要和落月峰死磕吗?

    旁边,简月玑一言不发,握着黑刀的手指,有些泛白,没了血色。她想到今夜,与那个男子分别前,他还一如既往的微笑,神情中也有一如既往的拒人千里,却是真诚的将她视为朋友。

    现在,却陨落在她面前……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突然,一道清越的声音传来,初时很轻微,而后响彻夜空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这道声音,从广场中央传出,从无尽的刀芒中震荡而出,任凭蚀月刀芒如何轰鸣,也难以遮盖这道清越的声响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只见广场上的正中央,翻腾如汪洋的刀气忽然顿住,而后疯狂旋转起来,形成一个漩涡,朝着广场正中心涌去。

    顷刻间,恐怖的刀芒迅速消散,显现出彻底毁去的广场,以及广场正中央,伫立的一个身影。

    那个身影上空,距离头顶半尺处,有一柄弯刀呈直劈之势,清冷的刀芒垂落,随便泄露一丝刀气,都能斩断玄兵,无比锋锐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柄弯刀却无法劈下去,因为被一物所阻。

    在刀锋之下,是一根针!

    长约半尺的一根针,很细,其上布满玄奥纹路,也不知是何等材料制成,却是阻住了这一刀垂落之势。

    无比清越的声响,正是从刀和针的碰撞处传出,一道道透明的波动震荡,虚空布满了蛛网般的裂纹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而那个身影,伫立在那里,低头沉思,似对头顶的那柄弯刀神兵,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此时,秦墨站在那里,确是陷入了沉思,沉浸在一段遥远的记忆中,那是百宝囊中的地铠,受到蚀月刀气的激荡,传递而来的一段记忆。

    属于映日城最后一任主人,映日东霜的记忆!

    在那段遥远的,可以追溯到上上次的千年之战中,映日东霜在战城北地,遭到一群神秘强者的埋伏,血战数个昼夜,她的追随者全部战死,唯有她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赶回驻地的半途,却是遭到人族的背叛,被一群人族强者无耻偷袭,其中的头领,即是落月峰的刀王一脉。

    那一战中,落月刀王一脉的那一代传人,隐藏在暗处,在她重伤之际,突然偷袭,给予她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谁曾想到,映日城的这位天骄,在战场上血战外族,未曾一败,却是遭到自己族人的暗算,因此陨落。

    这一段记忆,在秦墨脑海中激荡,如同身临其境,感受那位天骄受到暗算时,心中的悲凉和冰冷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暴怒了!

    此时

    广场边缘,众人看到羽先生的身影,周身的真焰消失,气息全无,唯有一根针悬于头顶,抵御那柄神刀的斩落。

    很多人惊疑不定,暗中猜测不已,难道是这个青年身怀神物,才抵御住这一恐怖刀式,幸免于难?

    想到羽先生医术通神,有些人心中释然,相比那根针是一件神物,能够抵御绝杀攻击。

    人群中,冯伯面露喜色,只要这个羽先生还幸存,那就好办了,他就能想办法将之救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很多人起了各种心思,想要将这位青年救走,结下一段善缘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?他竟没死,挡住了【蚀月碎星斩】!”

    尚斩星终于色变,他是蚀月神刀这一代的主人,与这柄神刀之间有奇妙的联系,能够清晰感受到,神刀中封存的刀势正在迅速减弱。

    因为那根针中,蕴含着一股莫测的力量,正在飞速消耗【蚀月碎星斩】的刀势。

    “主人,要不要趁此机会,给予此人致命一击?”白衣中年人站在身后,恭敬询问,他认为秦墨此刻,必定真气耗尽,已是待宰羔羊,任凭宰割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

    广场中,秦墨动了,伸出手,捻着那根【镇神彻骨针】,敲在那柄弯刀上。

    叮得一声,那柄神刀颤动,其中蕴含的刀势顿时溃散,铿锵落地,而后被秦墨抬脚,踏在这柄神刀上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,神刀有灵,疯狂颤动,不甘被人踏在刀身上。弯刀绽放光芒,想要将秦墨斩碎。

    “这柄弯刀,在你们落月峰手中,偷袭了多少豪杰?上上一次的千年之战中,这柄刀的主人,用它暗杀了多少人族英豪?嗯?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回荡,徐徐传出,在无数人耳边激荡,轰鸣起来,似是在质问刀灵,又是在喝斥整个落月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蚀月神刀爆发璀璨光辉,与明月争辉,疯狂震动,想要震开踏在它身上的那只脚。

    可是,那只脚就是随意踏着,却有万仞之重,任凭神刀如何反噬,也难以撼动那只脚分毫。

    “本来,刀是神刀,只是你选择的主人不对,每一代的主人,皆是伪善奸佞之辈。但是,你也是有错,错在选错了主人。所以,你就从此消逝吧,我会将你熔化,回炉重造!”

    淡淡的话语响起,让在场的诸多强者发呆,他们觉得是不是听错了,这是要抹去神兵之灵?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要知道,地级武器之所以被成为神兵,即是因为地器之灵已经成形,可以万年不灭。

    即便是绝世地武,手段通天,想要抹去神兵之灵,也是难以办到。

    除非,地武之上的境界,沟通天地,领悟至理,凝聚命轮,迈上逆天改命之途!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