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34章 风波落幕
    黎先生!?

    广场废墟边缘,那辆马车前跪倒的老者,正是在鬼雾海的机关船上,遇到的那位身中【暗冰之烙】的老者-黎先生。

    不过,与半年多前相比,黎先生此时的模样,只能用面目全非来形容。

    跪伏在地,黎先生身躯不自禁的瑟瑟颤抖,全身皮包骨头,骨瘦如柴。裸露在外的肌肤,呈现一种青紫色,皮肤覆盖着一层灰色冰屑。他的头发秃了一半,头顶有着一个个黑紫的肿块,那是【暗冰之烙】全面爆发的征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与前世那位老队长逝世前的症状,很是相似,这是【暗冰之烙】深入骨髓的迹象,离死不远。

    秦墨目光微动,心中泛起波澜,半年多前,他曾给黎先生实行【子午流注刺法】,已是将寒毒压制下来,怎么会突然爆发,严重至此?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一切事端,皆因小老儿而起,与米老大无关。请您高抬贵手,不要追究,一切由小老儿承担。”

    广场边缘,黎先生连连叩首,声音凄凉,充满了英雄末路的悲哀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浩然力量涌来,将黎先生身体摄起,悬浮于空,径直飘向秦墨面前。

    “羽小友,我这位朋友已经病入膏肓,你真要下毒手吗?”米风狂见状大惊,他半个身体陷入地下,难以动弹,只能高喊制止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一股股地脉之力横空,翻腾如蛟龙,围绕在黎先生身周,将他整个人定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此事一切过错,皆是小老儿的错。请您宽宏大量……”黎先生身躯颤抖,连声哀求,只希望能够平息这位神秘强者的怒火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【镇神彻骨针】连刺,一道道锋芒乍起,没入黎先生体内,令其话语顿止,整个身躯僵直,再也发不出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黎!?”米风狂惨呼,神情哀痛,充满了悔恨。

    此刻,米风狂真的后悔了,若是他之前肯放下架子,亲自上门,请求这位青年出手救治,说不定是截然不同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却因此葬送了老友的性命,而他一生创下的传奇,也于今夜被彻底打破,成就了这个绝艳青年的威名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在场观战者心情复杂,却是不敢开口。这场风波从头到尾,都可说是米大人、落月峰等势力咄咄逼人,最后得罪了不得了的人物,一切后果可谓是咎由自取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“咳、咳、咳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黎先生的身躯剧烈颤抖,随之咳嗽起来,每咳嗽一声,便有一块暗灰的冰块,混杂着血液咳出,他的脸色随之好转,透出一丝血色。

    很快,黎先生便清醒过来,他只觉体内真气开始运转,视野也渐渐清晰,体内一股暖洋洋的力量循转不停,竟是将可怕的寒毒渐渐压制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黎先生又惊又喜,自从数月前开始,身体中【暗冰之烙】的寒毒全面爆发,他便完全无法提聚真气。现在,重新能够运转一丝真气,对于他来说,无疑于获得新生一样。

    “咦!这股暖流好熟悉,与当日在焱岩沙漠,那位少年施针时的暖流,几乎一模一样。只是,这力量要强上数十倍不止。”黎先生心中惊异。

    随即,黎先生看清了面前的青年,戴着一张兽骨面具,伫立在那里,气度无比卓然,散发着一种深不可测的气势。

    可是,黎先生却是眼睛圆睁,无比惊愕,因为他看到了这青年的手上,捻着一根长针,与当初焱岩沙漠那少年所用的针,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并且,这青年虽然戴着兽骨面具,但是,凭黎先生的眼力,却是敏锐察觉到,此人就是当日的那个神秘少年,只是进行了一番极高明的伪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,难道……”黎先生瞪大眼睛,却是不知该说什么好。他饱经沧桑,久经世故,自是清楚,这青年既是伪装了自己,就不愿被人发现身份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我当初嘱你三年之内,不要妄动真气。你将我的话当耳边风吗?”

    秦墨淡淡开口,随之挥动衣袖,撤去劲气,让黎先生缓缓落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抱歉!小友,前些时日,发生了一场大变故,所以,才致使寒毒爆发。”黎先生搓着手,尴尬笑着,此时的状况,着实令人震撼,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想想半年前,这少年的修为,明明仅是武师而已,现在,却能与天境武者抗衡,难道说当初,那少年隐藏了实力?

    一时间,黎先生思绪纷乱,却是不敢随意开口,免得多说多错,惹下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周围,包括米风狂在内,在场的众人皆是瞪大眼眸,很是不可思议,难道说这两人之前是相识的?而且,这位羽先生此前,还救治过这位老者,这算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秦墨缓缓点头,刚想开口,却觉脑袋一晕,只觉体内的青焰王火,开始缓缓消褪。他暗道不好,这头狐狸太疯狂了,看来已经用尽【青焰琉璃火】,必须立刻离开,否则被人看出破绽,很可能有大麻烦。

    “喂!臭小子,快开溜,如果让这帮家伙知晓,你真正的实力,只是一个先天强者,却将他们打得哭爹喊娘,一定会将你抽筋扒皮,挫骨扬灰的。”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,很虚弱,显是自身青焰耗尽所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你这狐狸撑着点,别露馅了。否则,咱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秦墨没好气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放心!本狐大人还撑得住,快开溜。哼哼,真可惜,不能将落月峰那个杂碎干掉,好窝火!”这头狐狸依旧不甘心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我已经有了好主意,待今夜之后,给你狠狠出气。”秦墨这般回应。

    “好!本狐大人就相信你小子一回。快溜,快溜,嘎嘎嘎……,把他们收拾一顿,还跑了,这帮家伙如果知晓真相,一定会气的吐血!”银澄狂笑不已,声音却是渐渐微弱,显是耗尽了所有的力量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低头,装作在沉吟,实则是在调息。片刻后,他对黎先生说道:“你就待在主城,过些日子,我会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环视一圈,目光锋锐如电,在场众强者纷纷垂首,不敢正视这位青年的目光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看了看落月峰、神医馆,十七皇子,还有龙舵阁等人,嘴角冷笑,冷哼一声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“羽先生,还有不到七天,便是老夫的寿诞。不知可否赏光?”羿武狂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秦墨丢下这句话,身形连闪,宛如鬼魅,便已消失在夜幕中。

    此时,夜风呼啸,吹起广场上的尘埃,在场的人群神情复杂,心思各异,皆是各有思量。

    不过,在场众人都很清楚,今夜之后,整个西翎主城恐怕是要闹翻天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西翎主城外,北郊,一片荒山之中,一处密林中。

    此地,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,鲜血渗入地面,血液尚且冒着热气,显是刚发生过一场惨烈的战斗。

    一棵大树旁,依靠着一名将领,明盔铁甲,身躯魁梧如山,却是布满了伤痕,有些伤口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这名将领双目赤红,瞪视着阴影处,嘶吼道:“你们这些邪物,竟敢袭击北王的人马,此事一旦泄漏,北王大人一定不会放过你们。你们是想引发战争吗?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个黑影掠起,如烟如雾,却从烟雾中伸出一只黑爪,萦绕黑气,封住了这将领的嘴。

    “战争?我族与你们人族之间,何曾有过和睦?”那黑影阴恻恻开口,充满阴森。

    “至于北王那老家伙,等他知晓了你们的死讯,事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!嗬嗬嗬……”

    那黑影怪笑不已,随即捏开这将领的嘴巴,化为一股黑雾,钻入其体内。

    随即,那名将领发出一阵吼叫,充满绝望,身躯直挺挺站起,手舞足蹈,伤口迸射鲜血,连七窍也不断渗血。

    片刻,那名将领安静下来,身体涌出一股股黑雾,愈合了全身伤口。他双目跳动异芒,浮现诡异的邪光,随即渐渐收敛,恢复如常,与一个人族无异。

    同时,四周的阴影中,不断有一道道黑影窜出,钻入一具具尸体中。

    随即,在这片血泊中,一具具尸体站了起来,周身萦绕黑雾,继而变化为一股股生机,一个个活蹦乱跳,仿佛从来没有受伤过。

    那名将领动弹手脚,方正的脸庞露出笑容,朗声笑道:“兄弟们,快点收拾一下,就启程了!天亮之前,一定要赶到主城,这一次,要为西翎大元帅,羿武狂那个老匹夫,好好庆祝一下他的寿辰!”

    一群军士大笑不已,声音如常,却是透着一股子邪性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这处密林被清扫干净,这支队伍继而启程,朝着西翎主城的方向而去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