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至尊剑皇 > 章节目录 第346章 惊悸的离去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2/949.html
    一霎那,整个空间仿佛冻结了,冰冷而死寂的气息蔓延,这个空间仿佛变成一个死海,再无一丝生命的气息。

    哗啦……

    那把黑色镰刀垂落,其镰刀尾部是一条黑色锁链,跳动着缕缕地狱火焰,散发着让万物枯寂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【地狱之镰】!”秦墨脸色很难看,这种镰刀的形状,他实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整个古幽大陆中,不熟悉这种镰刀的人还真不多。因为关于【地狱之镰】的传说,在各个种族中都有流传,是长辈们吓唬小孩的故事,从古流传至今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真正目睹这把【地狱之镰】时,这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,秦墨只觉面对的并不是把镰刀,而是由地狱火焰形成的一座山,无比恐怖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本狐大人刚才失言了。这种情况,咱们站着一动别动,被这把镰刀划上一下,恐怕这辈子就完了。”银澄早已钻入衣袖中,这般回应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黑色镰刀舞动起来,无数地狱火焰横空,形成一片黑色焰云,席卷而来,云层中不断传来哀嚎,有着无数生物的面孔浮现,仿佛是无数怨魂在其中窜动。

    此刻,简月玑娇躯颤抖,背后的刀翼之图尚未彻底完成,却是受到刺激,提前爆发,射出冲天刀芒,刀鸣震动天地,似要与这个黑影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同时,刀翼之图射出一道道光芒,蔓延向简月玑全身的骨头,想要将天地刀斩之意,注入少女全身的刀骨中,与那黑影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秦墨眉头大皱:“麻烦了,刀翼之图尚未完成,这样与【地狱镰刀】战斗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哼!就算刀翼之图完成了,想要战胜【地狱镰刀】,也是毫无胜算。事实上,那个黑影很可能就是地狱之门的化身,哪怕是地狱之门百分之一的力量,也绝不是刚成形的天地刀斩之意能够抗衡的。”银澄冷哼一声,则是慎重告诫秦墨,千万别卷进去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算秦墨想要出手,也是难以办到,因为在那道黑影出现的刹那,刀翼之图便散发一种场域,将他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或许,简月玑在潜意识中,就已经明白,此时的情况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璀璨刀芒与黑色焰云碰撞,下一刻,刀芒就被黑紫色火焰侵蚀,无数怨魂疯狂涌出,扑在那道巨大刀芒上,不断啃食着刀芒,将之一点点蚕食干净。

    而后,轰隆一声,黑色焰云盖压下来,立时将璀璨刀芒压塌。简月玑一口鲜血喷出,她依然未从顿悟的状态中醒转,却是全身骨骼传出剧烈刀鸣,其中伴随着骨骼碎裂之声。

    诚然,天地刀斩之意的威力,乃是地狱之门的克星,但是,这股刀道奥义终是刚成形,根本难以发挥真正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在我大妖族的秘典中,曾经记载无上刀道中,天地刀斩之意乃是最强的刀意之一,再配合一身刀骨,这丫头本可直接跻身五榜的地榜前列的。”银澄惋惜说道。

    秦墨无言,心情有些复杂,他与这位绝艳女子已是算得上朋友,这般看着其逝去,他很难平静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,这片空间充斥的力量,乃是天地之间最本源力量的体现,早已不是秦墨、简月玑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吼……

    深潭之下,那座光门前方,那个黑影发出一声低吼,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,却是让人感到心神俱震。

    随即,那个黑影舞动【地狱镰刀】,挥动之间,破烂的黑袍飘起,那袍子下竟是一片虚无,只是隐约看到一个黑焰漩涡的影子。

    轰隆……

    【地狱镰刀】射出,朝着简月玑斩去,所过之处,将四周的刀气尽数泯灭。

    这一幕,令秦墨莫名惊悸,在那把黑焰镰刀中,他似乎看到自己的身影,陷入无边黑焰中,即将被全部吞噬。

    这是幻觉吗?还是预示着我以后,会遇到这样的变故?

    秦墨心头一震,继而清醒过来,正在这时,他只觉心中一热,心脏部位那枚金剑印记霍然震动,传出一股无比磅礴的力量,注入秦墨的剑魂之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异变突生,秦墨体内的金色真焰不受控制,窜体而出,一股股剑魂之力融入真焰中,顿时传出一股剑鸣之声。

    这种剑鸣并不高亢,隐隐约约,仅在秦墨身周回荡,将四周的刀意、黑焰悉数排开,旋即,他体内的剑魂之力弥散开来,与金色真焰融合在一起,迸发出一股难以言语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秦墨感到身体不受控制,竟是抬起手臂,握持着【镇神彻骨针】,凌空挥动起来,每一道轨迹划出,皆令周遭的空间震动,一幅图案渐渐浮现。

    那图案的轮廓,赫然是刀翼之图的雏形,越来越清晰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变故,也惊动了银澄,这头狐狸探出脑袋,呆呆看着这情景,而后明白过来,失声道:“这是提前催动这小子的剑魂所属奥义吗?这是什么剑道奥义,竟能刻画出刀骨之形……”

    以银澄的见识,立时明白发生了什么,这是那枚金剑印记被触动,传出一股恐怖的力量,以此为媒介,将秦墨体内的剑魂之力拥有的奥义之力,随之引发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能够以剑魂之力,模拟刀翼之图,这样的剑道奥义,银澄则是从未听说过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随即,一幅刀翼之图完成,悬浮于秦墨身前,熠熠生辉,竟比简月玑自身的那幅图案,还要完整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幅刀翼之图才是完整无暇的,而简月玑身上的那幅,尚且欠缺最后一步,才是真正完成。

    “少年人,记住这种感觉!将来有一日,你的剑魂彻底生成,便能拥有这种力量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秦墨脑海中回荡,随即消失不见,秦墨则是身体不由自主,挥动手臂,将这幅刀翼之图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刀图射入少女背部,恰好将刀翼之图最后一步补全。

    这一瞬,简月玑周身发光,本来摇摇欲坠的身形,却是忽然坐直,无边刀气狂涌而出,一举将那片黑色焰云斩碎。

    吼……

    一声低吼,直接震撼了秦墨的灵魂,令他身躯一振,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。

    此时,他感觉到那黑影的目光投注过来,落在他身上,一股诡异冰冷的压迫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糟糕了!被这可怕的东西盯上了,你这臭小子,真是给本狐大人惹麻烦!你以为帮那丫头补全了刀翼之图,就能对抗【地狱镰刀】吗?这家伙是地狱之门力量的化身,根本不能力敌!”

    银澄顿时急得跳脚,它和秦墨签订了灵魂交易契约,若是这小子死了,它也会受到牵连,关键是它体内的【暗冰之烙】寒毒,就难以拔除了。

    然而,那黑影仅是盯着秦墨,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,仿佛仅是在审视他,想要将之看个通透。

    随即,那黑影再次低吼一声,却是挥动黑色镰刀,缓缓转身,走进光门中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片刻,这片空间开始模糊起来,四周的黑暗犹如潮水一般,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一切又恢复原样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但是,地狱火焰的焦枯气味却依然存在,说明刚才发生的事情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结束了?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就这么走了?”

    秦墨、银澄有些发呆,不敢相信那黑影竟是这般离开了,刚才秦墨补全刀翼之图,分明是触怒了那个黑影,为何会这样放过他们?

    “本狐大人明白了,一定是你将那家伙彻底触怒了,它以后定会隐在暗处,等到适当的时机,再狠狠报复你。小子,赶快将本狐大人的寒毒治好,咱们就此说再见吧!”这头狐狸如此推测。

    “如果银澄阁下之前,能提醒我一下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?那家伙如果找上我,我一定拖你下水!”秦墨则是异常肯定的回应。

    一人一狐正以心念传音交谈,忽然听到一声呻吟,房间中央简月玑从昏迷中清醒,端坐起身,却是衣物一阵脆响,很多部位被烤焦了一样,裂开一个个口子。

    一时间,曼妙春光乍现,这情景饶是少女心智再镇定,也是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然而,待她抬头时,却发觉秦墨已经打开门,走了出去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http://m.piaotian.net