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28章 米大人
    一霎那,四方云动,青金真焰交织,汇聚成一道掌印,很细小,只有正常人半只手段大小,如同是一块鎏金印,却是引得地脉之力呼啸如龙,比刚才巨手的威势,竟是强上数倍不止。

    此前那只巨手,乃是秦墨不适应逆命境的恐怖力量,尝试性的挥出一掌。

    现在这记掌印,则是不同,乃是银澄操控击出,属于妖狐一族的秘技,威力诡秘绝伦。

    事实上,妖族关于王火的秘技,可谓是独步大陆,其他种族难以企及。银澄拥有【青焰琉璃火】,自然修炼有王火秘技,并且,修炼到极高深的境界。

    现在,通过青金真焰施展,其威势之惊人,连秦墨都感到心惊。

    只见,那道青金鎏金掌印朝前推去,所过之处,地面为之龟裂,虚空一层层被洞穿,无数碎石直接被蒸发,消散无踪。

    这样一掌的威势,比之刚才的【蚀月碎星斩】还要可怕,并且,掌势一成,立刻发出,根本不需要那一刀的长时间聚势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狂澜般的气劲涌来,将尚斩星的衣袍吹得倒飞起来,他胸口一阵窒息,感到很无力。地境和逆命境的差距,实在太巨大了,犹如鸿沟。

    武道的传说境界,一旦步入其中,便会深深体会到,想要跨越一个大境界挑战,是有多么的困难。任你天资横溢,堪称天骄,也难以在传说境界,横跨一个大境界,挑战更高层次的敌手。

    因为,能够踏足传说境界的,谁不是绝世天才,谁不是一代天骄?

    并且,传说境界的层次,每提升一层,都是千难万难,但是,一旦突破原有的境界,修为便会暴涨,使得想要横跨一个大境界挑战,变得无比困难,近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尚斩星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转头看了看远处蚀月殿的方向,那里毫无动静,不禁狠狠咬牙,露出狰狞之色,大声咆哮,双臂连挥,斩出近百道刀芒。

    一道道银色刀芒浮现,每一道皆呈残月之形,层层叠叠,犹如刀芒波涛,疯狂袭向那道鎏金掌印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,巨响此起彼伏,一道道银色刀芒撞在鎏金掌印上,却是如同飞蛾扑火,纷纷湮灭无踪。

    “给我斩开!”尚斩星疯狂大吼,充满绝望,他拼尽全力,却是无法撼动这掌印分毫。

    “米大人,念在家师和您家族的交情份上,救救我……”尚斩星惨呼,如同落水的狗在嚎叫。

    此时,蚀月殿中传来一声叹息,紧跟着,一道灰色拳印出现,从大殿中射出,很缓慢,实则快到了极致,从半空中俯冲下来,撞在了鎏金掌印上。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光辉耀起,灰色拳印和鎏金掌印在碰撞,仿佛是两件神兵在碰撞,光辉形成一道光柱,冲天而起,令整个巨城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“终于坐不住,出手了吗?”秦墨冷然一笑,手掌猛地握紧,身后的命轮随之旋转,流传出一阵阵吟唱,那是地脉之力的涌动之声。

    下一刻,鎏金掌印骤然展开,五根鎏金手指握紧,将灰气拳印攥住,而后爆裂开来,如同是星辰碎裂,照耀的空间犹如白昼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

    巨响之声震耳欲聋,远处观战的强者们纷纷撑开护罩,抵御肆虐的劲气暴走,很多人脸色连变,对于这样的碰撞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位羽先生太可怕了,竟能破去米大人的拳势!”

    “此人年仅20岁,便达至逆命境,太惊艳了!到底是哪位盖世强者教出来的弟子?”

    一群人悄声议论,看着广场废墟中劲气狂涌,都在猜测在这样的碰撞之下,尚斩星身处其中,是否还有命在?

    片刻,劲气消散,广场上恢复平静,刚才拳印和掌印碰撞处,出现了一个深坑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以这个深坑为源头,地面朝着前方裂开,犁开一道千丈长的沟壑,在其尽头,尚斩星倒在那里,衣衫粉碎,身躯血肉模糊,嘴巴张得大大,牙齿碎落,血水汩汩流出,已是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“哼!落月刀王一脉,沽名钓誉,浪得虚名,就在我手中断绝吧。”

    秦墨淡淡开口,手中的【镇神彻骨针】闪烁锋芒,做事欲射,了断尚斩星的性命。对于落月峰这个宗门,他已是厌恶至极,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落月门人。

    “羽先生,请住手。你是逆命境的绝世强者,何必与我宗门晚辈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远处,广场边缘的一位落月峰长老高呼,想要阻止秦墨出手,但是却不敢靠近,生恐成为殃及的那条池鱼。

    “你们宗门的晚辈?呵呵,之前你们将我的住所,乾坤倒转,挪移到此处,想要和我这样一个晚辈过不去。那时候,你们就不知道住手吗?”

    秦墨讥笑,话锋一转,“我这个人,就是喜欢和别人过不去,想要救下这个姓尚的,现在就站出来。否则,有多远滚多远,你们落月峰还是自求多福吧。结果了这个混蛋,我自会杀上你们宗门,与你们好好过不去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毫不掩饰,灌注了真焰,与地脉之力共鸣,朝着远处传播而去,方圆百里之内,皆是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见状,广场边缘的诸多强者暗中快意,他们很多人与落月峰都不对盘,现在看到落月门人踢到铁板,自是很爽快。

    不过,简万宸则是浓眉紧皱,看向对面的蚀月大殿,心中很是忧虑,若是那座大殿中,真有那位米大人在,今夜之事则会非常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,蚀月大殿中,十七皇子栾海擎霍然起身,向右侧席位的那个身影鞠躬,道:“米前辈,您的威名,我在皇都亦有听闻。今夜之事,唯有您出面,才能解决。念在落月峰此次,也是为您的事出力,还请出手,救下尚兄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四周,大殿中的落月峰门人也露出哀求之色,刀王一脉乃是落月峰的一大分支,每一代皆是宗门的顶梁柱,若是陨落,将是难以承受的损失。

    一声叹息,再次响起,殿堂的首位,那个身影站起,顿时,大殿上风起云涌,地脉气息狂聚,一道灰色命轮浮现,在那人身后旋转。

    而后,灰色命轮发光,一条光路涌出,朝着殿外铺去,所过之处,光辉绽放,宛如黑夜中的一道曙光浮现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友,住手!杀人不过点地头,何必这般逼迫一个弱者,放他一条生路吧。”

    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响起,光路已是铺到殿外,蔓延至广场上,那个身影迈步而来,如同是在走一条天路,踱步之间,气度如山,很缓慢,很沉重,却是转眼就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老者,穿着老旧的长袍,身形很矮小,头发尽秃,眉毛也是一点不剩,看起来活得很久远,但是,他的皮肤很光滑,如同婴儿般滑腻,流转着一种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只是看上一眼,便难以忘却,铭刻于心,可是,他站在那里,又是如此的不起眼,空荡荡的,仿佛融入了整个天地,根本难以察觉。

    如此矛盾的特质,融合在一个人身上,着实是令人震撼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米大人!”

    “西翎双狂的米风狂!米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远处广场边缘,一群观战的强者们倒吸一口凉气,之前尚斩星的呼救,以及那道灰色拳印,便让他们心中猜测,是否真是那位米大人,因为那位强者消失在人前,已有百年之久,很多老一辈名宿皆在猜测,这位大人是否已经逝去了。

    说起这位老者,西翎战城的年轻一辈,很少有人知晓。但是,对于老一辈的强者,西翎双狂米风狂之威名,则只能用如雷贯耳,用传奇来形容。

    西翎双狂的威名,崛起于上一次的千年之战前,当时的西翎战城可谓是天才辈出,怪物级天才不断涌现,呈现一种井喷之势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其实并不奇怪,因为每一次千年大战爆发前,都会出现这样的群星共耀之兆。

    可是,却有两位绝世奇才横空出世,与各大天才争锋,一路挑战,在短短数年之间,力压一众天骄,登临西翎战城年轻一辈的顶点,彰显封王之势。

    这两人,被称为-西翎双狂。

    其中一狂,便是米风狂,另一狂,则是现今的西翎大元帅羿武狂!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