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42章 针药之毒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45.html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相对于羽馆大门口的火爆场面,羽馆内部却是很安静,甚至是一片寂静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宅院上空,荡漾着一股股阵纹,很是柔和,却是散发着可怕的气息,宛如温柔的海面,底下却是涌动着怒潮。

    只要是高手都能看出,这座宅院四周笼罩着大阵,至少是地级的层次。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情况并不奇怪,因为这座羽馆现在属于羽先生,而就在大门口,尚在进行神针的售卖。

    存放这种效用非凡的神针之所,又是一位天境强者的住所,即使布置十座地级大阵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而在这座羽馆的最深处,一处庭院四周,确实还布置着一座大阵,掩盖了一切气息,令人难以探查其中的虚实。

    此时

    这处幽深的庭院内,两个身影站立,赫然是米风狂、简万宸,两人注视着紧闭的房门,脸上皆有着复杂神情。

    这扇房门内,正在进行两件事,对于两人都有密切的关联。

    因为房间里,羽先生正在着手两件事情,一件是治疗黎先生的寒毒,另一件事,则是补全简月玑的刀骨。

    “唉!这个羽兄弟,行事真是出人意表。大门口还在售卖神针呢,他却在这里给月玑补全刀骨。”简万宸无奈摇头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大门口那里,各大势力都在争夺三种神针,就不会有人怀疑,这里正在进行这件惊世之事。这位羽先生,之前实是太冒犯他了。”米风狂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想及昨夜之事,米风狂亦是苦笑摇头,若非他自持身份,又何至于断送数百年来建立的威名。

    若是早知道,老友和这位羽先生是旧识,米风狂也不会代友强出头了。

    只是,米风狂也是洒脱之人,事情既已发生,他也不纠结,昨夜返回米家后,还吩咐米家上下,寻个法子极力补救,以免家族竖立这样一位大敌。

    却是想不到,第二天,简万宸便带来羽先生的善意,欲与米家联合,进行一桩大事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羽先生,行事作风,倒是与老夫年轻时很相似,难怪有此惊人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米风狂这般说着,却是惹来简万宸斜眼,米风狂年轻的时候,可是以横行霸道著称,与羽兄弟哪里相似了?

    不过,简万宸虽是这般腹诽,但表面上自是不会说出来的,说到底,这位可是伪天境的绝世强者,又是是羿大元帅的至交,还是不能得罪的。

    “唉!今夜之事后,羽先生之名,乃是真正名动西城了。连羿大元帅都那般邀请,要以一坛千年醉仙宝酒,来招待他!”简万宸提到这种宝酒时,嘴里顿时口水满溢。

    “千年醉仙宝酒,羿武狂那家伙,当初连一小杯都不愿拿出来,这次倒是大方。”米风狂不禁骂道,他与羿武狂交情深厚,却是窥视那种宝酒很久了。

    咕噜……

    两人齐齐吞咽着口水,显是对这种宝酒,有着无比的向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在这时

    房间里,秦墨捻着【镇神彻骨针】,手臂不由一颤,他六识无比敏锐,听到了米风狂和简万宸的交谈。

    “千年醉仙宝酒!据说是地级中阶的宝药,真是可惜啊……”秦墨很是惋惜的叹息。

    在秦墨面前,乃是一个水池,池子里盛满赤红液体,散发着刺鼻的气温,弥漫着炙热的温度。

    在水池半空,一股股地脉之力交织,托住了一个人的身影,赫然便是黎先生。

    此刻,黎先生****着上身,枯瘦如柴的上半身则是插着数十根【解毒神针】,同时,秦墨还在以【天干十二针】,给其拔除【暗冰之烙】的寒毒。

    察觉到秦墨手一抖,以及其喃喃自语,黎先生也是心中一抖,暗中叫苦不已,这少年在拔除奇毒的时候,还分心他故,真是让他这个病人心里发虚啊!

    或者说,在这位神秘少年的心目中,【暗冰之烙】的寒毒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羽先生看来是好酒之人,难怪能和简帅结成好友!既是好酒之人,那千年醉仙酒就不能错过啊!羽先生为何要拒绝大元帅的邀请呢?”黎先生睁开眼,虚弱着笑道。

    “有要事,脱不开身。”秦墨一边运针如飞,一边答道。他确实很郁闷,真的脱不开身,因为自己真正的身份,需要代表千元宗,参加此次的帅府寿宴,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推脱的,否则,对宗门会带来很坏的后果。

    再次与黎先生相见,两人绝口不提鬼雾海发生的事情,仿佛之前从未见过一样。

    对于黎先生这种守口如瓶的态度,秦墨很是满意,也是他意料中事,这位老者久经世故,自是该知道那些话该说,那些话永远不能说出口。

    而在黎先生心中,则是无比庆幸,他很庆幸当初在鬼雾海,及时阻止了徒弟的无礼,否则,当时真的惹恼了这位无双少年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秦墨手指凌空一点,一根【镇神彻骨针】刺出,没入黎先生的肩部,那里是他当初受到毒伤的部位。

    只见水池上空,赤红液体沸腾起来,一股股炙热之气析出,升腾起来,从黎先生身上的长针钻入,缕缕进入体内。

    渐渐的,这些长针开始发出亮光,仿佛是烤红了一样,不断冒起轻烟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些长针现在确实蕴含高温,因为水池中的药液,皆是至阳之物制成,散发着可怕的温度。

    然而,黎先生却是毫无所觉,反而发出一阵阵惬意的声音,仿佛是很享受这种高温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!封!”

    秦墨双手连挥,操控着黎先生体内的长针,产生一种吸力,吸引着水池中的药液腾空,笼罩着黎先生的身躯,并是渐渐凝固。

    片刻,一个赤红的茧出现,又缓缓下落,浸入水池之中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秦墨深吸一口气,吞服了一粒玄级回气丹,才是站了起来,暗中则是思忖,在没有【武道天心】的状态下,施展【天干十二针】的特殊疗法,还真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转身,径直走进一间密室,里面空无一物,秦墨进入其中,将密室封闭,而后心念一动,那本【天工开物】便是凭空出现。

    随即,秦墨注入真气,黑石书亮了起来,他的视野中,一行行玄奥的文字浮现,铭刻在他脑海中。

    此时,银澄从袖口中跳了出来,看了看空空如也的石书表面,这头狐狸不禁撇嘴:“你小子,这样现学现卖,真的好吗?补全刀骨可是非常惊人的事情,不是看上一遍方法,就一定能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未必,这是我家族流传之物,由此可见,我在这方面,必定有着特殊的天赋。银澄阁下,我好歹帮你出气了,你一句好话没有,也没必要这么说吧。”秦墨一边阅览石书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今天清晨,秦墨便是答应这头狐狸,帮它狠狠出气。于是,便找上了简万宸,联合米家、聚宝斋,共同进行这次的神针售卖。

    解毒、疗伤,以及祛除心魔的神针,实则就是【镇神彻骨针】的一种,只是所用的材料无比珍贵,分别是以解毒、疗伤,以及镇心的宝料制成。

    秦墨只需以【天干十二针】的心法,注入一股真焰,便能发挥一些【天干十二针】的功效,再配合铸针所用的材料不同,便有了三种不同的奇效。

    【天工开物】中,称这一类的针为针药,乃是放在身边,以备不时之需,类似一种丹药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类药针只要足够多,自是能发挥相当于整套【天干十二针】的功效,但是,铸造一根针所用的材料,就是昂贵太多了,并且是一次性的,用完就会自动毁去。

    秦墨铸造这种针药,其主要的目的,自是为了赚取足够多的真元石。而另一个目的,就是为银澄将来复仇做准备,埋下一个重要的后手。

    在售卖的药针中,银澄以特殊的手法,注入了一丝丝【青焰琉璃火】,对于其他势力的武者,并没有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可是,修炼落月峰功法的武者,一旦使用这种药针,妖族王火则会与真气融合,渗入其体内,犹如无色无味的毒药,一点点侵蚀其经脉筋骨。

    若是使用这种药针的数量够多,则体内的妖族王火也会很浓烈,到时候,只要银澄的青焰恢复,心念一动,便会在体内彻底引爆出来。

    而现在的落月峰,最需要使用这种药针的,毫无疑问,就是刀王一脉的传人尚斩星。

    “哼!你们人族的心思,真是诡绝,好阴险!本狐大人以后真是要提防你小子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头狐狸讥讽说着,却是非常快意的笑起来,仰天打着哈哈,已是在迫不及待,等待自身的王火恢复,然后好好折磨尚斩星那家伙。

    秦墨无奈摇头,懒得搭理这头狐狸,他一开始想出的这种报复方法,折磨刀王一脉传人倒是其次。而是让妖族王火渗入尚斩星的体内,进行定位,便能在任何地方,都被银澄感应到,如此一来,以后这头狐狸想要复仇,随便到哪里,都能找到刀王一脉的传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是没有料到,经过昨夜的战斗,【青焰琉璃火】发生了奇异的变化,竟是又产生了极具侵蚀性的可怕能力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这头狐狸便想到了各种折磨尚斩星的办法,乐在其中而难以自拔。

    对此,秦墨不予理会,他低头沉吟,思索着补全刀骨之法,正如银澄所说,补全刀骨乃是惊天动地之事,他的【天干十二针】虽然很娴熟,也熟记补全刀骨的每一个步骤,但是,真正施行起来,确实还是有些没底气。

    片刻,秦墨闭上眼睛,将黑石书上的内容,又是清晰回忆了一遍。而后站起身,从密室中出来,朝着里面的一间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门内,简月玑背对着门,盘膝而坐,似在运功调息,身周缕缕真焰萦绕,衬托出她无比美好的身段。

    可是,此时此刻,她上身的衣物,却是罗衫半解,滑落至两侧香肩以下,露出无比滑腻的肌肤,以及那美丽到令人窒息的光滑背部。

    听到开门、关门的声音,简月玑娇躯一颤,虽不知她神情如何,却是可以看到,那裸露在外,滑如凝脂的香肩,泛起一丝丝的红晕。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