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33章 三大天武的劝架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36.html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漫天的地脉之力肆虐,混杂着一种令人战栗的神秘力量,形成一道光罩,将包括蚀月大殿在内,直径数千丈的地域全部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随即,整座蚀月大殿崩塌解体,在天境武者的恐怖力量面前,大殿四周的地级防御阵法,根本像是纸糊的一样,仅是支撑了短短数息的时间,便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无匹的气劲席卷而来,令大殿中的诸多强者脸色骤变,纷纷撑开真焰护罩,极力抵御一股股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时间,殿中强者们有一小半人,当场就被撞飞出去,这些人的修为是先天境界,根本抵御不住这样的冲击。

    面对天境武者的可怕力量,哪怕仅是力量倾泄的余波,也不是先天强者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“殿下,小心!”

    一声提醒,那个素袍老者挡在栾海擎身前,双掌连连拍动,击散了一波波的力量余波,自身也被迫退数步,脸上浮现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“天境之力,当真举世无匹!”老者喃喃自语,神情很震撼。

    此时,在力量爆发的中心,米风狂双臂前伸,双掌连拍,抵御这股浩然莫御的力量,却也是被压迫的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撕拉!

    碰撞之中,米风狂的两条衣袖炸开,碎布如蝴蝶般狂舞,继而湮灭在狂暴的力量狂潮中。

    好可怕的力量!这绝不仅是天境初阶的修为!

    米风狂一边抵御力量侵袭,脸色亦是连变,他能够感觉出来,这个青年释放的力量,超越了天境初阶的修为,同时,他心中的震撼亦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这个青年凝聚三道命轮,却未形成天地之桥,而是凝成那个神秘的眼睛图案,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还有半空中,那若隐若现,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眼睛,又是什么?

    一连串的疑问,在米风狂脑海中浮现,他本就是一个武痴,一生都在追求更高的境界,对于天境之上的层次,无比渴望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神秘青年身上的异象,让米风狂无比好奇,很想请教原委。可惜,此时的情况,根本不容他出口问询,因为稍有松懈,便很可能丧命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米风狂一声暴喝,双手平推,继而向上抬起,平举过头顶,终于生生顶住了这只巨手的威力。

    不过,米风狂抵挡的非常吃力,双臂上的青筋暴起,肌肤渗出一滴滴血珠,显然是到达了极限。

    对面,秦墨则是很轻松,操控着这股恐怖澎湃的力量,手掌前压,气息汹涌磅礴,将米风狂一点点压入地下。

    这种对抗,纯是一种力量上的碰撞,毫无花巧,谁在天境的层次上走的更远,则是占尽优势。

    远处的广场边缘,赶来观战的一群强者看着米风狂的身体,一点点被压入地下,他们近乎麻木了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西翎战城昔日的传奇米风狂,再次出关后,突破原有的禁锢,跻身天境。可谓是再创辉煌,却是被一位神秘青年压制,打破了传奇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等我先将你揍趴下,再找落月峰那帮混蛋好好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个十七皇子,你们若是现在敢离开,就别想生离西翎主城!”

    秦墨一边继续释放力量,一边开口说话,显然犹有余力,声音在夜空中回荡,有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远处,蚀月大殿塌陷的废墟中,栾海擎在随从老者的救助下,已是脱离险境,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,正准备冲出此地,仓惶逃离。

    却是忽然听见秦墨的警告,一时间,栾海擎等人脸色青白交加,待在原地,是真的不敢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!?”栾海擎心中无比愤恨,却是低着头,面无表情,不敢泄露心中念头分毫。

    此前,这个神秘医者显露地武境,乃至是逆命境的惊人修为,栾海擎固然心惊肉跳,却还敢暗中动念头,想要私下里将此人除去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的情况截然不同,一个20岁的青年,却能拥有天境的修为,这样的天骄之才,即使在镇天国皇都,也不过双手之数。

    如此绝世天才,乃是站在一个时代最前列的那群人,无比绝艳,无比璀璨,在未来势必会创下种种传奇。

    在镇天国皇都,对于这样一群人,外人则是忌讳而敬畏的称为那一圈人!

    栾海擎很清楚,自己十七皇子的身份,在这样一位绝世强者面前,最多只能保证自己不死。但是,若是他在冒犯了这一圈人的情况下,还敢肆意违背对方的意愿,那后果也是立毙当场,事后镇天国皇室甚至不会追究,反而可能因此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这,即是那一圈人的特权!

    所以,栾海擎很识时务,乖乖站在原地,哪怕额头被飞溅而来的碎石击中,血迹斑斑,也不敢伸手抹去一下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此时,这片区域的地面亮了起来,熠熠生辉,一道道地脉之力在地下涌动,交织成一个发光的纹路,竟是形成一座大阵,喷涌出可怕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米风狂喷出一口鲜血,半个身体已经陷入地下,快要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,结束了!念你曾是千年之战的英雄,留你一命!不过,你就乖乖在床上躺上十年吧!”秦墨冰冷开口,手掌做势欲压。

    忽然,远处的半空,三股无比恐怖的气息涌现,其中一股气息最是恐怖,如同一座黑色山脉从天而降,将落月峰的区域全部笼罩。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,请住手!可否给我羿武狂一个面子,放过我这位老友!”

    半空中,一个沉重浩荡的声音传来,充满了威严,震得虚空不断颤动,星月之光也随之散落。

    在场的诸多强者纷纷遥空行礼,他们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,西翎第一强者羿大元帅既然到了,这件事情应该能够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说过,就算是你羿武狂亲自来此,我绝不会放过这帮家伙。姓米的这个老家伙,连番顶撞我,只让他躺上十年,已算是便宜了他。”

    秦墨冷冷开口,双眸真焰跳动,散发着一种孤傲而高贵的气度,让人为之心颤。

    这种气度,乃是属于银澄,那是身为妖狐一族天骄与生俱来的气质。现在,秦墨与王火融合,也带有了这样的特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在场众人吞咽口水,头皮一阵发麻,敢当面这般顶撞羿大元帅,整个西翎战城真的找不出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然而,半空中,那个黑色山脉般的身影,却是毫不动怒,语气反而越发缓和:“上一次的千年之战,米风狂武基损伤严重,若是再受重伤,躺上十年,会严重损及寿元。这位小友,你此次放他一马,事后我代老友,给你一个满意的赔偿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,另外两股磅礴的气息赶至,两道苍老的声音相继响起,竟也是语气亲和,希望秦墨高抬贵手,将这件事揭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景,令在场强者们心神俱震,对于半空中的三位存在,他们很清楚,那是西翎战城屈指可数的三大天境强者,威名震世,无人敢捋其锋。

    可是,这样三位尊贵的存在,却对于一个小辈,如此放低姿态,实是前所未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简万宸在内的一些西城名宿,则是心里通透的很,羿武狂三位大人之所以如此亲和,并不是在实力上压制不了这位羽先生,而是对其潜力,对其背景无比忌惮,不愿得罪。

    “那一圈人吗……”简万宸摇了摇头,看了看简月玑,苦笑道:“羽兄弟会答应为你补全刀骨,恐怕是想接引你,进入那个圈子,现在,老三他们几个真是太糊涂啦……”

    简月玑娇躯微震,绝美容颜却是露出坚毅之色,轻语道:“昔日米老能挺过重伤,再攀武道巅峰。闭关百年,又踏破逆命,跻身天境。我即便身上刀骨不全,又如何不能攀上刀道至境呢?”

    “好!你虽是老三的孙女,却是最像我!身为武者,就该如此!”

    闻言,简万宸身躯一震,露出赞赏之色,显然两位绝世强者一战,让简月玑看清了未来的武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辆马车疾驰而来,在广场边缘停下,一个身形佝偻的老者从车厢中爬出,滚落在地,高喊道:“这位先生,米老大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我。请不要怪罪,一切让我来承担!”

    “嗯?是你……”秦墨转头望去,眼眸一跳,赫然发觉这老者竟是旧识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